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正金银行

作品:《迷踪谍影

    正金银行。

    横滨正金银行成立之初,就具有了半商半官的性质。政府的支持对它的稳步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日本政府在其中占股三分之一,得以从中分红,而正金银行也得到了作为日本政府对外贸易法定中介,大宗货物中转中枢的地位,获得了特殊的保护。

    1891年5月,正金银行董事相马永胤亲赴上海考察后,认为有必要在上海开展汇兑业务。1893年5月15日,横滨正金银行在上海设立分行。

    正金银行在华的业务最初主要是经营战争赔款。《马关条约》亿两白银,《辛丑条约》中,日本分得了3479万两白银的赔款,这两笔巨款日本政府委托正金银行作为代收行来管理。

    而在东北地区,正金银行的权利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所以这个银行,对于日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一大早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了银行门口。

    司机下车,打开后座车门。

    一对穿着和服的男女走下了车。

    男的嘴唇上留着日本特有的仁丹胡,带着黑边圆眼镜。

    女的很漂亮,和大多数的日本女人一样,站在男人边上,头始终都是微微低着的。

    一走进银行,正金银行上海分行的的经理内田大翔一看这对男人身上和服的面料,立刻便知道对方一定是有钱人。

    和服的面料有很多种,比较低级的是“铭仙”,最高级的是“缩”。

    “缩”是使用天然苎麻纺成的麻织物。由于在纺织后对线进行了搓捻,所以表面呈细小的波状褶皱。

    日本小千谷地区以生产缩织物而闻名,为了让布料显得更晶莹透明,需要在二月将织好的布料铺在雪上漂白,俗称“雪晒”。

    能够穿上这种面料和服的,非富即贵。

    内田大翔立刻亲自迎了上去:“先生,欢迎光临正金银行,我是内田大翔,这里的经理。”

    对方很傲慢,正眼都不看内田大翔一眼,身边的司机递上了一张名片。

    内田大翔恭恭敬敬的接过了名片,发现上面非常简单,就写了一个名字:

    松平骏。

    内田大翔大惊失色。

    松平家的?

    那可是日本的贵族姓氏啊,日本皇族姓氏。

    这些大贵族的名片,为了彰显特殊性,往往非常简单。

    只要这么一个姓,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松平阁下,失礼了。阁下能够前来,我应该去门口迎接您的,请原谅我的无礼。”

    “这里不是东京,你们也不是横滨总行。”松平骏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傲慢:“一个小小的分行,即便出现了一点差错,我也不会怪罪你的。”

    不光是傲慢,简直有些无礼。

    可是内田大翔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种自豪感。

    有几个人能够见到真正的贵族呢?

    “松平阁下,请您稍等,这里不是您该待的地方,我立刻去通知石岛行长,让他亲自来接待您。”

    松平骏一句话都没说。

    他的目光迅速的在正金银行大堂里闪过。

    十几个个客人正在那里办理存取款业务。

    和田七的情报一样,两个警卫,两个装作客人的暗卫。还有四个浪人带着武士刀坐在那里。

    一看到松平大人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四个浪人急忙站了起来,他们甚至都不敢走近打招呼,只是低着头肃立在那。

    贵族的地位,在日本人的心目中是极其高大的。

    孟绍原觉得“松平骏”这个名字取的不错。

    当然,身边他的“夫人”祝燕妮,穿着和服怎么都觉得别扭。关键是,脸上还扑满了白-粉。

    “司机”袁忠和,他懂几句简单的英语和日语。

    没多少时候,就看到内田大翔领着一个穿着西装的日本人走了出来,一看到孟绍原,那个日本人赶紧也是一个鞠躬:

    “松平阁下,久等了,我是这里的行长,正金银行董事会的董事石岛宽,请多关照!”

    “我等了你已经有三分钟了,石岛行长。”孟绍原的脸色不太好看:“很少有人能够让我等那么长的时间,这里究竟不是日本啊。告辞了,石岛行长。”

    说完,他真的转身就要离开。

    石岛宽慌了,赶紧跑到孟绍原的面前,又是一个鞠躬:“我真是该死,一听说松平阁下来了,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办公室。请您千万不要生气。无论如何,都请到贵宾接待室吧,我会再次向您赔罪的。”

    “不!去你的办公室。”孟绍原傲慢地说道:“贵宾接待室?来你这里的有真正的贵宾吗?你难道把我和那些普通人相提并论吗?”

    “是的,是的,去我的办公室。”

    看到“松平阁下”终于不走,石岛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对于孟绍原来说,这也是一次考试。

    山下由梨爱教会了自己的全部,现在,就是考核自己的日语和所有学到的知识是否能够用在实战中了。

    很不错,不管是内田大翔还是石岛宽都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相反,还对自己尊敬的很。

    袁忠和留在了大堂里。

    孟绍原一直都在观察着正金银行。

    外面是大堂,左侧是贵宾室,当中,是一个楼梯。

    连接一楼和二楼的,有一道铁门。

    目前虽然是开的,但平时一定是紧锁的。

    内田大翔肯定是有钥匙的,他需要先打开铁门,然后再去办公室汇报。

    所以石岛宽用了三四分钟才出现。

    这个铁门是个大问题。

    “请,请。”

    石岛宽把“松平骏”夫妇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里面有两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

    一看到松平大人进来了,赶紧站了起来,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

    “松平阁下,这是我的儿子石岛重次,这位,是森田熊也,他的父亲,是第二师团的联队长。”

    这两个人就是石岛重次和森田熊也?

    和照片上的有些出入。

    孟绍原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和祝燕妮一起坐了下来。

    石岛宽站在他的面前,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正准备等着老师的训斥。

    孟绍原正想着怎么开口,石岛宽忽然说道:

    “松平阁下,前年我在日本的时候,和松平家的真央大人,一起进过一次晚餐,那是我一辈子难以忘却的,请问真央大人现在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