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国士无双

作品:《迷踪谍影

    你和你家孟少爷打麻将?

    你是认真的吗?

    俞远超你认识是谁吗?

    你当然不会认识。

    川野武夫你认识是谁吗?

    你一样不认识。

    1936年,川野武夫刚刚出生,在未来,他是名震国际麻坛的“地表最强、日本麻将之父”。

    俞远超呢?

    中国某中学的一个退休副校长。

    那一年,川野武夫81岁,俞远超80岁,两人在一年时间里,分别于澳门、香港、重庆、日本四大麻将锦标赛中,在麻将桌上大战六场,打成了三比三平。

    一时间,轰动中日两国麻将界。

    两人本来相约,一年后,双方再战一场,一决胜负。

    可惜,没几个月,川野武夫因心脏衰竭而去世,从此两人再无高下之分,因为职业麻将界的憾事。

    俞远超还有一个身份,当然这个身份没几个人会去关心:

    他是孟绍原的外公!

    亲外公!

    孟绍原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外公是个麻将高手,但碍于他的老师身份没办法天天打麻将。

    所以俞远超闲着无事总喜欢在家摆弄麻将。

    而孟绍原耳濡目染,再加上天生记忆力很强,早已隐隐有了“麻坛后起之秀”的样子。

    长大后,孟绍原节假日的时候,经常会叫上父母,陪着外公打上几圈麻将。

    俞远超也常常告诉自己的家人麻将应该怎么玩。

    所以,孟绍原一家子人人都是麻将好手啊!

    虽然,孟绍原没办法成为外公和川野武夫那样的顶级麻将大师,但是“高手”两个字他还是担得起的!

    昨天,在那研究松平伊男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个人喜欢打麻将,一个想法已经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

    外公和川野武夫的六场麻将大战,俞远超都曾经和自己的外孙孟绍原进行了详细的复盘。

    他还担心这个时代的日本麻将,和自己那个时代的有所不同,所以早上的时候特别请教了黎亮德。

    大同小异!

    之前打了没两把,他就看出松平伊男和山村庆一麻将打的虽然不错,但水准和自己相比差得太远了。

    要想让一个赌徒上钩,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先让他赢得开心,赢得完全放松警惕!

    松平伊男果然自己跳进了陷阱里。

    现在,到了孟绍原表演的时候了!

    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麻将!

    “听牌,加一番的是吧?”

    孟绍原依旧一副不太了解日本麻将的样子。

    “是的,程先生。”松平伊男根本没有在意。

    轮到孟绍原摸牌了。

    他一摸,把牌面朝上一亮:

    “不好意思,我胡了。”

    “程先生的运气真好。”

    松平伊男假惺惺的说了一声。

    总能胡一把的,对吧?

    可是,当孟绍原把牌推倒,看清楚了他的牌面,三个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全部都是老头牌!

    清老头,对对胡,役满!

    十三番!

    “程先生运气真好,真好!”

    松平伊男擦了擦汗水:“这么难胡的牌都能胡成了。”

    “运气,运气。”

    孟绍原笑嘻嘻的。

    运气?

    这才刚开始呢!

    “胡了!混一色,门前清!”

    “胡了!七对子,连风!”

    “胡了!一气通顺,海底摸月!”

    就听到“胡了”的声音,换了风水,不断的在孟绍原的嘴里喊出。

    一副接着一副的大牌倒下。

    没过多久,孟绍原刚才输出去的两万元,全部还给了他。

    他的胡牌还在继续。

    “等等。”

    松平伊男面前没钱了:“我去拿钱,稍等。”

    他拿着厚厚的一叠钱回来的时候,山村庆一一看,正想阻止,可是又看到松平伊男狠狠的朝他瞪了一眼,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

    “再来!”

    这次,轮到松平伊男红眼了!

    再来?

    怕你不来!

    “到我了?”

    孟绍原笑嘻嘻的一抓牌,然后轻巧的把整副牌朝前一倒:

    “不好意思,又胡了。四暗刻,字一色,对对胡,门清,独将,大四喜……役满,四十八番!”

    汗水,顺着松平伊男和山村庆一的额头流下。

    付钱的时候,他们的手都是哆嗦的。

    “我……我没那么多钱了啊?”

    黎亮德也是满头汗水,一脸苦色。

    “没事,老黎。”

    孟绍原非常大度:“先欠着,回去后一起算。”

    什么叫做邪门?

    松平伊男终于懂得“邪门”这两个字的含义了。

    刚刚拿出来的那厚厚的一叠钱,迅速都堆到了孟绍原的面前。

    “松平君,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山村庆一实在受不了了!

    “不行,我就不信他的运气这么好!”松平伊男真的输急了。

    “可是,我没钱了啊。”山村庆一一脸为难。

    “程先生。”松平伊男几乎是在那里咬牙切齿的了:“你看,黎先生和山村君都没钱了。要不他们陪打,我们两个一决胜负?”

    “松平社长既然有意,我是一定奉陪的。”

    孟绍原看了看松平伊男面前:“可是松平社长好像也没钱了啊?”

    “我还能再拿出两万来!”松平伊男孤注一掷:“钱要是不够,我先欠着,你放心,我以松平株式会社的名义担保,绝对不会赖账的!”

    “社长阁下,你,这不能啊!”山村庆一这次是真的急了。

    “你给我闭嘴,坐下!”松平伊男简直就是在那咆哮了。

    孟绍原一笑:“既然松平社长这么有兴趣,行,我相信你。”

    ……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你每把牌都这么好,都这么大?”

    一个小时候,松平伊男忍不可忍的叫了出来。

    “松平社长,咱们不带这样的。”孟绍原慢吞吞地说道:“地方,是你的地方;桌子,是你的桌子,牌,是你的牌。我穿着短袖,你看有地方藏牌吗?三个人六双眼睛盯着我,我有办法作弊吗?刚才我输成那样,也没像社长阁下你这么急啊?”

    松平伊男怔怔的看着他,嘴里迸出了两个字:

    “再来!”

    ……

    三个小时之后。

    轮到孟绍原摸牌了。

    他伸了一个懒腰:“好累!”

    “快,快摸牌!”

    松平伊男面色惨白,毫无人色。

    孟绍原一摸牌,笑了笑:“要不,咱们就到这里结束吧?”

    “什么?结束?”此时的松平伊男,变成了一个真正输光了一切的赌徒:“不行,来,一定要来!牌呢,你到底摸到了什么牌!”

    孟绍原把手里的麻将牌朝着桌子上一拍,然后倒下面前的麻将:

    “国士无双,役满,八十八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