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 肮脏项目(中秋快乐!)

作品:《迷踪谍影

    (祝所有的兄弟姐妹们,各位读者大大们中秋快乐,阖家团圆!)

    枪口下的孟绍原,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惊慌都没有:

    “贝克特先生,在上海,敢用枪口对着我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我的老板,还有一种,是日本人。你?还不配!”

    你,还不配!

    霍伊斯被激怒了:“我在这里杀了你,没人知道,没人!”

    “你好歹也是医院骑士团的,为什么不动动脑子呢?”孟绍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敢一个人到这里来,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脑子坏了?”

    霍伊斯顿时迟疑了。

    是啊,孟绍原为什么敢一个人到这里来?

    “你只要敢开枪,警务处长辛克莱尔乔索尔特拉斯先生会亲手抓捕你,我可以给你设计一下后续情节。”

    孟绍原居然又喝了一口酒:“你是外国人,索尔特拉斯先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会收到一大笔的钱,然后暂时羁押你,请你协助调查。你被羁押的地方,会进来两到三个中国人,啊,不必担心,只是羁押室满了,暂时和你关在一起。

    到了夜里,那几个中国人会忽然起来,先打碎你的膝盖和双手,让你无法反抗,你会问了,看守呢?看守难道听不到动静的吗?他们当然听不到,因为他们正在那里数着刚刚到手的很多很多的钱,你当然知道了,那钱是我的人给他们的,对吗?

    你会被折磨整整一晚上,第二天,看守只会发现你的尸体,你是自杀的,相信我,和你关在一起的犯人,会证明你是自杀的。看守们会证明你是自杀的,索尔特拉斯先生也会相信你是自杀的,你的尸体,会被迅速火化。”

    孟绍原说到这里,还没有忘记补充一句:“我想起来了,那几个中国嫌疑人里,有一个人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你虽然老了一点,但身材还保养的不错。”

    霍伊斯想吐,真的想吐。他握枪的手也开始哆嗦起来。

    “你不是一个玩枪的人,贝克特先生。”孟绍原平静地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子弹是否能够打中我,但我可以确信的是,只要枪声一响,你,和这座工厂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要想安全的离开了。放下枪吧,贝克特先生。”

    霍伊斯犹豫着,犹豫着,终于把枪收了起来。

    孟绍原笑了,霍伊斯这样的人,会借助别人的手杀人,但很少有勇气自己亲手杀人。

    他连拿箱子这样的事情都不愿意自己亲自出马,宁可委派给了一个中国人,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名誉遭受到任何的损失。

    毕竟,他可是要去竞选那个什么“荣誉大骑士”的。

    医院骑士团可不会允许一个有丑闻的人待在自己神圣的组织里。

    “你可真是医院骑士团的败类。”孟绍原说完了这句话,又接了一句:“不过,偏偏我喜欢和你这样的败类合作。”

    什么意思?合作?

    “我说了,我们是上海公共互助会的,我们是盟友,盟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助,而不是互相伤害,尽管你刚才的做法让我很伤心。”

    在孟绍原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伤心,反而只有一种奸诈阴险:“在上海,你想犯罪,而且做得天衣无缝,你就离不开我的帮助。你是在做假钞吗,贝克特先生?”

    霍伊斯没有立刻回答。

    孟绍原决定加一把火:“我是特工,不是警察,不是公共租界的巡捕,难道你担心我会抓你还是举报你?不,我是来和你一起合作的。”

    “是的,我是在做假钞。”霍伊斯终于承认了。

    “日元?法币?”

    “日元!法币我不会去做,因为我预见到了它的贬值!”

    “聪明!”孟绍原竖起了大拇指。

    伪造日元,这真的是一个特别聪明的想法。

    日本人也大量的伪造法币,企图用这种方式来打击国民政府的经济。但起初他们造出来的假钞,工艺不过关,就连普通商家也都拒收。

    后来经过不断改进,尤其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香港查获了一批法币半成品,同时还缴获了中央银行的印钞机。

    至此,日本获得了印刷法币的全部核心技术。

    问题是,日本人根本没有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通货膨胀!

    钱不值钱了。

    你在印刷假钞,国民政府的印钞机,却马力全开,疯狂印刷真币!

