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花花世界

作品:《迷踪谍影

    大上海!

    十里洋场,花花世界!

    在前一世,孟绍原曾经两次来过上海,但这一次再踏入上海,感觉却已经完全的不一样了。

    这是一个和他印象中截然相反的上海。

    火车刚一停稳,乘客便迫不及待,争先恐后拥挤着下车。

    似乎晚下车一刻,火车便会立刻开了一样。

    三教九流云集在这里。

    有“抛顶宫”的。

    所谓的抛顶宫,就是在人群里一挤,某个人的帽子就不见了,然后偷帽子的,空中一挥,帽子就飞到了外面等待接应的同伙手里。

    一天下来,至少能够弄到七八顶帽子,拿到旧货市场,一天的酒菜钱就有了。

    有做“山爷”的,其实就是扒手,混迹在人群里,眼睛一眨,你的钱包就不见了。在这一行里,超级扒手人称“小山爷”,一天下来保准收获满满。

    他们背靠公共租界巡捕房,像什么捕房的大头目陆连奎、刘绍奎等等都是他们的靠山,因此做“山爷”的天不怕地不怕。

    如果说这两个行当还仅仅是让人破财而已,那么最可恨的就是“蚁媒党”了。

    “蚁媒党”的成员,大都是一些英俊小白脸,他们专门打那些美貌小寡妇和单身女青年的主意。先是用尽方法接近,甜言蜜语,百般迎合,待她们以身相许后,就说服她们私奔。然后,迅速变脸,要么把她们卖进妓院为妓女,要么把她们卖给别人当老婆。

    这些人无法无天到了什么程度?

    赫赫有名的上海滩三大亨之一,杜月笙的继母张氏,当时就是上了“蚁媒党”的套儿,突然就杳无音讯了。

    后来惹得杜月笙大开杀戒,这才让“蚁媒党”收敛了不少。

    祝燕妮女孩子,零零碎碎带的东西多,下车的晚。

    刚下车,正在那找孟绍原他们,就看到一个头上打满了发蜡,穿着西装皮鞋,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凑了上来:

    “小姐,一个人来上海啊?这里乱的很,你要去哪?”

    祝燕妮刚想回答,就看到田七出现在这个人的身后,阴森着一张脸:“横天一条线,立地两棵松。绿林义当先,兄弟本姓洪!”

    小白脸一怔,抱了抱拳:“兄弟也姓洪,天下是一家。结义桃园中,江湖最豪侠。得罪得罪。不知‘柳琴’可够?”

    “够了,多谢。”

    小白脸大拇指朝外一伸:“若有麻烦,城隍庙外,开字头的,只管来寻。”

    说完,便匆匆离开。

    祝燕妮听的呆了。

    说的什么啊?

    随后赶来的孟绍原也是听的满头雾水。

    这种黑话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可不止一次听到了,这次他实在忍不住了:“老七,你刚才在说什么啊?你怎么懂这些的?”

    “边走边说。”田七帮祝燕妮拿起行李:“我们这些做潜伏的,什么都要懂一些……”

    “抢包啦,抢包啦!”

    正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一个家伙拿着一个女式包从边上跑过。

    后面,一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跌跌撞撞追着大声叫着,跑的急了,一只高跟鞋都跑掉了。

    周围的人一个个却都无动于衷的。

    不远处,有两个警察,在那抽着烟,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听到。

    孟绍原正想帮忙追上去,就听田七说道:“别追,这是‘小八股党’里的,他们后面势力大,警察、巡捕都拿了他们的好处,你要追上去了,可就算是和小八股党结仇了,咱们在上海只怕会很麻烦。别的不说,那两个警察第一个就会来找咱们麻烦。”

    孟绍原有些不甘心。

    可在这样的时代里,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是,是大上海!

    孟绍原继续说道:“刚才准备勾搭小祝的,是‘蚁媒党’的,我和他说的切口,是告诉他自己人,他们一听就懂。

    ‘柳琴’,就是他问我身上的盘缠够不够。我说够了,他又告诉我,在上海有事,只管去老城隍庙找‘开字门’的人,都是做这一行的,一定帮忙。”

    祝燕妮听到这里,插了一句嘴:“那他们还挺讲义气的啊?”

    “义气?”这次轮到孟绍原冷哼一声:“什么狗屁义气,无非就是一群流氓。今天他帮了你,下次没准要你帮他,你真当他们安着什么好心?”

    “孟队长说的没错。”田七接口说道:“那个小白脸,先诱骗你,让你失身,然后把你卖到妓院,或者卖给一个糟老头子当老婆。你说他们是好人吗?”

    祝燕妮先是脸一红,接着又转白,气得连连跺脚:“太可恨了,干脆把他们抓了,孟队长,把你的那些刑具,一样样都用到他们身上!”

    孟绍原笑了一下,哪有那么简单?

    这些人拉帮结派,势力大的很。什么公共租界、公安局、巡捕房,他们每季度都有孝敬,真要抓了他们,恐怕连上海都出不去。

    “上海滩三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门生弟子遍布上海,得罪了他们不好办。”田七帮着说了出来:

    “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季云卿,也算是老头子一级的人物。南京的‘胜义堂’早晚被咱们捣毁,他会善罢甘休?咱们这次来上海,还是小心从事为好。”

    这次来上海的真正任务,始终没有告诉祝燕妮他们。

    不过穆德凯也已经七七八八猜到了一些,什么青年联谊会,要自己来做什么?这次上海之行肯定有别的秘密任务。

    孟绍原一抬头,看到一个人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亨达公司”四个字。

    这是接头暗号。

    孟绍原立刻走了过去:“亨达公司的?我是南京来的孟绍原。”

    “原来是孟老板,啊呀,一直在这等你。”来接他们的是一个中年人,笑容满面:“我是亨达公司的袁以昌,走吧,车子在外面等着你们呢。”

    一共两辆轿车在外等着,四个穿着长衫,中山装的人,警惕的监视着周围。

    “都是自己人。”袁以昌压低声音,随意打开车门,满脸带笑:“孟老板请。”

    孟绍原、田七上了袁以昌的车,祝燕妮几个人上了前面的一辆车。

    而那四个特务,没有上车,目送着车子离开,随即便若无其事的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