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巨额赎金

作品:《迷踪谍影

    狮子不仅是大开口,而且是张开了血盆大口!

    这么一笔巨大的物资,只怕会让日本人想不通,中方怎么能够开得了口?

    孟绍原不仅开口了,而且还很笃定。

    这其实是一笔生意。

    生意嘛,讨价还价是正常的。

    所以,他在原本心理成交价位上,又增加了百分之五十的价格,用来讨价还价。

    在自己那个时代,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苏州人做生意,杀半价!”

    今天自己就当一回苏州人了。

    日本人那里有得请示汇报了。

    毕竟,那么大的一笔开支,谁也承担不了这样的责任。

    估计那里现在正乱成一团呢。

    “来人啊!”

    之前连服务员都被川本小次郎给轰走了,现在整个餐厅里变得空荡荡的,孟绍原叫了半天都没人来。

    我靠,难道吃饭还得自己做?

    孟绍原不满到了极点……

    ……

    日本,东京,高松宫宣仁亲王府。

    “喜久子,本多君有消息了。”

    “什么?真的?”本来坐在那里黯然垂泪的喜久子,一听这个消息,又惊又喜。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高松宫宣仁亲王面色不是那么好看:“刚刚接到电报,得到证实,本多君落到了支那人的手里。”

    喜久子一惊,眼泪又流了下来。

    高松宫宣仁亲王还是非常疼爱自己这个妻子的:“不用伤心,本多君还活着,而且支那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答应用给付赎金的方式放了他。”

    希望,一下就升腾起来,喜久子迫不及待地说道:“那还在等什么呢,大人?支那人要多少赎金,全部都给他们。”

    “没有那么简单。”高松宫宣仁亲王显得有些为难:“他们太贪婪了,你知道他们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吗?光是吗啡,他们就要一千支……”

    “那就给他们,给他们。”

    喜久子完全没有一千支吗啡到底是多少的概念:“就是一点药品而已。”

    “药品?那不仅仅是药品的问题。”高松宫宣仁亲王耐心解释:“他们的要求,我可以做到,但那却是在帮助支那人,帝国的圣战正在进行,如果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对于皇室尊严和信任度的打击将会是非常大的。”

    喜久子的眼泪根本无法控制,“刷刷”的流下:“大人,本多军从小就寄住在我家,一直都是我最疼爱的弟弟,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人世,在她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她握着我的手,拜托我好好的照顾本多君,如果本多军出事,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活下去了……”

    “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高松宫宣仁亲王心烦意乱。

    中国人方面提出的要求虽然无耻,但身为全日本最有钱的人,他还是拿得出的。他担心的就是后续发生的事。

    这是帝国进行的圣战,关乎到帝国的命运,以天皇陛下为首的皇室,已经对战争表示出了全力的支持。

    并且,自己都进入到了军令部里担任参谋。

    如果皇室成员资助中国人的消息传出去……

    高松宫宣仁亲王都不敢想象了……

    ……

    孟绍原真的饿了。

    他找到了一些面包,干巴巴的,真难吃。

    这个时代,如果有外卖就好了。

    川本小次郎还是没有出现。

    不急。

    那么庞大的一个数字,他们自己哪里做的了主?

    总是要给他们时间的。

    一个人待在餐厅里,就这么等着,实在无聊。

    他站起身,走出了餐厅。

    外面,阳光明媚。

    站在这里,谁会想到租界外正在进行着一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

    几个巡捕,在餐厅对面吃饭,一看到孟绍原出来,立刻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这可都是警务处长先生,安排来保护他的。

    孟绍原忽然觉得,说自己在上海滩公共租界已经能够呼风唤雨了,这一点都不为过吧?

    边上不远处,有一个馄饨摊,看摊子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还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脚下放着擦鞋箱。

    生意看起来不是很好。

    “来碗馄饨。”孟绍原走过去。

    “好的,老板,稍等。”

    一看来了生意,女人立刻麻利的忙碌起来。

    “老板,您要擦皮鞋吗?”

    那孩子怯生生的问道。

    孟绍原迟疑了一下:“好。”

    那孩子顿时兴奋起来。

    “你们,母子啊?”孟绍原好奇的问了声。

    “是啊,老板,我儿子。”女人一口安徽口音。

    “你男人呢?”

    “在打仗。”

    打仗?

    孟绍原一怔:“哪个部队的?”

