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八章 全民抗战

作品:《迷踪谍影

    得到珍贵情报的楠木实隆,虽然还会再次和“李文意”联系,但最近一段时候他肯定会急着向日方邀功请赏去了。

    孟绍原把诈骗到的一半款子,按照约定给了戴笠。而这也为戴笠解了燃眉之急。

    毕竟,像孟绍原这样不但不要上级调拨经费,自己反而还能创造出大量财富来的特工,在他手底下绝对是最稀缺的存在。

    到处都需要钱。

    淞沪会战开始,戴笠把主要精力、人员、物资放在了上海,可是其它地方的组织一样要运转下去。

    还有沦陷区,对经费的渴求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光依靠政府拨款,显得太被动了,毕竟,政府同样把大量的物资用到了上海,打仗,尤其是打这样的打仗,花费无疑是天文数字。

    中国、日本都是如此。

    一个宝山之战,日方光是子弹就消耗了惊人的十万美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孟绍原对于戴笠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恒隆公司”一直都在高速运转,哪怕战争也绝不会让这台机器停止转动。相反,战争越是进行的激烈,公司活动的就越是频繁。

    重庆的陆义轩、南京的任英豪、上海的许成波,三个人连成了一条线。

    一个未来庞大的走私帝国的雏形,已经若隐若现。

    而就在前两天,孟绍原投资的安格斯国际洋行,还召开了一次董事会,商讨在中日战争看起来短期内不会结束的情况下,安格斯洋行未来应该如何进一步发展的问题。

    战争,对于走私者来说,尤其是国际大走私贩,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这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财富,将会落到他们的腰包里。

    在孟绍原的鼎力支持下,安格斯洋行的走私路线,已经并不仅仅局限于上海,他们董事长兼总经理乔伊弗里蒙特特别向洋行董事长最年轻的董事孟绍原表达了全洋行的感谢。

    并且他们表示,因为孟绍原对于洋行做出的卓越贡献,以及他的特殊身份,所以安格斯洋行其余董事一致投票决定,向中国政府进行五万美元的捐款。

    同时,弗里蒙特和其他几位董事,将私人捐赠一批药品。

    为了避免激怒日本,这批药品是以匿名方式捐赠,监管人将会是孟绍原。

    孟绍原代表自己和政府向他们表达了感谢。

    商场上的朋友,是靠利益捆绑在一起的。

    在给他们带来利益的同时,也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

    当然,还有他们对于这个国家的“友谊”。

    弗里蒙特甚至建议,孟绍原离开租界的时候,汽车上可以悬挂美国国旗,这能够将他可能遇到的危险最低化。

    他可不想自己的合作伙伴遭遇到什么危险。

    可惜,这被孟绍原婉拒了。

    9月11日,中国方面第15集团军右翼阵地被突破,部队减员严重,遂渐次退至罗店以南施相公庙、浏河之线预筑阵地。

    第9集团军亦转移到北站、江湾、庙行、藻浜右岸之线预筑阵地,与日军形成对峙。

    在这一对峙期间,大批中国市民、学生,开始纷纷自发组织慰问团,对前线奋勇抗战之将士进行慰问。

    尽管这是孟绍原不太赞成的。

    他们的心无疑是爱国的,他们的血无疑是沸腾的,可是,这样太危险了,同样也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生命威胁。

    只是民众的热情一旦被激发起来,那是任凭谁都无法阻止住的。

    租界里的一些慈善团体,尤其是教堂组织的慈善团队,也都纷纷离开公共租界,去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利用他们的知识救助伤兵等等。

    其中最有名气的,是由上海规模最大的教堂国际礼拜堂组织的慈善团,他们中既有中国人,也有不少的外国人。

    而趁着这个时候,孟绍原也下达命令,让那些在前线一直浴血奋战的队伍,分批撤下来进行补充修整。

    伤亡很大,具体数字还在统计中。

    让孟绍原略感欣喜的是,结拜的几个兄弟,除了折了一个项守农,田七、袁忠和、祝燕妮、岳镇川、魏云哲他们都活着。

    郭瑞、赵昌乐几个年轻人也都安好。

    田七好像胖了,而且也白了。

    相比于其他人的又黑又瘦,这可算是个异类的。

    能够和他一样的,在孟绍原的记忆里,大概只有一直在租界活动的季双吧?

    “老七,你不是打日本人,是跑去享福了?”

    袁忠和很是疑惑的问道。

    “他不和日本人打,专门打汉奸。”祝燕妮在一边替着田七回答了:“他不但专灭人家满门,而且还把用的吃的席卷一空,天天吃好的,住好的,能不胖吗?”

