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四章 正金要人

作品:《迷踪谍影

    “机关长阁下,我们新截获的军统情报。”

    新田由贵急匆匆的走进了办公室,看到不光是机关长万田义男大佐,松本仁继大佐也在,急忙一个鞠躬:

    “是军统上海区发给南京的绝密电报。”

    “哦,念。”

    “已发现‘蝴蝶’藏匿于正金银行,正在安排人员监视,随时准备武力夺取。”

    “蝴蝶?”

    “是的,综合前几份情报分析,我们可以确认‘蝴蝶’就是川上秀喜。”

    “什么?”

    万田义男和松本仁继同时失声叫出。

    身为日本陆军大尉,川上秀喜叛逃,这是日本陆军的耻辱。

    “他在正金银行?”万田义男皱了一下眉头:“怪不得……”

    “我知道了。”松本仁继随即说道:“继续监视军统方面电报,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通知。”

    “明白。”

    新田由贵走了出去。

    “松本君,有了川上秀喜的下落了,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万田义男赶紧问道。

    “一直都没有川上秀喜的消息,他去了正金银行。”松本仁继沉吟着:“正金银行和外务省关系密切,那么就是说,从他进入公共租界,到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领事馆是知道他的,但他们却始终没有和我们沟通过,混蛋,不可饶恕。”

    “或许还有可能是赤木亲之安排的。”万田义男非常肯定地说道:“外务省和我们陆军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即便是上海之战到了后期,他们还是不愿意继续进一步的扩大战争,总是希望谈判来给帝国增加更大的利益,懦弱,无能!”

    “万田君,我倒有一个新的计划。”

    “愿意洗耳恭听……”

    ……

    “孟主任,我在正金银行外负责监视同志传来消息,有三个日本人进入正金银行,开的轿车是属于上海日特机关的。”

    孟绍原正在那里一本正经的看着苗成方留下的一本线装书。

    竖排排版看的他是头晕脑胀的,吴静怡一进来,他赶紧放下了书:“吴助理,你看过文明戏没有?”

    “看过,就是在舞台上谈情说爱的。”吴静怡不太明白孟少爷为什么要问这个。

    “所以啊,这是剧本没有写好。”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一部好的戏,要有铺垫,要有伏笔,要有转折,然后进入**,最终的结局,要让观众根本意想不到。”

    吴静怡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孟少爷在说什么。

    “这上海啊,有好多的编剧。”孟绍原站了起来:“一个个都认为自己写的剧本天下无双,是最完美的。我呢,也写了一个剧本,一个自己认为特别满意的剧本。”

    吴静怡摇了摇头,孟少爷说的话,要么属于脑抽型,要么高深莫测,自己还是别去猜测了。

    孟绍原来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对着镜子说道:

    “我怎么看自己都不像个傻x啊?”

    ……

    正金银行。

    “黑田少尉,请用茶。”正金银行总裁石岛宽客客气气地说道。

    自从他的儿子石岛重次死后,石岛宽一度心灰意冷,想要辞去现在职位,带着儿子的骨灰回到日本。

    可是,上级拒绝了他的辞呈,要求他克服悲伤继续坚持工作。

    石岛宽没有办法,只能留在了上海。

    杀害儿子的凶手,一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被抓到,这才是他最大的心病。

    “总裁阁下。”他的助手推开门走了进来,先冲黑田少尉和他的手下点了点头,然后来到石岛宽的面前:“刚刚和万田义男确认过了,黑田少尉确实是他派来的。”

    石岛宽放心了。

    中日两国特工在上海公共租界犬牙交错,真假难辨,他必须要谨慎小心的核实每一个到自己这里来的人的身份。

    “很抱歉,黑田少尉。”石岛宽叹了口气:“现在上海的形式非常复杂,我不得不小心从事。”

    “行了。”黑田少尉一挥手:“把人交给我们吧。”

    “黑田少尉,什么人?”

    “川上秀喜。”

    石岛宽一怔,随即沉默下来。

    “总裁阁下。”

    黑田少尉的面色不太好看:“川上秀喜是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叛徒,必须要抓到他,这是松井司令官阁下亲自下达的命令。我们有确凿的证据,他现在就在正金银行。我奉命将他带走,交给我们看押,并将其送回军事法庭接受审判!”

