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一章 新的力量

作品:《迷踪谍影

    孟绍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问了好几遍吴静怡,自己看起来怎么样。

    孟主任害怕了,绝对的害怕了,吴静怡可以确认。

    很多调皮的学生,毕业后在社会上为所欲为,但看到自己当年的老师,就算嘴里不愿意承认,心里总还是带着几分尊敬,甚至是畏惧的。

    中国的老话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位孟大主任,不管不顾,先把老师绑架来了再说,至于将来怎么样?只怕孟主任心里还没有想好吧?

    孟绍原调整了一下呼吸,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了何儒意熟悉的声音。

    孟绍原小心的推开门走进,又小心的关上门,恭恭敬敬的:“老师,绍原来了。”

    “哦,是孟主任啊。”正在那里看着一本书的何儒意,放下了手里的书,一笑,站起身来,居然对着孟绍原微微鞠了一躬:

    “孟主任,您好,谢谢您还特意接我们。”

    孟绍原被吓到了,真的被吓到了,也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派人半道劫了你们的。”

    “孟主任客气了。”何儒意淡淡地说道:“你现在是在大上海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是戴处长麾下第一爱将,我呢,只是一个教书的,你孟主任怎么做都对。孟主任何错之有?”

    “老师,要不您打我一顿吧?”孟绍原脑袋都疼了:“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都是我下面的那些人唆使我的,对,就是他们,说您是我的老师,偶尔做错了一点事,老师也会原谅我的。”

    何儒意笑了,那是被气得笑了:“孟主任,你在上海,我在杭州,但你孟绍原的所作所为,你当我没有听过?你只手遮天,无法无天,你的那批手下,没有你的命令,谁敢劫持我?”

    孟绍原一声不吭。

    何儒意忽然脸色一正,声音随即也变得严厉起来:“孟绍原,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我虽然只是个教书的,但我要治你,谁也保不了你!”

    “是,是,老师。”孟绍原一迭声地说道。

    “混账。”何儒意又骂了一声:“要不是看你在上海工作出色,没有丢了我的脸,我一个电话,就能把戴雨农叫到这里来,当场免了你的官!”

    “老师,您坐,您坐。”

    孟绍原这是知道自己又过了一关了,陪着笑脸请老师坐下,给他换了茶:“老师,我劫人,那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开战至今,牺牲实在是太大了。我特别行动队神枪手谭新乙,在宝山殉国。就连我的拜把子兄弟项守农,也都殉国了。其余小队,也都是伤亡惨重。我得补充人手啊,我不抢人到哪去找人啊?”

    何儒意神色一下黯淡了:“国家危难,杀身成仁,慷慨赴死,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抗战爆发,你孟绍原从通县到上海,屡立战功,我也是都知道的,要不是因为这个,你以为现在还能站在我的面前说话?”

    “是,是。”

    “把我的公文包拿来。”

    孟绍原赶紧拿过了老师的公文包。

    何儒意从里面拿出了一份卷宗:“这次,我带来的十二个学生,都是精挑细选的,当中有几个,都是好苗子。甘宁,二十二岁,沉着冷静……马岱,二十二岁,善于思考……许诸,二十四岁,胆大心细……还有这个……”

    “等等,等等,老师。”孟绍原眼睛瞪得老大:“甘宁?马岱?许诸?老师,您把全套三国演义带来了?曹操刘备孙权呢?”

    “这是他们的代号,也是会陪伴他们很久的名字。”何儒意面色却是异常严肃:“绍原,听我说,在你之后的一期学员中,有个叫罗渐新的,和你一样出色,我对他一样寄予了厚望。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了武汉,负责对日情报工作。

    他到任不到三个月,就成功破获了武汉一个敌特机构,在抓捕中,那个日特机关主要首脑西桥宜代被击毙,在我们内部被称为‘武汉大捷’。但是,这个西桥宜代,却是日本华北驻屯军步兵旅团第1联队副联队长森田彻的表弟。

    罗渐新是北平人。你也知道,我们培训班的学员,很多都是从警官学校的学员里挑选出来的,所以在他们入学的时候,第一手的家庭背景资料,都是交给警官学校的。即便他们后来加入到了培训班,警官学校也有他们的原始档案资料。正是因为如此,日特机关收买了我们警官学校一个负责管理文件档案的,掌握到了罗渐新的全部资料。

