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六章 猝不及防

作品:《迷踪谍影

    万斯白住的地方地形实在有些过于复杂了。

    愚园路,本就是上海公共租界鱼蛇混杂的地方。

    三教九流,贩夫走卒全部聚集于此。

    而且最关键的问题是:

    人流量太大了。

    杀手隐藏其中,很难发现。

    但是对于杀手来说,要想盯住目标实在是太容易了。

    别说是暂时不能动用巡捕,即便是真的用了巡捕,也依旧存在着巨大的危险。

    而且万斯白住的地方,也只有一个出口。

    杀手只要正面一封锁,怎么办?

    孟绍原有些头疼。

    制造混乱?假扮万斯白?

    这么做,成功的可能性太低了。

    “我至少看到了五六个特务。”透过车窗玻璃,祝燕妮观察的非常仔细。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特务都是有迹可循的。

    比如那个摆摊子卖面条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客人身上,而不断的朝着万斯白住处打量。

    还有他附近戴着墨镜冒充瞎子拉二胡的,基本可以确定是卖苗条的上司。

    因为卖面条的,会不时的朝着“瞎子”这里看上一眼,这是下级在那观察上级的反应,以及有没有什么新的指示。

    至于瞎子?

    最有名的拉二胡的瞎子,大概就是无锡的瞎子阿炳了。

    讨这生活吃的,一般在拉的时候,头和身体会随着二胡有节奏的晃动,可是这个“瞎子”不是。

    他的头是凝固僵硬的。

    无非就是借着自己墨镜的掩护,大摇大摆的在那监视着对面。

    “孟少爷。”祝燕妮一转头:“我说你今天打扮成这样子做什么?”

    今天的孟绍原,上面穿着一件丝绸衣服,布裤子,还束着裤脚,关键是,脚上不伦不类的穿了一双皮鞋。

    更加头疼的是,他左右手还各带了三个大金戒指。

    这样子……活脱脱一个流氓打扮啊。

    孟绍原也不解释,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小圆墨镜,一戴:“走,我请你吃面去。三姨太……”

    “啪!”

    “祝燕妮,你打我脑袋做什么!造反了啊!”

    ……

    穿着深红色旗袍,蹬着大红色高跟鞋的祝燕妮,挽着孟绍原的手来到了面摊前。

    “两碗面,放鸡蛋。”

    孟绍原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

    “哎哟哟。”此时的祝燕妮,就连说话的口气,都和大上海的那些时髦女人一模一样了:“秦公子,侬看看,侬看看,介脏个地方,一点点否卫生个……”

    “哎哟哟。”

    孟绍原也是阴阳怪气:“否卫生?侬当初勒‘会春堂’做表字的时候就卫生了啊?现在成了我三姨太,介讲卫生。”

    “哎哟哟,秦公子,侬哪哼这样啊。”

    孟绍原,你完了!

    祝燕妮发誓孟绍原一回去就要完蛋了!

    孟绍原说话的时候旁若无人,嗓门老大,边上的人听的清清楚楚的。

    可一看这位“秦公子”的样子,八成就是个流氓。

    什么人都可以惹,就是流氓不能惹。

    卖面的端着两碗加了鸡蛋的面,陪着笑脸放到孟绍原和祝燕妮的面前:“老板,你的面。”

    别说,一口汉语非常流利。

    孟绍原才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过来,卖面的。”

    “老板,什么事,什么事?”卖面的赶紧跑了过来。

    “侬个瘪三,做的什么面!”

    孟绍原一扬手,一碗面汤直接泼到了他的脸上……

    ……

    电话响了起来。

    万斯白接起了电话:“谁?”

    “军统的,负责掩护你撤退……听着,三十分钟后准备撤离。”

    “什么?那么快?”

    “不要问,三十分钟后,带着你的老婆孩子出门。五分钟后,有洋服行的的伙计给你送衣服来,让你佣人拿衣服,撤退计划在左面的口袋里。”

    “我……”

    “说了,不要问,我们主任亲自接应你撤退。”

    “明白了。”

    ……

    “侬个瘪三,做的什么面!”

    孟绍原一扬手,一碗面汤直接泼到了卖面的脸上。

    这碗面刚刚下好,还是热的,卖面的捂着脸一声惨叫。

    边上几个日本特务纷纷朝着瞎子那里看去,瞎子却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卖面的好半天才松开了手,半张面孔都红了。

    孟绍原冷笑一声,掏出一把匕首朝桌子上用力一刺:“晓得侬为啥要吃这个苦头吗?”

    “不知道,不知道。”

    卖面的满肚子怒气。

    如果不是有特殊任务在身,早就干掉这个家伙了!

    ……

    瞎子忽然看到,一辆黄包车在万斯白的门口停下,一个伙计打扮的人从黄包车上下来。瞎子立刻留上了神。

    伙计按了门铃,佣人出来,伙计把一身包装好的衣服交给了佣人,随即门又关上,伙计上了黄包车就走了。

    全程没有任何问题。

    瞎子随即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卖面的那里……

    ……

    “晓得侬为啥要吃这个苦头吗?”孟绍原冷笑一声:“侬晓得我是谁伐?”

    “不知道,不知道。”

    “长刀短刀快枪、苍鹰猎豹黑虎,铁拳铜掌飞腿,茶壶账房公子,一把金斧震上海,十三太保最英雄!”孟绍原一拍胸脯:“阿拉就是十三太保里的秦公子!”

    靠,流氓!

    卖面的赶紧点头哈腰:“是我有眼无珠,是我有眼无珠。”

    “听着,这里都是季老板罩着的。”孟绍原发现当流氓,尤其是抬出了季云卿的名头,蛮好玩的:

    “在这里摆摊子,都要交给季老板保护费!你的保护费交了没有!”

    “没有,没有,我这就给,这就给。”

    流氓勒索敲诈保护费,这在上海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卖面的也只能自认自己倒霉,赶紧的拿出了几块钱,陪着笑脸交给了孟绍原。

    “以后每个礼拜都是这个数。”孟绍原收好了钱:“机灵点,有谁来捣乱报季老板的名号。”

    “好的,好的。”

    “秦公子,秦公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黑色短打的人跑到了孟绍原的面前,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

    “确定在这?”

    孟绍原毫不避讳的问了一声。

    “确定,确定。”黑色短打一指对面:“看,出来了。”

    ……

    万斯白家的门打开了。

    万斯白和他的老婆孩子走了出来,手里就拎着一只公文包,看起来是去外面吃饭。

    忽然间,意外发生了。

    “秦公子”猛的拔出枪来,大叫一声:

    “万斯白!”

    “砰砰砰”!

    他手里的枪响了。

    万斯白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血,从他的身体下缓缓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