    “黑田少尉,川上秀喜是在正金银行,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支那人,军统特工陈荣阳,正是他向赤木阁下汇报了川上秀喜的藏身地点,才让我们抓到了他。我接到的命令……”

    “赤木亲之已经死了。”黑田少尉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你给我仔细听着,石岛宽,没有谁敢庇护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叛徒,如果我今天不能带走他,很遗憾,那么只有用武力的形式了。”

    石岛宽默然。

    这些陆军的家伙一贯的无法无天,以下犯上,即便是国内做出的决策,他们依旧可以无动于衷,置之不理的对着干。

    自己只是一家银行的总裁,虽然受到政府和外务省的庇护,但真要惹怒了陆军,那么恐怕谁也保不住自己。

    再说了,原本亲自负责这件事的赤木亲之已经死了,现在,领事馆正乱成一团,恐怕暂时也没有心思理会这件事了。

    再说了,从情理上来说,川上秀喜的确是陆军的叛徒,陆军来要回他也无可厚非。

    既然自己没有办法对抗这帮家伙,人家要人也是合情合理,那又何苦给自己找不自在了。而且川上秀喜在这里,还要天天地方军统的人会耍什么阴谋。

    “那么好吧。”

    石岛宽不愿意再继续对抗下去了:“我把人交给你,川上秀喜,还有那个军统特工陈荣阳。”

    ……

    袁忠和坐在一辆巡捕房的警车里,一直都在观察着对面的正金银行。

    上海之战爆发到现在,随着**的大规模撤退,他奉命继续留在公共租界活动。

    当初最早跟着孟绍原的那批老弟兄,项守农殉国了,其余人都有各自的任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够重新聚在一起。

    对了,田七呢?很久没有看到这个家伙了。

    他现在是真的佩服孟绍原,很早以前,孟绍原就安排他们的家眷去了重庆,日本人正在向南京进军,看这架势,南京未必能够守得住。

    要是家眷还在南京,工作的时候,那是一定会分心的。

    现在好了,没有了家眷的拖累,就一门心思的和小日本玩命吧。

    刚刚接到孟绍原的命令,来这里带走一个日本人,为此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巡捕房的警车和制服。

    日本人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就范的,没准还会有枪战呢。

    “支队长,出来了。发现陈荣阳。”

    袁忠和朝外面一看,几个日本人从正金银行里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军统叛徒陈荣阳!

    ……

    还算顺利的带出了川上秀喜和陈荣阳。

    黑田少尉并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在东张西望,似乎在那等着什么。

    忽然,尖利的警报声响起,一辆巡捕房的警车呼啸而来。

    警车停稳,一个穿着风衣的探长,带着几个巡捕从警车上下来。

    “我是静安寺捕房的赵探长。”

    袁忠和气势汹汹的来到几个日本人的面前,一指川上秀喜和陈荣阳:“他们是警务处下令通缉的犯人,涉嫌杀人,我要立即带走他们!这是我的证件。”

    黑田少尉接过证件,粗粗的看了一下,还给了“赵探长”:“我抗议!你们没有权利带走我们的人!”

    “我是探长!”袁忠和强调了一遍:“如果你对此有异议,可以向警务处去抗议,但今天我必须要带走他们。”

    袁忠和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他的手伸到了口袋里,做好了武力劫持的准备。

    但是没有想到,黑田少尉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把人交给你,但你们必须要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我们会亲自和工部局交涉的。”

    嗯?那么容易?

    袁忠和脑袋有些迷糊。

    日本人那么轻松就把人交给自己了?

    定了定神,来到了川上秀喜和陈荣阳的面前:“跟我们走吧。”

    川上秀喜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反抗的意见。

    陈荣阳叹息一声,手伸了出来。

    袁忠和正准备给他戴上铐子,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陈荣阳猛的一拳挥出,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袁忠和的鼻子上,然后拔腿就跑。

    袁忠和鼻子被打破了。

    “探长,探长!”

    “追,追!”

    袁忠和一脸的气急败坏:“抓住他,老子要他好看的!”

    ……

    陈荣阳拼命的跑着,头也不敢回。

    万幸的是,他从小就在上海长大,又在公共租界活动了那么久,对这里的地形太熟悉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时候,他估摸着应该甩掉那些人了。

    军统的。

    那些人不是什么巡捕,是军统的,领头的,就是孟绍原手下的大将袁忠和。

    他气喘吁吁。

    扶着墙角,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好险啊。

    那些日本人怎么那么轻松就把川上秀喜交出去了?

    这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荣阳,有段时候没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