    袁忠和连连叹气,这人和人的命就是不一样啊:“老七啊,你养的是膘肥肉壮,可你老灭人家全家做什么?也不怕折了阴德。”

    “我怕什么?”田七冷笑一声:“要杀,就要斩草除根,要么不做,要做就是灭门。既然他们相当汉奸,这就是他们的代价。”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这个田老七,这世上只怕还没有他害怕的事情。

    “喂,你们,过来吧。”孟绍原这时把他们叫了过去。

    一个灵位,被临时摆放起来。

    那是项守农的。

    孟绍原和几个兄弟并排站在那里,他喃喃地说道:

    “老项,一路走好,那些日本人,我们帮你杀;你的仇,我们帮你报;你的家人,我们帮你养。兄弟,咱们下辈子再见!”

    说完,几个人对着项守农的灵位深深的鞠了三躬。

    岳镇川还在前线和日本人纠缠,暂时没能扯下来,剩下的项守农的兄弟姐妹全都到了。

    “孟主任,怎么在这里进行修整?”祭拜完,袁忠和有些疑惑:“为什么不去公共租界里?”

    “去不了。”孟绍原也显得有些无奈:“工部局特别约见了国民政府代表,再三言明,任何携带武器的军人,不得进入公共租界。”

    “这他妈的什么世道。”魏云哲忍不住骂了一声:“咱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打仗,结果自己的地方都不能进了。”

    不远处的天空,又在进行着激烈的空战。

    那些慰问团队,纷纷出现,但谁也没有在这支队伍面前停留。

    特工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在慰问团看来,只有穿着军装的,才是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这些人?

    是谁啊?

    尽管这些特工们一个个精疲力竭,许多人身上还带着伤,可是没几个人知道他们在战场上做过一些什么。

    “魏队长,魏队长,陆清鸿回来了。”

    “什么?他没死?”魏云哲一听大喜,赶紧说道:“快,快,把这小子叫过来,他妈的,这小子这几天跑哪去了?”

    他本来想一看到陆清鸿就狠狠的骂上几句。

    可是当他真的看到的时候,却一句话都骂不出来了。

    眼前的陆清鸿,面容憔悴,衣衫破碎,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污秽和血迹,一只鞋也没了,脚背上满是伤口。

    唯一没有变样的,是他手里的那枝枪!

    “报告中队长。”陆清鸿努力挺直胸脯,努力用他能够说出的最大声音说道:“特别行动队第三小队小队长陆清鸿完成任务归队!”

    “你这几天去哪了?”终于,魏云哲问了一句:“我和你们在宝山被打散了,还以为你们殉国了。”

    “报告中队长,我和谭新乙,一直都在宝山和日本人干!”

    “好,这像是我的兵!谭新乙呢?”

    “报告中队长,谭新乙殉国了!”

    魏云哲神色一下黯淡下来。

    尽管,他只看到陆清鸿一个人回来,心里已经猜到了。

    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猜的是错的,还是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贝勒爷殉国了啊!”刚才,还一直勉强控制着自己的陆清鸿,终于崩溃了,他的腰杆还是挺得笔直,可是眼泪却夺眶而出:

    “他负伤了,他让我走,他说,咱们小队得留下种子,得让大家伙都知道,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在宝山,没有辜负中**人名声!”

    “好,好。”

    魏云哲的声音也哽咽了,好半天他才能说出一句话:“陆清鸿,归队!”

    “第三小队,归队!”陆清鸿大声说道。

    第三小队还有多少人?就剩下他一个了吗?

    哪怕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第三小队,也一定能够重建的!

    孟绍原扭过头去没有再看。

    他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

    他生怕自己的眼泪也会流出来。

    他担心自己也会情绪失控。

    无数的人牺牲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人牺牲。

    血,在上海这片土地上不会停止流动。

    那里,一个临时的救伤中心已经搭建完成,全都是由志愿者组成的。

    有三个外国人,两女一男。

    女的都有五十岁的样子了,动作熟练、沉稳。

    一个女的和那个男的,在救伤中心里负责治疗伤员。另一个女的则在外面指挥,把伤员分别安排到不同的帐篷里。

    那女的胸前带着一个有些特殊的胸章。

    当中,是一个白色的十字,两边,则是古怪的八个尖角。

    这个是?

    对,就是那个标记!

    是他们?

    他们居然也在上海?

    孟绍原的精神一下振作起来。

    没错,一定是他们。

    这个标记是全世界范围内都独一无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