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九章 他回来了

作品:《迷踪谍影

    究竟是在上海“再守一守”,还是立即撤退,中国最高统帅部依旧迟疑不决。

    然而此时,不管最高统帅部最终下的是何等决心,孟绍原的撤退部署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具体部署为,袁忠和所部留守上海,接受吴静怡指挥,进行潜伏、锄奸等任务。

    田七所部,暂由赵昌乐代理,向重庆方面分散撤退,进入重庆之后,迅速联络邱兴昌等人,发展成员,进行训练,尔后重新进入战场。

    岳镇川、魏云哲所部,向常熟、苏州、无锡等地转移,汇合太湖游击队和何儒意,进行游击作战,并随时等待上海方面召唤。

    祝燕妮所部,由孟绍原直接指挥。

    上海恒隆公司,则一刻不停的加大走私力度。在乔伊和霍伊斯的全力支持下,一部分走私货船,一律悬挂美国国旗。

    这等于给他们多加了一道护身符。

    各支队支队长,都领到了数额不等的日元作为活动经费。

    当然,这些所谓的“日元”,都是霍伊斯的杰作。

    被孟绍原绑架的辛逸晨,虽然人品恶劣,但手艺相当精湛。

    他虽然从来没有造过伪钞,但一窍通,百艺精。

    辛逸晨没有花多少时候,就弄明白了其中的窍门。

    在他的帮助下,伪钞有了质的飞跃。

    新的一批伪钞,已经可以在市场上使用了。

    但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性价比还是不行。

    因为要刻意追求伪钞的“真”,所以工艺程序比较复杂。

    一圆日元的成本,大约在七毛钱左右。

    霍伊斯对此是极为不满的,而这也是他未来主要要解决的问题,如何降低伪钞成本。

    其实对于孟绍原来说,已经比较满意了。

    他记得二次世界大战,德国人制造假英镑,因为过于严谨,结果造成了伪钞的成本远远超过了真币的货币价值。

    现在的人,对于伪钞的防备心理,远远不如自己那个时代如此强烈,只要不是做工过于粗糙,是完全可以蒙混过关的。

    而且,孟绍原还给霍伊斯提供了一个思路,在短时期内无法降低制造成本的情况下,不妨放弃十圆、二十圆大面值的日币,专心制造小面值的伪钞。

    即便到了几十年后,这种心理依旧有效。

    人们对大面值的钞票,会反复确认是不是真的,但对小面值的钞票,警惕心理会大幅度的降低。

    为了确保伪钞能够正常流通,孟绍原决定“以身试法”,他带着三百日元出门了。

    他的目标,是日本侨民的主要居住点汤恩路。

    自从淞沪会战爆发,尤其是在战争前期,本来在这里居住的大批青壮年、退伍军人纷纷加入到日军队伍之中。

    但是,也因此而发生了“五福公司惨案”。

    在1937年8月21日夜10点,二百名聚集在五福仓库的日军侨民义勇队,遭到中**队的突然袭击,除一人侥幸逃脱,其余全部阵亡。

    中国方面坚持说这是日军偷袭主力。

    死无对证。

    为此,日军恼羞成怒,除了把矛头对准了五福公司的负责人,中国人陈玉山外,还勒令安排义勇队撤退路线的“华日新闻”总编辑浦川达彦自杀谢罪。

    浦川达彦当夜吊死在了自己的寓所里。

    他的死法,也很不光彩,竟然没有采取更能展现武士道精神的剖腹,而是选择了上吊自杀。

    这是日本人所看不起的。

    至于“华日新闻”?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联络点,日特机关根本就不怎么重视,任其自身自灭。

    眼看着华日新闻就要倒闭,一个新人记者扛起了报社的重担:

    松本真柰子!

    她和报社老人,宫岛平子,一起辛苦维持着华日新闻。

    真柰子有很多次都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

    华日新闻只是一家小报社,他们没有特殊的新闻来源,不像那些大的报社,可以掌握到第一手的新闻资料。

    再加上汤恩路上的男性日侨,很多离开了公共租界,去为他们所谓的“圣战”效力去了,因此每一期的华日新闻,销量都非常的惨淡。

    真柰子还在苦苦支撑着,但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够撑到多久了。

    她毕竟才只有17岁啊。

    “流川君!”

    外面的办公室,传来了宫岛平子的声音。

    流川君?

    流川枫?

