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五章 我的剧本

作品:《迷踪谍影

    孟绍原的枪口对着陈荣阳:“有段时候没见了啊?”

    陈荣阳举起了手,苦笑一声:“绍原,没想到还是被你抓到了,你要打死我吗?”

    “看我的心情。”孟绍原不紧不慢:“不过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写的文明戏剧本不好,还是我写的剧本好。”

    “什么意思?”陈荣阳问道。

    于是,孟绍原又问出了那天他曾经问过吴静怡的话:“你看我的这张脸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像个傻x?”

    陈荣阳一脸诧异:“绍原,你到底在那说什么?”

    “我到底在那说什么?”孟绍原放下了枪:“我在说,你们精心演了一场戏,川上秀喜根本没有叛逃,你也没有叛逃。你们都他妈的在演戏!”

    陈荣阳的脸色变了。

    孟绍原冷笑一声:“那天,我以为你是个逃兵,但我看错你了……”

    没错,那天孟绍原真的以为陈荣阳是个逃兵,当陈荣阳说出“一发炮弹,晕过去”这几句话的时候,都出现了明显的停顿,那是心虚的表现。

    当他说出“看到身边全都是弟兄们的尸体啊”的时候,目光躲闪,那只没受伤的手,一直紧紧抓着裤子口袋。

    那是惭愧、负疚、自责、心虚的表现。

    孟绍原的微表情没有出错,惭愧是真的、负疚也是真的、自责心虚同样都是真的。

    可是,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现在孟绍原可以确定,那时候陈荣阳和他的上级就已经制定除了一个计划,而为了完成这个计划,陈荣阳必须要抛弃自己的同志,来让别人以为自己是一个逃兵。

    所以他才会惭愧、负疚、自责!

    “陈荣阳。”孟绍原缓缓说道:“川上秀喜是假叛逃,为的是打进我们内部,而你们呢,一定是发现了这点,所以将计就计,让你找到日本人,汇报了川上秀喜的情报,然后借着这个机会反潜伏到日特机关。

    我还可以告诉你,这是日本陆军情报部制定的一个计划,你们也知道日本陆军和外务省的矛盾,所以反其道而行之,将川上秀喜的藏身点报告给了外务省的特务机构,因为你们清楚外务省一定不知道陆军的这个计划,再反过来想想,你不但可以得到外务省情报机构信任,而且,陆军情报机构同样也会对你产生兴趣。

    陆军方面知道川上秀喜居然被外务省的人给绑架了,严重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一定会想方设法把计划进行下去。”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他们得知川上秀喜在正金银行,一定会派人把他带出来,而且他们会让军统知道,看啊,川上秀喜在这里,你们快来抓啊。你当带走川上秀喜的日本人不知道那些巡捕是假的?所以他们没有反抗,相反大大方方的让我们把人带走了。

    你们和日本人有自己的剧本,可这是我的剧本。你们想演戏?我陪你们演戏,我知道带走川上秀喜不但没有危险,反而日本人会‘主动’配合我们。可惜啊,你们的演技都太拙劣,在这个舞台上,只有一个主角,就是我!”

    陈荣阳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这些,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

    ……

    “万田阁下,松本阁下,支那军统特工已经把川上秀喜带走,只是那个陈荣阳跑了。”

    “很好,‘茶计划’顺利实行。”万田义男满意的点了点头:“差点让外务省的那些人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我们为了‘茶计划’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松本仁继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次把我派来上海,其中一个任务,也是监督‘茶计划’的进行。‘刀片’披着川上家的外衣,一定会得到支那人的信任的。未来,他就像一把刀片割断军统的咽喉!”

    “计划差点会在外务省的手里,对了,还有那个军统叛徒陈荣阳。”

    万田义男的话,让松本仁继点了点头:“任何一个计划,总有意外发生的。现在,我对那个陈荣阳非常感兴趣。他是军统的人,肯定会被军统追杀,而且现在赤木亲之死了,他的靠山也没有了,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是的!”