    1937年抗战前夕,法币发行总额不过14亿余元,而其后几年,法币发行总量已达5千亿元。

    滥印钞票的结果就是,8年之间国统区的物价上涨100多倍。1937年的时候,100元法币还可买一头牛,几年后,100法币连一盒火柴也买不了。

    日本人一共印刷了40亿的伪钞法币,但这些钱,却好像一颗小石头扔进了大海里,一点水花也都没有。

    日本伪钞战负责人山本宪藏根本无法相信这一事实,日本为了这40亿的假法币,亏得连裤子都要当了,想要收回印刷成本?梦里才会出现了。

    据说……据说而已,山本宪藏根曾经为假法币惨败说了这么一句话:

    “中国实在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国家!”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在日本印刷假法币的时候,中国国民政府也在全力印刷假军票、日元伪钞,并成功地从日伪统治区套购到了大量黄金、棉纱、布匹等紧俏物资,进一步加剧了日伪统治区的通货膨胀。

    孟绍原是知道历史的进程,谁印假法币谁有病。但霍伊斯却是预判到了法币的急剧贬值。

    所以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这家伙还是很有本事的。

    “这是我们的新版日元。”这次,霍伊斯从抽屉里拿出来的不是武器,而是几张日元伪钞。

    孟绍原起身接过来,只看了几眼便摇头道:“太假了,根本蒙混不过去。”

    “没错。”霍伊斯坦然承认这一点:“尤其是在用纸和油墨技术上,存在很大问题。所以这次我才从美国运送来了一批物资……”

    “纸张和油墨染料?”

    “没错,那个箱子在你的手里?”

    “是的。”孟绍原点了点头:“一开始,我也不明白,这些东西到底是派什么用场的,当我想到你购买下了一个破产的纱布厂,忽然恍然大悟。纱布厂里的机器,是你最好的伪装,你运送进来的印钞机,完全可以找到借口,那是新式纱布机。”

    孟绍原没有完全说实话。

    霍伊斯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要去购买一家破产的纱布厂,的确是个破绽,但更加重要的,是那批纸张。

    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千里迢迢的从美国运送一批纸张到中国?

    当他看到了这批纸张,脑子里就冒出了自己曾经看过的电影电视。

    纸张可以用来做什么?

    书籍、报纸。

    可是这批纸张的质地,用来印刷报纸太浪费了。

    除非是……需要特殊材质纸张的钞票!

    做假钞,利润丰厚,上百年来,无数人为此铤而走险。

    第二次世界大战里,日本人做假法币,中国人做假日元,德国人做假英镑,英国人做假马克。

    大家都成为伪钞贩子!

    只要不是大批量的生产,一两个人就可以做出一批伪钞。

    更何况,秦福宇不是说了,霍伊斯专门找来了几个“专业技师”。

    这些技师,不是来生产纱布的。

    他们是来做伪钞的。

    “那个箱子我可以还给你。”孟绍原确认了这点之后说道:“你还需要什么特殊材料,我都可以给你找到,但前提是,我要成为你的合伙人!”

    “合伙人?”霍伊斯有些迟疑。

    “贝克特先生,不要忘记你的身份,这种肮脏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对你的名誉会造成极大的打击。”孟绍原一点嘲讽的意思也都没有:“我可以向你提供保护,保证没有人再能够打扰到你。你只要负责技术,负责制造出尽可能完美的假钞。

    你需要的材料,我可以帮你去找。我是特工,我有这方面的特殊渠道。你印刷出来的假钞,需要有人花掉,我也一样可以帮忙。还有,用假钞购买回来的大量物资,你肯定需要消化,光靠安格斯吗?不,我是安格斯的股东,而且,我也有自己的走私渠道。

    你想一下,用假钞购买回来的紧俏物资,再把这些物资,通过走私的方式脱手,又可以多获得数倍的利润。你也想到了这点,所以你准备和安格斯洋行,和乔伊合作。现在加上了我,我可以给你上双保险,亲爱的贝克特先生。”

    霍伊斯再也没有任何迟疑,他站起身,走到了孟绍原的面前,伸出了手:“欢迎加入这个项目。”

    “一个肮脏的项目,却也是赚钱的项目。”孟绍原也站了起来,和他握了手:“我相信,在美国,你同样有这么一条伪钞生产线,但在美国风险太大,所以你看中了战争中的中国。这里安全多了。贝克特先生,除了假日元,我们还可以把重点放在假的军票上,在东北,日本人的军票已经流通了很多年了,这种东西更加容易伪造。”

    “当然,我亲爱的合作伙伴,我们之间的合作会非常愉快的。”

    前提是,必须造出尽可能完美的,能够骗过大部分人的日元伪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