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 救命之恩

作品:《迷踪谍影

    历史几乎就被改写。

    突袭的日军轻装小队,杀了中**队的一个上校,他们已经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了。

    但是他们绝对都不会想到,就在距离他们只有十几米远的下水沟里,竟然还藏着一个未来的日军陆地劲敌,国民政府的陆军中将!

    在长达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日军检查轿车,检查尸体,翻看轿车上找到的公文包,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中**队的军事机密。

    最巧合的是,在撤退前,薛岳下令烧毁了所有的军事机密。刘安堂携带的公文包里,只是一些普通文件。

    否则的话,日军一旦发现诸如19集团军作战路线等等,很快就会反应过来车里还有大鱼。

    烧毁绝密资料,一个正常的撤退举动,又一次救了薛岳一命。

    此时的薛岳,知道日军就在自己身边,躲在下水沟里一声也都不敢吭。

    日军的推进速度快到了什么程度?这里已经出现了日军的先头部队,可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居然撤退的中**队还没有出现。

    可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在后面。

    日军漂亮的进行了一次伏击,贪心不足,准备再来一次,纷纷在路边进行埋伏,等待着下一辆出现的轿车或者是中**队。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除了头顶呼啸而过的日军飞机,竟然一个中国士兵都没出现。

    日军不会知道,这里虽然是撤往昆山的必经之路,但孱弱的中国道路,根本无法承受几十万大军的撤退。

    人挤人,每个人都想早点通过,却反而严重耽误了前进的速度。

    负责组织撤退的人全部都该枪毙。

    在下水沟里躲了快要三个小时的薛岳,忍不住在心里怒骂起来。

    忽然,密集的枪声响起。

    接着,汉语、日军交相叫着。

    “306团,包围他们,包围他们!”

    这是汉语叫的。

    306团?

    不是担任全军总殿后部位吗?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薛岳有些摸不清情况。

    接着,又是一个响亮的日语传来,估计拿着喇叭:

    “我们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06团,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

    凭着着枪声,薛岳判断306团来的部队,至少有三四挺机枪,十几枝冲锋枪,火力够强劲的了。

    一个团的中**队出现……不,没有一个团,支那人在虚张声势,但这么密集的火力,不会低于一个连的人马。

    日军的指挥官迅速做出了判断。

    自己的小队是轻装前进,没有携带重武器,绝对不能在这里和中**队纠缠,否则会引来更多的中**队。

    日军的指挥官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枪声停止了。

    薛岳不明外面情况,还是不敢出来,不过心里很是有些恼火。

    306团为什么不进行追击?

    为什么放跑了这些日军?

    “有人没有?还有活着的人没有?”

    孟绍原拎着一挺冲锋枪,在那装模作样的呼唤着。

    屁的306团。

    就是自己带领的祝燕妮队伍里的二十一个特工。

    薛岳,我知道你就在边上的下水沟里,别藏了,出来吧。

    薛岳遇险,孟绍原早就知道这件事,问题是,别人不知道啊。

    虽然薛岳在下水沟里藏了几个小时,最终有惊无险脱身,可当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活下去啊?

    你想一下,如果他孟少爷能够救了薛岳?

    那这个大名鼎鼎的“战神”,肯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将来要是有机会的话,对吧?

    孟少爷一肚子的坏水,他还不能公开说:“薛长官,你出来吧,你安全了。”

    要不然薛岳真的一出来,问他怎么知道自己遇险了?

    那可怎么回答?

    所以得装。

    薛岳就是不出来?

    孟绍原一指身边的下水沟:“这里有个下水沟,来两个人下去看看,小心点,别藏着日本人。”

    “不用了。”

    下水沟里一个声音传来,接着,穿着一身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军服的薛岳终于出现了。

    “长官好!”

    孟绍原一脸的惊讶,仿佛他绝对没有想到一个中将居然会藏在这里。

    “我是薛岳!”

    薛岳威严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人,同样惊讶的发现,来的根本不是什么306团:“你们是谁?”

    “报告长官!”孟绍原声音响亮:“军统上海特别行动处主任,孟绍原!”

    “你就是孟绍原?”显然,薛岳也听过这个名字:“我在去昆山的路上,遭到了日军袭击,我的参谋主任、卫士、司机都牺牲了。还好你们及时赶到,否则我只能自杀殉国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薛岳的手里的确握着一把手枪。

    “报告长官。”孟绍原说瞎话从来不带眨下眼的:“我带着他们,在附近执行任务,正巧遇到了那伙日军。我打出了306团的旗号,还真把那些日本人吓跑了。”

    身后的祝燕妮,不屑的撇了下嘴。

    蒙谁呢?

