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四章 特殊审问

作品:《迷踪谍影

    对于人类的表情,孟绍原一向认为是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最顶尖级专家。

    没有人可以对自己说谎!

    谁都不会例外。

    赶到174师的时候,师长王赞斌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是戴处长派你来的?”

    一看到孟绍原,王赞斌连句客套话都没有。

    “是啊,我……”

    “我知道,我知道。”王赞斌绝对是个急性子,也不等孟绍原说完,一把就拉住了他:“那家伙绝对是个大家伙,赶紧的,看看有什么线索,别让他死了,那个……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孟绍原哭笑不得:“孟绍原。”

    “好好,孟绍原。哎,我说你有把握没有?”

    “十分把握没有,七八分还是有的。”

    “成!”

    王赞斌一竖大拇指。

    临时搭建的救伤室里,一个伤员躺在那里。

    这就是那个日军中佐吧?

    “就是他!”王赞斌一指伤员。

    这个……

    孟绍原一瞬间就懵了。

    微表情……对吧……那个……是吧……

    所谓的微表情,就是从一个人的脸上、动作,准确的分析出他说的话是真还是假,判断出他的内心活动,泄露心理秘密。

    孟绍原是专家,当然……他需要看到那个人的脸……哪怕是那个人的身体部位。

    如果,面前有那么一个人,从头到脚,被包扎的和个粽子似的,怎么看?

    躺在病床上和个死人似的一动不动,怎么看?

    面前的这个人就是。

    而且,他竟然还被绑在了床上动弹不得。

    孟绍原瞠目结舌。

    “那个谁……就是他。”

    王赞斌兴致勃勃:“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不管了,审吧,越早问出来越好。”

    你妹啊!

    这他妈的怎么审啊?

    “十分把握没有,七八分还是有的。”

    这是孟大少爷刚刚吹过的牛。

    自己吹过的牛,含着泪也要吹完。

    “王师长。”孟绍原咽了一口口水:“他连话都不会说吧?”

    “应该可以,有意识。”王赞斌很快回答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出‘呜呜’的声音,身子拼命挣扎,伤口迸裂,看样子是在那里一心求死。我想要活的,就让人把他给绑上了。”

    孟绍原不想说话,只想一个人静静。

    好好的冷静一下。

    “审啊,可以开始审了。”

    王赞斌在边上不断的催促着。

    怎么审?

    你审个我看看?

    孟绍原硬着头皮:“王师长,这个人……情况比较特殊……我需要安静的环境,我不需要,一个人都不要来打扰我……你帮我准备点吃的喝的,还有几包烟。”

    “成。”

    虽然对于不能马上审问,立刻得到想要的结果有些不满,可王赞斌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孟绍原搬了张凳子在日军中佐身边坐下。

    日本人露在纱布外面的眼睛紧闭,也不知道是在继续昏迷,还是不想睁眼。

    谁包扎的啊?

    有必要包成这样的吗?

    “你说,打仗有什么好的。”

    面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高难度挑战,孟绍原还是决定尝试一下:“死了那么多的人,中国人、日本人,男人、女人……”

    听起来毫无意义的问话,其实是在那里进行试探性的进攻……

    日本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也难怪,他的身体被包扎的那么严实,又被捆绑在床上,眼睛还闭着,能够看出分析出什么来啊?

    孟绍原之前说的是中国话,在对方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忽然换成了日语:“真是怀念日本啊……”

    动了!

    中佐的眼皮动了一下。

    他能听到,而且还是清醒的。

    “京都的怀石料理……大阪的串虾……”孟绍原一个个说了下去。

    还是没有反应。

    “东京的龙虾卷……”

    动了!

    中佐的眼皮子又动了一下,就和刚才听到日语时候的反应一下。

    他很有可能是东京人!

    “烤的酥脆饼里包上大阪串虾……”

    孟绍原特意说错了。

    紧闭的眼睛下部肌肉,动了动。

    “啊,不对,我记错了。”孟绍原立刻改口:“龙虾卷里,包的应该是龙虾肉和蟹肉……”

    嗯,眉毛略动了一下。

    好了,现在有一个对照物了。

    当自己说错,没有猜对的时候,他的眼角下的肌肉会出现蔑视……而当自己说对了,眉毛动下表示赞成……

    脸会说话。

    眼睛也会给你答案。

    无论你如何想要掩饰自己,但内心的活动,总会反应在某个部位。

    嘴、鼻子、眼……任何部位都有可能。

    在有参照物的情况下,下面就会变得稍稍简单一些。

    孟绍原的脑海里竭力想着和东京有关的一切事情。

    “东京湾会让我保持心灵上的宁静……日本桥应该是最具备日本传统文化的地方……”

    孟绍原把脑海里想到的地方一个接着一个说了出来。

    中佐没有任何表示。

    他是东京人,但对这些地方不感兴趣?

    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孟绍原没有气馁,而是不断的说出和东京相关的一个接着一个地方:“……对了,还有浅草,据说秉承了江户时期最后的武士精神……”

    动了!

    中佐眼部下方的肌肉动了!

    那是藐视的表情!

    浅草,说的好听一些,是秉承了江户时期最后的武士精神,其实,那是龙蛇混杂,住的多是日本市井小民、,落魄武士。

    中佐根本就看不起这个地方!

    好了,所有贫穷落后的地方可以都不用说了。

    秋叶原、涩谷、新宿……

    孟绍原继续一个个猜着。

    当说到“千代田”的时候,中佐脸上再次出现了变化。

    他的眉毛跳动了一下。

    千代田!

    这个地方为什么让他那么赞赏?

    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对于日本人来说神圣无比的地方:

    皇宫!

    和皇宫有关?

    孟绍原可从来没有去过日本皇宫,他的老师山下由梨爱也没有去过。

    对于日本皇宫,孟绍原一无所知。

    但这难不倒孟少爷。

    一个字:

    编!

    孟绍原开始想象中国的紫禁城,以及自己过去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皇宫,胡编乱造。

    中佐的反应逐渐变得频繁起来。

    一律都是蔑视。

    如果他现在能够开口说话,愿意开口说话,一定会告诉孟绍原:

    “你在那里胡说什么啊?”

    “你去过皇宫,你还很熟悉皇宫!”孟绍原换成了汉语,在那喃喃自语:“你和皇宫有什么关系?你……”

    中佐的眼皮不为人知的悄悄眨了一下。

    他妈的,这家伙竟然听得懂中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