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十章 码头风云

作品:《迷踪谍影

    “川本阁下,川本阁下!”

    青田道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报纸:“这是刚刚出的‘华日新闻’,您看看这个。”

    川本小次郎拿过了报纸,一看,面色顿时一变。

    报上,指责美国人名义上保持中立,实际上在那给予中国政府以支援。

    一派胡言。

    川本小次郎有些不悦。

    这会让美国政府提出抗议的。

    但更加重要的,还是后面的内容。

    文章里指名道姓的说出了“安格斯国际洋行”的名字,说他们为中**队大量运送武器、弹药,严重违背了中立原则。

    然而,最让川本小次郎关注的,却是文章的最后。

    “一名严重侮辱日本帝国的外国人,不,已经不能叫他外国人了,他加入了中国国籍,在日本准备将其逮捕的时候,安格斯洋行却继续对其进行偏袒,并将于11月3日下午2点,乘坐美国货船‘好望角勇士号’离开上海。”

    外国人?加入中国国籍?日本逮捕?

    万斯白!

    川本小次郎立刻把这些联系到了一起。

    答案直指万斯白。

    这个新闻的真假暂时管不到。

    宁可被骗,也绝不能够放过任何线索。

    3号下午2点?

    就是今天!

    “立刻查到‘好望角勇士号’停靠的码头,并且立刻通知领事馆和工部局展开交涉!”川本小次郎迅速做出了安排:“青田,再把这家报社的负责人给我找来!”

    ……

    “来,多吃点。”

    孟绍原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还不断殷勤的给坐在自己对面的时敏童夹着菜。

    “孟主任,够了,够了。”时敏童面前的碗里已经放了满满一碗的菜:“再多,真的要吃不下了。”

    “吃不下也要吃,来,喝酒。”

    孟绍原又给时敏童的酒盅里倒满了酒:“多喝点,多吃点。”

    “真的够了,孟主任。”时敏童喝了一盅的酒:“我知道我的任务,我也知道我这次可能回不来了。没事,没事,您给了我那么多钱,我这辈子还没见过那么多钱呢。值了,值了。”

    孟绍原张张嘴,欲言又止。

    时敏童却笑了笑:“我怎么也都没有想到,爹妈给我的这张脸,有朝一日可以派上这样的用场,还能帮我赚那么多钱。我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大家子,就指望着我呢。这次不管我是死是活,我家里,起码不用愁了。

    我没本事,三十多了还没成婚,可我弟弟要娶媳妇啊,不能像我似的打光棍,我妹妹将来也要嫁人,谁不想让自己的妹妹风风光光的出嫁呢?现在好了,现在好了,这些麻烦,全部都解决了。”

    “兄弟,是我对不起你。”孟绍原叹息一声:“我没本事,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拿我自己兄弟的命去换一个外国人的命。我让吴助理去找人,她这么快就把你给找来了,我一看到你,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说完,他站了起来,对着时敏童深深鞠了一躬。

    “孟主任,这使不得,这使不得。”时敏童受到惊吓,也赶紧站起了身:“我就是一名小特务,您是主人,您怎么能对我鞠躬啊。”

    “孟主任。”

    吴静怡推门走了进来:“时间差不多了。”

    “好。”孟绍原还没说话,时敏童拿起酒壶,那里面的酒“咕噜咕噜”几口喝光,抹了下嘴:

    “孟主任,那我走了。”

    “兄弟,走好!”

    ……

    “好望角勇士”号。

    瑞特船长看了一下时间,点着了烟斗,吸了几口。

    码头,忽然出现了不少的巡捕和……

    特务。

    是的,这些人应该是特务。

    而且船员们还听到,这些人都用日语在那交流。

    “好望角勇士”号属于安格斯国际洋行的资产,这些日本人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

    忽然,几辆轿车飞驰而来。

    甫一停稳,从车子上下来的,是工部局总裁莫耶斯,日本驻沪总领事馆武官广泽伯满,甚至还有美国驻沪总领事馆副领事佩特斯先生等人。

    什么情况?

    “瑞特船长。”莫耶斯走了过来。

    “立刻给乔伊先生电话,告诉他,日本人来了。”瑞特船长低声吩咐了一下,接着迎了上去:“总裁先生,你怎么来这里了?”

