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信和支票

作品:《迷踪谍影

    天上掉下来了一块大馅饼,结结实实的砸到了孟绍原的脑袋上。

    人的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所谓的“樱花会”,是日本民间财阀组织的特务组织,起专业性上,和正规的特务组织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他们不会对一个人的身份背影,去做进一步深入的了解。

    迫切为日本立功,如何提升情报站的地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

    在他们最急需帮助的时候,“流川枫”就这么出现了。

    两百多人的义勇队。

    这对于初期的淞沪之战日军方面,将是一个极大的补充。

    孟绍原既然知道了,那就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事情的发生。

    他信誓旦旦的保证完成任务,脑子里转的,就是怎么一口吃掉这伙日本侨民。

    “那么,我就告辞了。”

    “流川君,请允许我能够送您。”

    真柰子虽然已经不再哭泣,可是眼眶依旧是红红的。

    送我?

    孟绍原的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一首小曲:

    “小妹妹送我的郎呀,送到了大门东啊……”

    可惜,真柰子送的不是“郎”,是“狼”……

    ……

    路上,真柰子一直都在沉默着。

    孟绍原也没有说话。

    真柰子一定是个可以利用的对象,而且,浦川达彦是一定要把她变成一个特务的。

    或许,真柰子现在已经是特务了?

    对于一个新入行的特务来说,茫然无知。

    尤其是在“樱花会”这样的组织里,其实是学不到多少正经特务知识的。

    但是,孟绍原却能够从真柰子身上得到许多的情报。

    “流川君,谢谢您能够把祖父的消息带给我。”终于,真柰子开始开口了:“我的父亲母亲,还暂时不知道,我想,当他们知道后,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你的祖父,非常勇敢。”孟绍原语气沉重:“他是我们所有人值得学习的榜样。真柰子,请放心吧,我会帮你祖父报仇的。”

    “谢谢。”

    真柰子停住脚步,又是一个鞠躬,接着拿出了一样东西:“原本,这是准备给祖父的,可他现在已经不在了。流川君,请您收下它,希望它能够保佑您平平安安的。”

    这是一个类似中国香囊的东西。

    在日本,它的名字叫“御守”,也就是护身符、平安符。

    长辈送给晚辈,平辈送给平辈,在日本人看来都是非常正常的,并不像在中国,如果一个女子送给男子一个香囊,则有特殊的含义。

    这一点孟绍原也是非常清楚的,虽然真柰子穿着水手服的照片很……但是现在她正沉浸在悲伤中,绝对不会胡思乱想的。

    她只是思念祖父,并且感激“流川枫”,所以用这个御守来表达谢意而已。

    可是,孟少爷是什么样的人?有机会抓住机会,没有机会一定要创造出机会来。他接过了御守:

    “非常感谢。当我在战场上的时候,只要摸到这个御守,我就会想到真柰子,我就会觉得真柰子就陪伴在我的身上,我就会摸着御守好像真柰子正在握着我的手给予我力量。”

    真柰子的脸上一红。

    虽然这位“流川枫”很勇敢,然而……似乎有那么一点油嘴滑舌……

    啊,自己在那瞎想什么呢,他是日本真正的英雄,他在为了日本奋战,他说刚才的那些话,是因为自己祖父的缘故。

    就好像是一个哥哥对打妹妹的态度。

    可怜的真柰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对“哥哥妹妹”这样字眼的理解,只有“**”可以解释。

    “那么,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保重,流川君!”

    ……

    战争,对公共租界还是造成的很大的影响。

    每天,都有不少的外国人,站在楼顶,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战争。

    天空中,呼啸而过的,是年轻的中国空军。

    随着淞沪会战的爆发,日本人的反击也开始了。

    海面上舰炮齐射,天空中,日军的飞机耀武扬威。

    中日空军的第一次空战发生在8月14日。

    当日,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命令驻台北的18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于空袭杭州笕桥机场,企图摧毁中国空军力量和机场设备。

    中国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4航空大队大队长高志航,下令战机起飞与日军作战。

    他首开第一炮,击落日领队机,短短的十几分钟,中国空军击落日军战机6架,击伤2架,而我军无一伤亡,取得了辉煌的战果,轰动全国。

    从此高志航这个名字就镌刻在中国抗战史和航空史上。

    孟绍原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的留守人员,正在热烈的讨论中国空军今天上午又击落日机四架的战果。

    “吴助理。”

    “孟主任。”

    “姚慕青带回来了没有?”