    真柰子赶紧站了起来,冲出了办公室。

    她真的又一次看到了“流川枫”。

    一刹那,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流川枫,真的是流川枫!

    他……他竟然还活着。

    “真柰子,我回来了。”

    孟绍原微笑着说道。

    这份笑容,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要多温暖有多温暖。

    真柰子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流川君,你还活着,你还活着。我……我以为你也牺牲在了五福仓库……”

    “不,我有真柰子送我的这个啊。”

    “流川枫”孟绍原拿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在上次分别时候,真柰子送给孟绍原的“御守”。

    一种日本的护身符。

    真柰子还在落泪,可是她却笑了。

    她到现在为止,还记得送给流川枫御守时候,他对自己说过的话:

    “当我在战场上的时候,只要摸到这个御守,我就会想到真柰子,我就会觉得真柰子就陪伴在我的身上,我就会摸着御守好像真柰子正在握着我的手给予我力量。”

    为什么,真柰子发现自己的脸有点发热呢?

    “啊,都到了吃中饭的时候了。”宫岛平子可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应该多给这两个年轻人留些时间。

    真柰子太不容易了,祖父死了,父母都在日本,在上海,她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亲人”。

    现在好了,流川枫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回来了,他可以给真柰子最大的鼓励和信心。

    可惜的是,宫岛平子和真柰子的祖父松本广邦,都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

    这个“流川枫”压根就是一个卑鄙的家伙。

    节操这种东西,在他的身上是完全不存在的。

    孟绍原看了一下时间:“是啊,到吃中饭的时间了,这样吧,宫岛女士,我请你们吃中饭吧。”

    “啊,不必了。”宫岛平子看着真柰子微笑着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参合了。真柰子,去吧,这里有我看着。”

    “拜托了。”

    真柰子朝着宫岛平子鞠了一躬。

    她有一些遗憾,早知道流川枫会来,自己应该打扮的漂亮一些才对……

    ……

    他们吃饭的地方,选择在了汤恩路上一家最好的日本料理店。

    自从战争爆发,真柰子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吃过饭了。

    “那天,好多的支那人包围了我们。”孟绍原的语气是如此的凝重:“我们几乎没有武器,遭到了支那人的屠杀。我和一个支那军人搏斗在了一起,结果,脑门上挨了一枪托,我昏迷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已经……”

    咦?

    这个谎言和自己为什么能够在沪江大学活下来的谎言差不多啊。

    可惜,真柰子根本没有发现这些:“你受苦了,流川君。当五福仓库惨案传来,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我也死了?”

    真柰子眼眶又红了,用力点了点头。

    孟绍原非常温柔,非常自然的握住了真柰子的手:“我怎么会死呢?在没有再一次见到真柰子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这次,真柰子不是眼眶红,而是脸红了。

    她轻轻的抽了一下,可是孟绍原却握得更加紧了:“你呢?真柰子,这些日子你过得怎么样?”

    “我,不是太好。”真柰子干脆放弃了把自己的手从对方“魔爪”里抽出来的想法:“祖父死了,浦川社长不知道什么原因,上吊自杀了。我一个人负责报社,很累,真的很累。我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你行的,一定行的。”孟绍原温柔地说道:“一个人,只有在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强大,更何况,你不是孤立无援,你还有我在你的身旁。”

    真柰子的脸不红了,相反,她觉得今天自己特别开心。

    之前所有的委屈,随着“流川枫”的到来,已经烟消云散。

    “报纸,最重要的就是新闻工作。”孟绍原很关切地说道:“我这次回来,看到见到了很多,或许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有用的新闻。”

    “真的?”真柰子又惊又喜。

    “当然,我怎么可能骗真柰子呢?”孟绍原特别真诚地说道:“我听说,在帝国和支那人开战的时候,美国人虽然表面上保持中立,但其实一直都在帮着支那政府,尤其是一家叫做安格斯国际洋行的。

    他们不断的帮助支那政府,运送武器、药品,他们悬挂美国国旗,简直就是肆无忌惮。而且,最近他们还准备把一个外国人运送到重庆去。这个外国人,对于帝国非常重要,甚至有可能危害到帝国,安格斯洋行,将会利用明天下午把这个外国人送出去。”

    “外国人?你怎么知道的那些详细?”真柰子有些疑惑。

    “因为我在支那那边有人。”孟绍原压低了声音说道:“明天下午,两点,安格斯国际洋行,至于货船名字,是美国‘好望角勇士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