    ……

    陈荣阳不甘心的问道:“这些,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

    “我是怎么猜到的?我还用猜?”孟绍原嘲讽的一笑:“我用屁股想都能想到。你违背了军统家法,跑到程义明那里寻求庇护,周伟龙居然不追究,我已经觉得奇怪了。但当时上海之战进行的非常激烈,我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也就没有进一步的深想。

    你们怎么也都没有想到,我居然知道了‘狗耳’的存在,程义明急匆匆的来给我解释,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动动脑子吧,你陈荣阳是程义明保着的,现在你叛逃了,程义明居然只记了一个过?戴先生会那么简单的就放过程义明和你?连个内部追杀令都没有?

    和我开什么玩笑?程义明不是傻子,相反,他的情报生涯经历非常丰富,是个老资格的特工了。你之前表现的畏敌胆小,看守川上秀喜的工作,程义明还会放心大胆的交给你去做?日本人也许不知道这些,可我知道,我知道的清清楚楚!”

    从程义明以给自己解释开始,为什么让程义明去看守,戴先生知道这件事后的态度,孟绍原就明白这其实是一个局了。

    既然你喜欢演戏,你家孟少爷就陪着你们演戏!

    “还有什么狗耳狗窝,你和川上秀喜在正金银行,什么内线传递出来的情报,他妈的,这个内线根本就是你。”孟绍原越说越气:“你们本来还在考虑,怎么个把川上秀喜弄出来,继续实行反间计,巧了,我发现了狗耳,你们一合计,好啊,这不有个傻子孟绍原吗?这傻子过去也完成了不少任务,干脆,就把这事交给这个傻子得了。”

    “谁敢说你是傻子,自己才是傻子。”陈荣阳苦笑着:“当初我们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商量计划实施之后,要想让其顺利执行下去,一定不能离开你的配合。程书记还在想怎么才能让自己自愿配合这个任务,但没想到,你那么快就知道了狗耳的存在。”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

    一个声音传来,接着,程义明从拐角处出现了。

    “程书记。”陈荣阳赶紧一个立正。

    程义明对他点了一下头:“绍原,怪不得你今天一个电话让我到这里来,你是为了让我看戏啊。没错,你的判断一点错都没有。我还在想着你用什么办法能把川上秀喜弄出来呢,没想到会那么简单,甚至,日本人会主动的配合你。

    这个计划制定后,戴处长也不知道,你给戴处长发去了电报,询问‘狗耳’,戴处长第一时间就向我和周伟龙询问了此事,我们全都照实说了,戴处长说,此事要想成功,非要你孟绍原不可,你的脑子一转,就是一个主意。”

    “成,程书记,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孟绍原也不乐意听这些奉承的话:“你就和我说吧,这个计划前前后后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上海之战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和周伟龙一起开了一个会。”程义明的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会上,我们觉得,要做好万一战争失败,上海沦陷的准备,所以必须提前安排一批潜伏特工,陈荣阳,就是其中之一。

    众所周知,在上海,军统分为‘租界派’和‘虹口派’,两派之间本身就是有矛盾的,但是大敌当前,这些私怨可以暂时的放到一边,以国家大事为主。而两派的矛盾,我们觉得完全可以利用。陈荣阳是我的人,完全可以利用。

    我们的安排是,让陈荣阳选择时机,畏敌怯战,这也给他未来的‘叛变’埋下了一个伏笔。随着上海之战的进行,沦陷已经无法避免,我们本来还在想着,怎么会陈荣阳创造机会,让他名正言顺的叛变,可没想到这个时候,川上秀喜居然出现了。”

    孟绍原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知道川上秀喜是假叛逃?”

    “他一出现,说自己是川上胜吉的儿子,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假叛逃了。”程义明讥讽地说道:“但我不揭穿他,我决定将计就计利用他。什么兵第九联队联队长野中利贞大佐枪杀了四个无辜的中国平民,川上秀喜被紧闭,什么他悄悄放了**俘虏,日本人脑子都被驴给踢了,川上秀喜做成这样,日本人还不防着他?”

    “不对,不对。”孟绍原沉吟着说道:“理论上来说,川上秀喜的老丈人是日本的高官,他的借口还是成立的。程书记,你还有事情瞒着我是不是?”

    “都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骗过孟少爷,现在我是信了。”程义明笑了笑:“没错,别人不清楚川上胜吉,但我知道啊,你别忘记,我过去也是工农党的人。”

    “那有什么关系?”孟绍原还是不太明白。

    程义明沉默了下然后说道:“在莫斯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