    “老板,您的馄饨。”女人把一碗馄饨放到了孟绍原的面前:“44师的,少尉排长。上海打仗,我男人的部队就来这了。我婆婆一直担心儿子安全,吃不好睡不好,我就想到上海来寻寻,可没曾想一到上海,我行李就被偷了。我带着儿子,实在没活路,后来有人告诉我,、找**会馆,会馆里的人就帮我置办了这么一副摊子。”

    外地到上海来闯世界的,往往都有属于自己的会馆,像宁波的“宁波会馆”,安徽的“**会馆”,都是曾经非常有名的。

    一旦同乡落难,只要找到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帮衬一点。

    尤其这“**会馆”,非常团结,过去几次徽商和洋人斗法,都是全力以赴。只是最近几年,才渐渐开始没落起来。

    44师?

    那是中央军的主力,淞沪会战早期投入战场的部队,奋勇杀敌,建功至伟,师长陈永还被记大功一次。

    不过伤亡也很惨重。

    像这女人的丈夫,少尉排长,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恐怕凶多吉少了。

    ……

    “大人,您做出决定了吗?”

    喜久子实在没有办法继续等待下去了:“我愿意把我所有的陪嫁都拿出来,只要能够救本多军,无论您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

    高松宫宣仁亲王很疼爱自己的妻子,而且也深知妻子的脾气,一旦决定了一件事,任何人都劝不了她。

    如果这次德川本多真的出事,只怕自己的妻子会绝食自尽的。

    她完全做得出这样的事。

    顾不得了。

    先把人救出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可是这么多的药品,要凑齐绝对不是一两天内就可以做到的。

    高松宫宣仁亲王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喜久子,请放心,我一定会把本多君给救出来的。我会给上海去电报,答应支那人的要求,并且尽量拖延时间,好给我筹集物资并且运送到上海的时间。”

    “谢谢您,大人。”

    喜久子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我知道这个决定对您来说很不容易,您就是我的恩人。但我担心本多君的身体……”

    “放心吧,我会让上海方面先给中国人一批药品,专门用在本多君身上的。”

    ……

    馄饨的味道一般,偏咸了。

    孟绍原也是肚子实在饿了,不管味道如何,吃了个干干净净,放下碗:“你才来上海做生意,恐怕不熟悉,上海人的口味偏清淡,你的馅略咸了一些。”

    “谢谢先生指点,谢谢先生指点。”

    女人连声道谢。

    皮鞋也擦完了,孟绍原刚想付钱,就看到四个一看就是帮派分子晃悠着走了过来,一过来,先踢飞一张凳子:“他妈的,不让你在愚园路开,你跑到这里来了?告诉你,不给钱,大上海你哪里都做不成生意!”

    又是收保护费的流氓!

    那女人连声哀求:“爷,我这里刚刚开张……”

    “收钱。”孟绍原起身,掏出了一张大票子,放到了桌子上。

    那几个流氓看到钱眼睛都绿了,正想过来抢了,孟绍原忽然笑了笑,凑过去低声说了几句话。

    那流氓一听面色大变,赶紧连连低头:“对不住,对不住。”

    孟绍原笑了笑:“以后,这个摊子,谁也不能动。还有,她们母子一来,行李就被偷了,帮我查查,是谁做的,他妈的,敢偷抗战英雄的家属,给我砍了他的一只手。”

    “好的,先生,一定做到。”那个流氓头子毕恭毕敬。

    那女人,和她的孩子看呆了。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啊……

    ……

    夜幕降临。

    夜色里的大上海公共租界,依旧灯红酒绿,醉生梦死。

    餐厅的门推开了。

    川本小次郎走了进来。

    一个人来的。

    “孟先生,久等了。”一进来,川本小次郎就鞠了一躬。

    “没事,能够赚钱的事,让我等再久都行。”

    孟绍原笑了笑。

    “本多君现在情况如何?”

    “不容乐观,我们的医生将会确保他能够活下去。”

    “这里是一些药品,请您带回去,但我必须要告诉您,这是专门给德川本多用的。”

    “你放心,这点我还是可以保证的。”

    孟绍原一样不愿意德川本多死了。

    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川本小次郎迟疑了一下:“关于您的要那些赎金,是不是可以再商量一下?”

    “不行!”孟绍原一口拒绝。

    先断然拒绝,表示自己决心,然后再勉强让步一些嘛。

    这是做生意的诀窍啊。

    川本小次郎叹息一声:“好吧,但那么多的药品,我们筹集需要时间,所以在这段日子里我方希望德川本多能够得到你们妥善的照顾……”

    孟绍原忽然想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是不是很傻x要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