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十一章 鸵鸟心理

作品:《迷踪谍影

    日本人迅速的撤退了。

    包括美国副领事佩特斯,日本领事馆武官广泽伯满在内,他们也都并不愿意在这耽误太长的时间而离开了。

    乔伊还在那里大声的抱怨和抗议着。

    “嘿,都走了。”

    工部局总裁莫耶斯打断了他的话:“赶紧吧。”

    乔伊笑了。

    他和莫耶斯分别来到自己的轿车旁,先打开了车门,然后打开了后备箱。

    蜷缩在后面座椅下很久的万斯白和他的妻子,分别从两辆轿车上下来。

    他们的脚都麻木了。

    可是,他们不顾这些,立刻飞奔到了轿车的后备箱那里。

    他们的孩子在乔伊和莫耶斯的帮助下,也从后备箱里爬出。

    盲点。

    这是人类的盲点。

    孟绍原告诉万斯白,日特方面的注意力,会全部放在安格斯洋行运货的卡车上,他们会进行仔细的检查。

    但是却绝对会忽略轿车的。

    所谓的盲点,是需要参照物的,而且是刻意制造出来的。

    某样东西,就藏在这间屋子里,你要让寻找者找不到,就必须先刻意制造一个、几个很有可能隐藏的地方。

    先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而真正藏东西的地方,或许在他经过的地板下,或许在他触手可及的某本书里。

    孟绍原制造的参照物,是运货的卡车,因为那里太容易藏人了。

    他制造的盲点,则是那些轿车。

    乔伊的轿车、莫耶斯的轿车。

    还有,美国副领事的轿车、日本武官的轿车。

    尤其是日本武官的轿车,孟绍原又利用它制造了一个盲点中的盲点。

    广泽伯满肯定不会帮着隐藏万斯白,他的轿车就成了一个参照物。

    日本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开来的轿车都是没有嫌疑的。

    而且司机都下了车,孟绍原还特别交代,车窗全部摇下来,要让日本人一眼看去,车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其实只要有一个人接近轿车,朝里面看一眼,就会发现后排座位下藏了人。

    但孟绍原确定他们不会这么做,尤其在全力在卡车上搜寻目标的时候。

    就在日本人一无所获的时候,忽然传来发现了“万斯白”的消息。

    孟绍原确定,日本人一定会全部撤离。

    为什么?

    很简单,日本人得到了一个假情报,什么都没找到,心浮气躁,一旦听到“万斯白”的消息,心理上条件发射般的,会把希望都寄托在另一个情报上。

    还有一点,就更加好解释了。

    这次搜捕,惊动了美日两个领事馆,既然情报有误,那么很有可能造成一次国际纠纷。

    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将会承担全部责任。

    “鸵鸟心理”,在这时候就表现的淋漓尽致。

    川本小次郎不想承担这样的责任,他需要立刻离开。

    所以,孟绍原在川本小次郎这样一个美国留学归来的心理学专家面前,接连设下了几个套,成功的诱使川本小次郎和这里所有的日本人离开了。

    唯一可能前功尽弃的,可能就是孩子了。

    万幸的是,万斯白的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八岁,已经很懂事了,并且他们曾经被日本人逮捕过,知道日本人的可怕。

    这又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点。

    你只需要告诉他们,躲在车里一句话都不能说,否则会被那些可怕的日本人抓住的。

    小孩子的恐惧心理,会让他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当然,这会给他们的心理带来阴影。

    如果让他们摆脱这份阴影,那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快,赶快到船上去。”瑞特船长招呼来自己的几个船员,保护着万斯白一家急匆匆的上了“好望角勇士”号。

    万斯白离开上海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机会和孟绍原说一声“谢谢”。

    “你的报酬。”目送着他们上了船的乔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交给了莫耶斯:“当孟说你会帮忙的时候,我还有点不太相信。”

    莫耶斯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苦笑了一下:“我是工部局的总裁,却同流合污,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天啊,我真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孟是个很有趣的人。”乔伊微笑着:“这种有趣,表现在他不但能够让你领略到什么是刺激,而且在刺激过后,还能让你的钱包里塞满了钞票。总裁先生,虽然中**队在战场上看起来要输了,可是在另外一条战线,我相信孟是不会失败的。

    此外,我还给你一个建议,日本人一旦占领上海,给予公共租界的压力会更大,怎么抗衡这种压力?你需要可以对抗日本人的棋子。孟就是这枚棋子,他可以帮你分担掉许多压力,让日本人不得不求助于你,这样,主动权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

