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激战魔兽领袖(五)

作品:《斗破之无上之境

    没有了灵魂之力的持续侵袭,以魔兽领袖的实力,它很快便恢复了清明,伴随着‘可恶的人类‘的怒吼,锋锐的爪影呼啸而至,一波连着一波,将屡次让它吃瘪的萧炎吞没。

    哼!我就不信灭不了你!魔兽领袖面现成竹在胸之色,却现,在看似密不透风的爪影中,一道黑影居然在爪影的缝隙间急闪挪,身形飘忽得就像一缕黑烟。

    魔兽领袖的攻击能力实在不强,别说跟神秘之帅比,就是与雪麒麟比,也要逊色几分,以萧炎世阶的身法斗技再加骨翅,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但萧炎的神色却很凝重,甚至有些焦急。魔兽领袖的物理防御强得不像话,又有金色光圈的灵魂防御手段,清沐儿、啸战他们正被兽潮围攻着,萧炎如何能不急?

    ‘要击杀这魔兽领袖,只能用灵魂斗技,而灵魂斗技要奏效,就必须破掉它的金色光圈。可这金色光圈到底是什么?如何去破?‘萧炎身形闪动如风,脑子也在急转。

    紫影已经赶至,瞬间连刺七百多刀,将魔兽领袖连绵的爪影破掉,然后立即折身杀向魔兽领袖。

    ‘就凭你也想杀我?‘魔兽领袖眼现不屑之色,任由紫影杀至,巨爪再次拍向萧炎。它很清楚,两人之中,这个黑衣男子对它的威胁最大,必须要先除掉。

    紫影的刃光未遇到魔兽领袖的任何抵抗。不过,利刃虽然穿透了金色光圈,但却在墨黑似铁的鳞片上仅能留下道道浅细的白痕。

    ‘哈哈哈哈!‘魔兽领袖放声大笑,爪势不停拍向萧炎。但下一刻,它便脸色大变,因为它忽然现它拍下的厉爪忽然变慢了,而且它的身躯似乎也有了几分僵直的感觉。它这才现,它的四周不知何时出现了弥漫的白雾。

    原来,紫影在刺出七百多刀破掉魔兽领袖爪影的同时,还借助刃风布下了她的冰雪之域。

    冰雪之域,乃是紫影结合‘雪舞踪灭‘与团队斗技后的新领悟,借助阵法的奥妙,让寒气在一个范围内循环不绝,不断叠加后这个范围内的温度会变得异常之低,使在其中的所有行动变得滞缓。此招需要消耗大量的斗气,也没有什么伤敌效果,但用于短时间延缓敌人的行动却有奇效。

    而且紫影也判断对了,魔兽领袖的金色光圈除了防御灵魂之力攻击外,对非灵魂斗技的攻击并没有任何防御力。否则,这个金色光圈就太强了。

    此刻的魔兽领袖,在层层寒气的束缚下如陷泥泞之地,举步维艰不说,攻击的度也大大减缓,其攻击看在度都很快的萧炎、紫影二人眼里,就像是故意放慢了的动作,闪避起来没有丝毫难度。

    向紫影抛去一个赞赏的眼神,萧炎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灰色石坪的那个神秘之帅,想起了那柄神出鬼没、可以无视一切障碍、令他至今仍心有余悸的血色小剑。

    自从领悟了‘苍穹寒‘的‘束缚‘、‘绞杀‘、‘磨盘‘、‘天眼‘等妙用后,萧炎对灵魂之力的掌控其实早已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只是萧炎一直以为,灵魂之力的所有运用都是用来杀敌的外在形式,从没想过还可以从内部去突破,如今通过血色小剑顿悟,那层薄薄的隔膜一下子被捅破了,萧炎豁然开朗,眼眸越来越亮。

    让紫影散去冰雪之域,萧炎面带微笑地站在魔兽领袖面前。此时,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了黑夜的迷雾,洒落在青山上,也洒落在萧炎的身上,让萧炎平添了一份神秘。

    魔兽领袖狐疑地皱了皱眉,不明白萧炎哪来的自信敢就这么站在它的面前,但刚从冰雪之域中解脱出来的它憋了一肚子的气,懒得去揣测,一巴掌就朝萧炎扇了过来。在它看来,不管萧炎耍什么花招有什么阴谋,一力破万法,直接拍死便是。

    四周侥幸没死的魔兽也一脸怨恨地瞪着萧炎二人,都想看到萧炎二人被它们的领袖一巴掌拍成肉饼。

    但面对魔兽领袖怒拍而来的巨掌,萧炎依然微笑着,他念头一动,一把泛着紫红色光泽的小剑出现在他的额前。

    顿悟了的萧炎,以其意阶灵魂之力的境界,灵魂之力可化形为世间万千兵器,之所以化为一把小剑,是因为小剑轻灵且锋锐,不仅攻击路线较难捕捉,还更容易刺破敌人的识海屏障。

    ‘剑?”