    你把弟兄们集中起来,又是轿车又是卡车,疯狂的朝着这里赶,这不是明摆着你早就知道薛岳会在这里遇险?

    没准,是早就从哪个内线那里得到日本人要袭击薛岳的消息了。

    薛岳却哪里知道面前这个一脸正经的年轻人,却是一肚子的坏主意:“你见过306团?要不然怎么打出他们的番号?”

    “是的,长官,我还和他们一起参加了青浦狙击战。只是我们得到消息,日军突进异常迅猛,我军但当后卫的殿后部位,反倒落入了敌人包围。所以我建议306团撤退。”

    “什么?306团被包围了?日军突进的那么快?”薛岳也根本不知道这个最新情况:“你有车没有?我要立刻赶到昆山,重新调整部署。”

    “有!来人,调辆车给薛长官。”孟绍原赶紧吩咐下去:“再来两个人,一路护送薛长官到昆山!”

    轿车很快调来。

    薛岳拍了拍孟绍原的肩膀:“这次,你救了我,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下次见到戴雨农,帮我说声谢谢。孟绍原,我记住你了。”

    “薛长官,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轿车离开,孟绍原眉开眼笑,一回头,才发现祝燕妮满脸狐疑的盯着自己:“老实说吧,你怎么知道薛长官遇袭的?”

    孟绍原“嘿嘿”一笑:“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军统的历史上,没有谁比孟少爷这张贱脸更加欠揍的了。

    ……

    成功的“营救”了薛岳,孟绍原并没有急着离开。

    从南翔到昆山的这条必经之路上,已经出现了日军,那么就是说明,任何正在撤退的中**队都有可能遭到袭击。

    这会更加耽误撤退的。

    一旦遇袭,引起混乱,那局面不可收拾。

    孟绍原吩咐自己的人,抢占两面制高点,严密监视附近,自己则和祝燕妮,等待中**队到来,为他们指路,疏导交通。

    情况极其不容乐观。

    日本上海派遣军的部分师团主力在11日晚已经越过太仓南侧的苏州河一线,到达花家桥镇等一线,向昆山一线往西追击作战。

    随后,第16师团开始投入作战后,便立即展开快速进击。在重藤支队上陆之后,师团第一支船队以佐佐木到一少将指挥的步兵第30旅团为基干力量的佐佐木支队在徐六泾口附近的长江岸登陆,除了派出部分部队驱逐了白茆口附近的守军部队之外,支队主力迅速进入支塘镇至常熟的道路上,开始切断中国守军的退路。

    滑稽的一幕出现了。

    中**队的溃败居然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此前,在三个月的淞沪会战中,中**队充分表现出了自己的韧性和血性,打的日军狼狈不堪。

    所以在日本人的意想中,中**队依旧会有组织的分批撤退。

    然而,中**队竟然干脆来了个全面撤退,让日军措手不及。

    在重藤支队和第16师团登陆之后,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合围中**队主力的情况。

    到处都是溃败中的中**队,你分得清哪是主力,哪是杂牌军?

    别说日本人,就连中国统帅部也都弄不清楚了。

    主力在哪了?主力撤倒什么位置了?

    “日本人一直自夸自己名将辈出,其实不过如此。”孟绍原躺在一块石头上:“什么松井石根,柳川平助,都被成为名将。可就是合围咱们军队一事,松井石根并不擅长组织登陆作战,而迂回攻击也非柳川平助的专利,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祝燕妮瞪大了眼睛:“孟少爷,咱们在上海可是打输了,现在一溃千里,日军咬着我们在追,你居然说他们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孟绍原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日本人在上海足足打了三个月,其实这正中我们的下怀。政府机构已经西撤到了四川,日本人顶多占领南京,想要继续势如破竹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祝燕妮被吓了一跳:“孟绍原,别瞎说,南京哪有那么容易占领的?那可是咱们的首都啊。再说了,前面还有吴福防线顶着呢。”

    “吴福线?”

    孟绍原苦笑一声。

    是啊,吴福线。

    这条防线被寄予了太多的厚望。

    许多人都认为吴福线至少可以坚持上几年。

    可是只有孟绍原才会知道这条防线是多么的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