    莫耶斯耸了耸肩。

    也许吧。

    但是和孟绍原合作,真的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

    ……

    孟绍原放下了望远镜:“成功了,万斯白和他的家人已经上了船。”

    码头上,“好望角勇士”号的汽笛发出一声长鸣,缓缓离岸。

    这艘美国货船,最终的目的地,将会一路开到重庆。

    到了那里,万斯白的家人将会得到真正的安全。

    “时敏童,应该已经牺牲了。”

    孟绍原的声音很低说了一句。

    “孟主任,我还是不特别理解。”吴静怡在边上问了一声。

    “他是一枚棋子。”孟绍原缓缓说道:“他和万斯白长得有点像,这也是我让你帮我找到这个人的原因。我需要他来分散日本人的注意力,好让万斯白顺利脱身。日本人情急之下,发现了他的踪迹,会毫不顾虑,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以绝后患的。他们绝对不会容许他再一次的逃脱,绝对不会。

    时敏童会死,他的死,哪怕只要给我们争取到一小时的时间,真正的万斯白,就会多一个小时的撤离时间。”

    吴静怡沉默了。

    “时敏童只是一个小人物。”孟绍原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讥讽:“一个小人物啊,谁会在乎他的生死呢?万斯白看起来,比他重要的多了。一个小人物,死了就死了吧。”

    吴静怡还是没有说话,但她知道,别人不在乎像时敏童这样的小人物,可是孟绍原在乎。

    甚至,每知道有一个特工牺牲了,孟绍原都会仔细的把他们的名字记录下来。

    “当胜利的那一天,总要有人知道,有多少人为这个国家做出了牺牲……”这是孟绍原那天对吴静怡说过的话。

    ……

    “川本阁下,出来了。”

    “别动,看到万斯白再动手。”

    两辆轿车前后停下,接着,最前面的一名特工模样的人,迅速打开了车门,带着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下车,接着,急匆匆的走到了前面的一辆卡车那里。

    卡车上,放着几个木头的大箱子,女人和孩子都钻进了大箱子里。

    接着,第二辆轿车的车门打开,在两名特工的保护下,一个穿着长衫,戴着礼帽的人下了车。

    “就是他!”从侧面的轮廓上,川本小次郎很肯定他就是自己要刺杀的目标:

    万斯白!

    “就是现在,行动!”

    十几个潜伏已久的日本特工,从藏身处一涌而出,手里的冲锋枪、手枪同时开火。

    无数道火舌喷向对方。

    猝不及防的三个人,瞬间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辆卡车,不敢做任何停留看,一踩油门,疯狂的逃离了这里。

    时敏童在死前,还没有忘记做一件事,他是趴着倒下的,整张脸都埋在了血泊中。

    真疼啊……

    这是时敏童死之前,脑子里冒出来的最后一个想法。

    日本特工冲了上去,把弹匣里的子弹全部打到了目标的身上。

    川本小次郎把“万斯白”到死都握在手里的一个皮包拿了起来。

    打开,里面是厚厚的一叠稿子。

    这就是万斯白准备出的书,揭露日本特务组织在中国的行动以及他们曾经做过的丑陋的罪行。

    川本小次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撤退!”

    他终于赢了一次孟绍原。

    当然,也有一丝疑惑从他的心里一闪而过。

    太容易了。

    这次任务完成的太容易了。

    这不是孟绍原的作风啊?

    然而,对于一个长期被压制的一方来说,一旦取得了小小的胜利,他会欺骗自己,短时期内不会去考虑其中的不合理性。

    这又是一种鸵鸟心理。

    ……

    “谁敢动我的女儿!”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在两名助手的陪同下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什么人?”负责审讯真柰子的日本特务刚刚问了一句,便迎头遭到了两记响亮的耳光。

    “八嘎,这是松本大佐,这是我们的证件!”一个人递上了证件。

    “真柰子。”松本大佐走到了真柰子的面子,面色一沉,手一伸:“钥匙!”

    拿到钥匙,他亲自小心的帮着真柰子解开了手铐。

    “爸爸!”一旦重新获得自由,真柰子抱着松本大佐失声痛哭。

    “好了,好了,没事了。”松本大佐抱着自己的女儿:“我知道你受委屈了,祖父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从现在开始,我保证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爸爸,你终于来了,我一直都在等着你来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