    “带回来了,而且是戴处长直接来提人的,已经被紧急带回了南京,按照时间估算,现在快到南京了吧。”

    孟绍原点了点头。

    他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关于姚慕青的赎金怎么样了。

    自己掏出去的钱,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花了吧?

    “哦,对了。”吴静怡忽然想起了什么,拿来了一只保温杯:“快中午的时候,一个姓邱的人拿来的,说是蔡夫人让人给你熬的汤。”

    蔡夫人?

    蔷薇夫人?

    孟绍原有些尴尬。

    吴静怡却好像什么也都没有看到:“邱管家还带来了一封信。”

    信?

    孟绍原接过,拆开,那里面除了有一封信,还有一张支票:

    “上海开战,将士奋勇,诸君努力。恨雪菲女儿之身,不能如壮士报效沙场。雪菲知先生英勇,每临敌阵,必奋不顾身。先生常说,抗战之路漫漫,非数年不能结束。先生亦当记此言,不可每每孤身涉嫌,血流五步。

    前日,得八年海参若干,命人烹之,今日由邱管家送来,不知先生可在,战场辛劳,先生可以聊以补之。随同有支票一张,亦是雪菲为抗战聊表之心。雪菲知官场糜烂,上贪下腐,故支票只交给先生才能放心。腥风血雨,望君保重!”

    孟绍原看了一眼支票,五万美金。

    这手笔,也算是大的了。

    “收好,放到咱们的特别基金里去。”

    孟绍原把支票交给了吴静怡,然后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里面的汤。

    又浓又鲜。

    嗯,还加了其它的食材,估计熬了不知道多久。

    “吴助理。”孟绍原一边喝着汤,一边问道:“咱们这里能够调集的人手还有多少?”

    “留守人员还有八人,如果有紧急行动,还可以立刻召集到两个在租界活动的小队。”

    “不够,不够。”

    孟绍原喃喃自语:“在庆裕路五福公司那里,有咱们的军队吗?”

    “有。”吴静怡不暇思索脱口而出:“87师的一个营,是做为预备队使用的,营长谢正坤,苏州人。”

    “这样。”孟绍原放下了手里的保温杯:“把两个小队立刻给我召集起来,再想办法联系上岳镇川的特别行动队,让他有多少人抽调多少人,务必在明日下午6点前到达庆裕路……大汀桥。总部的人留守两个,其余人全部携带武器跟我离开租界。”

    “好的。”

    吴静怡根本没有问孟绍原为什么要这么做。

    “立刻去准备。”孟绍原看了一下时间:“对了,武器准备的充足一些,一个小时后,在楼下集合。”

    ……

    短短的一个小时,办公室的所有人已经准备完毕。

    孟绍原来到楼下的时候,吓了一跳。

    面对大门的桌子上,架着一挺机枪,两枝冲锋枪和一大包的手雷放在桌子下。

    打开的抽屉里,还有几把手枪。

    “我们不在的时候,大门紧闭。”

    吴静怡正在吩咐两个留守人员:“如果有人企图强行破门,直接开枪,格杀勿论。巡捕要是来了,就说是土匪企图抢劫杀人。”

    好家伙,女人狠起来真可怕。

    “对了。”吴静怡忽然想起了什么:“帮我给我先生打个电话,就说我去南京谈生意,要等两天才能回去,家附近的流源居的上海菜做的地道,让他和孩子在那吃饭。他上班的时候,隔壁的徐家姆妈可以帮着带孩子。”

    “好的,吴助理。”

    一转身,看到孟绍原下来了,将一把勃朗宁手枪递给了他:“武器全部运送到外面的车子里了。”

    孟绍原笑了笑。

    当吴静怡的丈夫,上班,下班,带孩子的时候,怎么也都不会想到,自己平时那个贤惠顾家的妻子,正准备去杀人。

    而吴静怡念念不忘的,也是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战争啊,该死的战争啊。

    “你们都是留守人员。”孟绍原看了一下六个人:“都是做内勤的,可是现在有突发情况,人手不够,所以必须把你们抽调出来上战场。我没别的要求,只有一点,杀人的时候不要手软!”

    没人回答。

    从走进这里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

    六个人里,四个是上海本地人,两个是从南京调来的。

    而且,之前就已经经过了简单的训练。

    现在,到了他们上战场的时候了。

    和日本人面对面的去干一场吧!

    孟绍原收好了枪: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