    “啊,这位是日本驻沪总领事馆武官广泽伯满。”莫耶斯介绍了一下几个人:“他们接到了情报,‘好望角勇士’号违背了中立协议,帮助中国政府私运违禁物品。”

    “简直是一派胡言。”瑞特船长看起来非常生气的样子,他先是抱怨抗议了几句,然后把莫耶斯拉到了一边:“总裁先生,我们当然有违禁物品,可在战争爆发之前我们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但我可以保证,我们绝对没有帮助到中国政府。”

    莫耶斯朝日本人那里看了看,声音也放得相当低:“我知道,他们不是来查什么违禁物品的,而是来找一个人的。”

    “找人?”瑞特耸了耸肩:“我这里根本没有他们要的人。”

    正在那里说着,几辆装满了货物的卡车,和一辆轿车呼啸而来。

    车上下来的,是安格斯国际洋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乔伊弗里蒙特。

    “副领事先生?总裁先生?你们怎么都来了?”乔伊面带微笑的走过来:“怎么了,是我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广泽伯满使了一个眼色,和他一起来的川本小次郎随即过来说道:“弗里蒙特先生,我代表日本政府,强烈抗议你们违背中立协议的做法!”

    乔伊双手一摊:“你在说什么啊!”

    川本小次郎一句话没说,而是把今天的“华日新闻”递给了对方。

    “你给我看日本报纸?”乔伊啼笑皆非:“我会说一些简单的中国话,但很抱歉,我对日文一点不懂。”

    “那我可以念给你听。”

    川本小次郎把那篇文章念了出来。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乔伊大声抗议:“这是造谣中伤,我将起诉这个不负责任的记者。”

    “听着,弗里蒙特先生。”川本小次郎冷冷地说道:“对于你们的走私,我们丝毫不感兴趣,但你也知道,我完全可以借着你们的走私大做文章,说你们在协助中国政府,你能够做出合理的解释吗?”

    乔伊看起来似乎有些退缩了。

    他的样子,全被川本小次郎看在了眼里,深韵心理学的他,笑了笑:“但我们之间没有不要闹得那么僵,你把人交出来,无论你们走私什么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什么人?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人。”乔伊看着却似乎并不想让步。

    川本小次郎轻松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你不介意我对你的卡车进行一次例行检查吧?”

    “你想检查我的卡车?”乔伊立刻反对:“这简直是太荒谬了,你有什么资格检查我的卡车?”

    “乔伊。”佩特斯副领事把他叫到了身边:“嘿,日本领事馆,向我们的领事先生提出了严重抗议,并且威胁日军要进入公共租界进行抓捕。你得知道,工部局是最不愿意这样情况发生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些妥协,为了美国的利益。”

    乔伊很不乐意,但他还是做出了让步:“好吧,这些该死的日本猴子。如果他们查不出来,我会和他们算账的。”

    “弗里蒙特先生,你做出决定了吗?”川本小次郎开始催促。

    乔伊恼怒的一挥手:“查吧,去查吧,但是你给我记住,如果没有查到你说的人,你必须就此事给我做出合理的解释!”

    ……

    “姓名!”

    “松本真柰子。”

    “你是‘华日新闻’的负责人?”

    “是的,我是一个编辑,也是一个记者。”

    “说吧,这篇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说了,我是记者,我必须保证新闻提供者。”

    “松本小姐,我们都是日本人,我不希望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我拒绝!”

    ……

    几辆卡车上的货物全都搜查过了,可是什么人也都没有搜查到。

    卡车上装满了安格斯国际洋行准备运到美国去的中国特产。

    见鬼!

    情报是假的。

    难道又被军统的人戏弄了?

    万斯白根本不在车上?

    “我抗议,我抗议!”乔伊的嗓门再度大了起来:“这是悍然对一家美国公司合法权益的践踏!”

    “川本阁下,川本阁下。”一个日本特务急匆匆的跑来,凑到川本小次郎面前低声说道:“我们发现了目标。”

    “什么?情报当真?”

    “的确是真的,万斯白现身了,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立刻召集所有人,最快速度赶到。”

    川本小次郎绝不愿意在这里多耽搁一分钟,他一下达完命令,立刻对乔伊说道:“弗里蒙特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会向你道歉的,但是现在我还有些急事需要处理。”

    ……

    “松本小姐,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说不说?”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那很抱歉,我只能对你用刑了,很可怕的刑罚!”

    真柰子有些害怕。

    但她还是固执的摇了摇头。

    “松本小姐,得罪了。”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忽然被踢开了,接着一个声音传来:

    “谁敢动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