    魔兽领袖愕然,紫影也微微一怔。他俩都不知道这乃是由灵魂之力凝成的剑。

    魔兽领袖愕然,是它怀疑,这就是这个黑衣人暗藏的杀招?莫非这个人本是用剑高手,之前一直使用重尺不过是掩饰而已?

    紫影微微一怔,是她不明白萧炎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为什么弃尺用剑,而且还是这么一把小剑。

    在两人怔愕的目光中,紫红色的小剑后先至,瞬间飞射至魔兽领袖头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

    ‘故弄玄虚!‘魔兽领袖见护身的金色光圈连涟漪都没有泛起一丝,不以为意,巨掌继续拍下。

    眼见巨掌离萧炎的脑袋已不足一尺,魔兽领袖突然隐约听见有嗤嗤的利剑破空声响起,心头不由困惑:何来的利剑破空声?下一刻,它便脸色剧变,闷哼一声连连后退,粗壮的后腿在空中蹬起阵阵气流。它此时终于明白了剑声何起、剑在何处了,就在它的识海屏障前,正是那柄紫红色小剑。

    在锋锐小剑的捅刺下,魔兽领袖的识海屏障宛如薄纸,被轻易划开一道道口子,随后轰然崩溃,露出了里面的识海。

    只要灵魂之海遭受重创,就是九星斗帝也难逃命殒,更别说是七星初期的魔兽了,魔兽领袖惊恐得浑身颤抖起来。它这时才意识到那根本不是真正的剑,而是由灵魂之力凝成的剑,但它不知道这柄由灵魂之力凝成的紫红色小剑是如何穿过它的金色光圈的,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六星初期的黑衣男子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灵魂杀招,它只知道,识海屏障被破,灵魂之力并不强的它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吼!杀呀!吼!杀--”

    不甘的魔兽领袖一边竭力调动灵魂之力对抗紫红色小剑,一边疯狂地对魔兽群出进攻的命令,只有赶在自己倒下之前将那个黑衣男子杀死,它才能逃过此劫。

    看着红了眼扑杀上来的密密麻麻的兽群,萧炎和紫影故伎重演,骨翅急扇,身法斗技施展,围着魔兽领袖绕转起来。

    识海受损,那种深入骨髓的痛难以忍受,魔兽领袖疯狂地惨嚎着,巨脚狂跺,利爪无意识地乱扫,扑过来的魔兽顿时就有十来只倒在了血泊中。

    惊惧地望着狂的领袖,如海的兽群无不脚下打战,但领袖的命令如山,魔兽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前仆后继地扑向萧炎二人,一批批死在魔兽领袖无意识的攻击之下。魔兽领袖的巨掌一拍就是一片,其粗大的脚一跺便是一堆,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在对兽群展开血腥屠戮呢。

    而萧炎和紫影却倚仗着灵活的身法和奇快的度围绕着魔兽领袖闪转腾挪,虽有惊,却无险。

    当魔兽领袖怒睁着不甘的双眼轰然倒下时,下方的山头已经堆满魔兽的尸体,整个山头被鲜血染成了红褐色,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肠肝肚肺洒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腥臭,活生生一派森罗地狱的景象。

    收敛身法,萧炎和紫影低头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两人一时都沉默不语。这场战斗赢得实在不轻松,若非萧炎领悟出心剑,谁能笑到最后还真的很难说。

    抹去脸上的兽血,萧炎耸了耸肩,淡笑道:‘终于杀掉了。”

    ‘是啊,终于杀掉了。‘紫影喘着气,脸上漾起如释重负的笑,但马上又担忧起来,‘不知道啸战他们怎么样了。”

    ‘魔兽领袖已死,他们的压力应该减轻了不少。‘萧炎呼出一口气,‘走吧,我们过去,该结束了。”

    是啊,该结束了。紫影抬头望了望,那些活下来的魔兽在其领袖死亡时均已逃离,躲到了青山深处,视力所及看不到一只魔兽。紫影笑道:‘没想到你居然已能将灵魂之力化形为实物,萧少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萧炎庆幸道:‘我也没想到。这还多亏了当时心剑的领悟。”

    ‘心剑的领悟?‘紫影问,‘就是那把紫红色小剑吗?”

    ‘嗯。‘萧炎骨翅一展,一边飞行一边叹道,‘但我感觉,苍穹寒浩瀚如海,我还没有揣摩到其全部奥妙。”

    紫影满是惊诧:‘威力已经这么强了,还不是其全部奥妙?天哪,你这个灵魂斗技是什么品阶的啊?”

    一提到‘苍穹寒‘的品阶,萧炎唯有苦笑:‘我也很想知道它是什么品阶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