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触犯家法

作品:《迷踪谍影

    孟绍原其实内心很想知道老虎的结局,但他却始终没有多问。

    不该自己问的事情,绝不开口。

    岛本鸣海、西村真夕和程德培已经开始配合行动了。

    宫城里深死后,和孟绍原预料的一样,秋原喜江果然从日本重新返回南京,继续接管潜野会社。

    程德培在第一时间和他取得联系,向他汇报了一些情报。

    都是孟绍原精心准备好的情报。

    国民政府要召开大会,力行社过年都没有过安顿等等。

    以及自己中队负责的区域。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能够得到的情报也就只有那么多了,再多,反而不正常了。

    然后,他又向秋原喜江诉苦,自己因为贪污了一笔经费,从中队长被降级成了小队长。

    秋原喜江一点都没有怀疑程德培已经暴露了。

    否则,他还能当队长?

    不光没有怀疑,相反,他还拿了一笔钱出来给程德培,让他活动活动,看看是否能够官复原职。

    而咋岛本鸣海那里,他发了电报给广州的大冈佐保,说自己已经在南京顺利潜伏,并且结识了一个国民政府的官员,从他的嘴里得知了一些国民政府五届三中全会的内容。

    大冈佐保深信不疑,大为赞赏,并且专门派了特务赶到南京,给他送了一大笔的经费,同时,叮嘱他,一旦需要协助,可以向上海方面求援。

    毕竟,日特机关在上海的势力很大。

    一切都在孟绍原的计划里。

    隔三差五的,岛本鸣海就会提供一些情报,而且经过核对之后,这些情报完全真实。

    很快,岛本鸣海就会成为日特机关手里的一张“王牌”。

    可是,日本人大约做梦也都想不到,这张王牌的价值。

    对于中国人的价值……

    ……

    过了正月半,任务变得更加繁重起来。

    有的时候,一连几天都没有办法回家。

    力行社也在那里急速扩张,孟绍原负责的各个行动组,大量招募特务,同时从警察学院里大批量的抽调学员补充进来。

    几个和特别行动组类似的武装小组也都纷纷成立。

    当然,从武装精良,以及人员素质上,和孟绍原直接控制的特别行动组是无法比拟的。

    过去,一个特务需要经过六个月的培训,现在时间一律缩短了一半,三个月的培训结束后,这些人全部编为实习特务。

    在力量迅速扩大的同时,也造成了一些不好的负面事件,毕竟,过多的人短期培训进入,是很容易让整体素质下降的。

    而比较严重的一个事故,还就是出在孟绍原的老底子二中队六小队。

    郭瑞是小队长,像他这样资历很浅的特务,能够当上小队长,也完全可以看出孟绍原对于他的器重。

    六小队里一下新来了十五名特务,其中男特务十二人,女特务三人。

    有个叫康宇诺的特务,很有才干,在这批新人中,也被标注了“重点培养”四个字。

    在几次测试中,康宇诺的成绩全部名列前茅。

    就连孟绍原也几次向郭瑞问起这个人的情况。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过完年后出事了。

    他被发现和与他一起进入六小队的女特务冯兰芝秘密同居。

    不光如此,冯兰芝甚至还有了身孕。

    这一来,出大事了。

    进入力行社之前,戴笠再三强调,男女特务之间绝对不能发生关系,否则严惩不贷。

    之前为此掉脑袋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孟绍原记得那天是戴笠第一次对自己发货,拍着桌子对自己破口大骂。

    骂了十几分钟,戴笠才面色铁青:“孟绍原,你给我滚回去,按照家法,你自己看着办吧。”

    孟绍原把郭瑞叫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脸色一样很难看,他克制着自己想要骂人的冲动:“郭瑞,你对此事件承担主要责任,撤销你的二中队六小队小队长职务,临时代理六小队小队长,戴罪立功吧。”

    “谢谢孟科长。”

    郭瑞也清楚,孟绍原已经尽量在那保着自己了,否则出了那么大的事,直接让自己滚蛋都有可能。

    “郭瑞,你准备如何处置康宇诺和冯兰芝?”

    “我的想法是,康宇诺是登记在案的正式特务,将他降为实习特务,至于冯兰芝的处理……”

    “够了。”

    孟绍原打断了他的话:“降为实习特务?每次有新人进来,总是会反复和他们说戴先生的规矩,同事之间,绝对不能发生关系。可偏偏还是有人这么做了。郭瑞,执行家法吧。”

    “什么?”郭瑞大吃一惊:“孟科长,康宇诺才只有二十二岁,再给他一点时间,一定能成为优秀特务的。”

    “他成不了优秀特务。”孟绍原冷冷说道:“一个连自己的下半身都无法控制的人,他没资格当特务。将来如果执行潜伏任务,他有很大的可能被美色所诱。戴先生最忌讳的就是这类事啊。如果再三强调的事,还是有人做了,那是不把家法放在眼里。”

    戴笠和自己说“按照家法,你自己看着办吧”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谁也保不住康宇诺了。

    这是要杀一儆百,给那些新人看看,违反家法的下场!

    能够违背力行社家法还不受到惩处的人,太少了。

    “我明白了。”郭瑞也知道此事已经无可挽回:“冯兰芝呢?她有了身孕了。”

    孟绍原迟疑了。

    本来按照戴笠的意思,康宇诺和冯兰芝,一律执行家法。

    只是,毕竟她肚子里有了孩子啊。

    “她来的时间不长,到现在还是预备特务,也没什么情报可以泄露的。”孟绍原沉吟了许久才说道:“让她离开力行社吧,派人监督她回老家去,不许再踏足南京了。”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可是要让自己对一个孕妇下手,实在是做不到啊。

    “孟科长,我代表冯兰芝谢谢你。”郭瑞太清楚了,这已经是孟科长能够做到的极限了。也许已经非常的过分了。

    甚至因为这个决定,孟科长还会受到戴处长的严厉训斥。

    而这个时候的孟绍原却在那里想,自己终究还是无法做到戴笠的那种狠心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