    北平沦陷,森田彻为了帮西桥宜代报仇,把罗渐新的家人全部逮捕,后来,罗渐新的家人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孟绍原听到这里心里一紧。

    死了,全部被日本人杀害了。

    “这是一个惨重的教训。”何儒意语气凝重:“我们吸收了新的特工,往往会把他们的资料收缴上来,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可是,他们的资料背景总还是有迹可循的。所以,从罗渐新的事件上,我们得到了一个教训,所有精英学员,一旦被吸纳,立刻给他们取一个新的名字,编造一个新的身份。

    毕竟,他们都是新人,不会像老特工那样,早早的就把自己的家人安顿好了。当时,我手里正好有一本三国演义,所以就按照上面的名字给他们定了新的身份。”

    孟绍原这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次,这十二个人的素质都非常高。”提到自己的门生,何儒意的兴致立刻高了不少:“绍原,本来我刚才提到的甘宁这三个人,是我精心挑选出来,准备给你的,结果你倒好,把十二个人全部给我抢来了。”

    孟绍原笑嘻嘻的,认为自己这次的抢人计划简直英明到了极点。

    十二个精英学员啊,对自己的力量来说是个多大的补充啊?

    “我说孟绍原,这十二个人你是一个不准备给别人了?”

    “开玩笑?”孟绍原赶紧说道:“这都是我的宝贝,我的损失那么大,到处需要补人,想要我的人?想都别想。”

    自己得意门生的无赖,何儒意也是有所耳闻的,忍不住摇了摇头:“你呀,早晚变成军统公敌……”

    “老师。”孟绍原却忽然变得平静下来:“学生想当的不是军统公敌,而是日本公敌。”

    “好,有志气,不愧是我的好学生。”何儒意精神振作:“你心里要真这么想,就算我把我的人都给你了又怎么样?谁要是对你有怨言,就说是我何儒意,亲手把人送到你手上的!”

    在那略一停顿:“绍原,不过,这十二个人虽然潜质很好,但毕竟没有经验,需要你来培养他们。还有,不要把他们当成普通特工使用,一来,直接每人发把武器让他们上战场,他们在和日本人拼刺刀时候牺牲,不值得,要把他们发挥出十个、百个人的力量来!”

    “我明白,老师。”

    有人敲门。

    “进来。”

    吴静怡和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进来。

    山下由梨爱!

    自己的那个日语老师。

    一段时间未见,山下老师似乎又“成熟”了不少……

    “山下老师。”孟绍原赶紧恭敬的打了一个招呼。

    “绍原君,好久未见,您辛苦了。”山下由梨爱的声音永远都是那样的甜美温婉。

    哼哼。

    当初你家孟少爷上日语课的时候,你可是打了孟少爷不少手掌心的。

    早晚打你……

    早晚打回来。

    “山下老师是来协助上海工作的。”何儒意介绍道:“现在日语翻译急缺啊。”

    “对,对。”孟绍原小米啄米似的频频点头:“日语老师急缺,我这里也缺啊。我准备让那些下来修整的特工,趁着这段时间,学习一下日语,将来肯定派的上用场,山下老师来的太是时候了。”

    “孟绍原!”何儒意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你怎么什么人都要抢啊?这是周伟龙亲自给我打电话的。”

    “懂日语的多的是,山下老师肯定是留在我这里了。”孟绍原是打定主意耍无赖了。

    吴静怡机警,立刻打起了圆场:“孟主任,白名山的活动踪迹已经摸清楚了。”

    “谁是白名山?”何儒意顺口问了一声。

    “一个铁杆汉奸,我们的锄奸名单排在第四个。”孟绍原回答了一下,紧接着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白名山身边一直带着保镖,这里又是公共租界,兄弟们刚从前线撤下来,租界里的又才顶上去,算了,还是我去吧。”

    “绍原,你要主持大局。”这时候何儒意却缓缓地说道:“把白名山的资料给我,我帮你完成这次任务去吧。”

    “老师,你?”孟绍原一怔。

    何儒意淡淡一笑:“看不起你老师我?你别忘了我也是特工出身,杀个汉奸,我还是有把握的。好了,我是你的老师,别争了。”

    “那成,老师,你需要多少人,需要什么武器?”

    何儒意的回答却出人意料:“要人做什么,又不是去打架。武器?武器也不用了,我想,如果带着武器肯定无法靠近白名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