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三)

作品:《斗破之无上之境

    “明白了吧?”

    萧炎抬脚就要绕过巨石进洞去一舒心中仇恨,可脚步刚一迈出就止住了,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自己很忌惮的事情。&bsp;&bsp;

    他回头静静地看着净无尘问道:“现在你还可以后悔。跟不跟我进去?”

    净无尘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让心情稍微平息了些,微微泛红的眸子中不断闪烁着挣扎之色。

    不打吧,这次进入幻境,原本打算寻找丹鼎因为混战或者魔兽等原因落单的时候报仇,可万万没想到丹冰艳也进来了,自己根本没有丝毫机会,还得想方设法避开丹殿的人,难得结伴到了萧炎这位级天才,而且萧炎可能因为丹药市场的事与丹殿有仇,也要杀丹殿的人,自己总算有了一线希望。

    可打吧,虽说他就是萧炎,一路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很强,而且龙懿表现出的战力也令人震撼,但对上丹殿的人,尤其是对上丹冰艳这位绝世天才,胜算实在没有几分,虽不至于是鸡蛋碰石头,但顶多也就是个鹅蛋。

    这可怎么办呢?

    “你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他们清完场后马上就会现我们。”

    萧炎脸色依然平静,只是眸子深处的火焰在隐隐喷涌。

    “坦白说,我很想杀掉丹鼎,但是,萧兄,你觉得以我们的实力能行吗?”净无尘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一下,苦笑道,“拼命有时是种勇气,可是明知不可为还为之,那就是不智了。”

    “唉。你就这么确定我们不能取胜?”萧炎微微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变化。

    “我知道你你俩很强,一路过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净无尘望着萧炎,“只是,丹鼎在,他姐姐丹冰艳必定也在,而且他身边还有大量很强的护卫。”

    “面对一大群护卫还有一个绝世天才,我不觉得我们有丝毫制胜的机会。”净无尘眼中挣扎之色渐渐平息,“我知道,如果萧兄你全力以赴,必定能让他们遭受重创,只是,你绝对无法在丹冰艳的庇护下杀掉丹鼎。这样一来,就等于裸向丹殿公开挑衅,就算你我能逃脱,出去后也必定要面对丹殿的怒火,不仅我承受不起,你萧炎也一样承受不起!”

    净无尘一激动,“萧炎”两个字脱口而出。

    “终于还是认出我了。”萧炎心中泛起淡淡的自嘲,但也没觉得意外,如果净无尘一路与自己相伴到现在还猜不出自己的身份,那才意外呢。

    “看来你是很忌惮丹冰艳,这么说吧,对丹冰艳我还是有一些把握的。我这样说,不知道无尘兄还是否愿意一同前往呢?”

    萧炎眼眸微眯,并没有对净无尘说自己对灭杀丹殿之人有着十足把握,他脸色上的柔和已完全收敛,继续催问着净无尘。

    净无尘的回答对萧炎决定怎么做非常重要。在向丹殿踏出复仇第一步的时刻,这个四周无人的山洞是个绝佳地点,萧炎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一旦他击杀丹鼎和丹冰艳这事走漏半点风声,给萧族带来的就将是灭族之灾。所以,哪怕他对净无尘的印象很不错,认为净无尘是一个值得结交、可以信赖的人,他也绝然不会拿整个萧族的生死存亡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如果净无尘选择的是离开,他只能杀了净无尘灭口。

    萧炎在心中强烈期盼着净无尘不要做出让自己失望的选择。

    此时,山洞里的打斗声已渐趋尾声,净无尘知道,他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来不及对萧炎默认身份表现出喜悦之类的情绪,甚至连萧炎脸色的变化都工夫去留意,他只是急促地呼吸了几口气,问了萧炎一个很直接的问题——“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萧炎有所保留,想测试测试净无尘的心性。

    五成?把握这么大?萧炎的这个回答让净无尘又艰难地吞咽下几口口水。感受着萧炎身上那股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自信,净无尘心中那一直压抑的狠劲也一下涌上心头,他一咬牙,眼中光地说道——

    “小爷逃命本事再强,但若不是与你们同行,在血月的影响下早已迷失心智而丧命,断然不可能活到现在。既然我这条命是你们保住的,那小爷我陪你们一起赌一把!五成的把握啊,小爷我还从来没想到过会有与丹鼎五五对赌的机会,不赌就是傻子了!今日我净无尘能与萧兄并肩作战,就算战死也无憾了!”

    “好!我萧炎没有看错人!”

    看着净无尘那已经无比坚毅的眼神,萧炎的眼中终于带上了一丝笑意。

    此时此刻,山洞里的杀戮声刚刚歇止,萧炎一转身,带头踏入了山洞。

    在山洞顶上无数荧光的投射下,整个山洞的景象呈现在萧炎三人眼前。

    这是一个深约数百米的空旷溶洞,没有通幽的曲径,只有一根根从洞顶垂下来的石钟乳略微阻挡着三人的视线。在左侧的洞壁,有一道一眼望去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渊裂缝,右侧洞壁上则有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窟窿,时不时传来风的呼啸之声。整个溶洞的地上是一具具尸体和一截截残肢,一路延伸到溶洞的深处。

    在距离洞口不算远的地方,在数十余护卫的前后簇拥下,丹鼎正不可一世地扬起头,对着萧炎三人狂笑不已——

    “哈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个闯进来!小爷早就现了你们,只可惜被一群疯子拉扯了一下脚步。没想到是本少爷吧?哼,量你们也不知道是本少爷在这里,要是知道了还不有多远逃多远?三个白痴,想起来捡便宜,现在傻眼了吧?哈哈哈哈。”

    知道是你就有多远逃多远?丫的老子就是冲你来的!不是你老子还不来呢!萧炎心中冷笑,眼光在丹鼎身上扫过,在满地的残肢断臂中掠过,落在了山洞的深处,根本不屑丹鼎的狂妄。

    在萧炎的眼中,丹鼎根本就没有对战自己的资格,他感兴趣的只有一个人。

    龙懿也没有理会丹鼎,脚步一踏,退到三人的最后面,封住了出口。

    但净无尘就没有那么镇定了,望着围绕在丹鼎身边的一大群杀气凛凛的护卫,再看看脚下几十名斗帝的尸体,他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完了完了,看来今天是要把小命撂在这里了。原本以为从外面到洞里的激战多少让他们有所折损,萧炎应付起来才会有五成把握,没想到丹殿一呼百应的强大号召力在哪里都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进入幻境前只有五六十个护卫,一路厮杀过来竟然人数不减,反而增加到七八十个护卫!”

    “最要命的是,看样子,刚才那场战斗丹鼎似乎根本没有出手,丹鼎都没出手,丹冰艳应该更没有出手,也就是说,此刻他们姐弟俩都还是巅峰状态。这这下哪还有五成把握啊?”

    净无尘越是这么想,脚就越地有些软。

    “净无尘,在幻境外面你竟敢给本少爷难堪,今天本少爷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而且还有姐姐,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净无尘几人的下场,丹鼎忍不住大喜过望,一手指着净无尘,脸上露出嚣张的神情。

    只是,丹鼎那嚣张的神情很快就僵在了脸上,因为站在他对面三个人的反应与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本以为,此刻净无尘三人进到洞里,现碰上的是自己,肯定绝望到家,脸上应该是布满了无助、懊悔、绝望等能让他感到快意的表情,谁知道,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萧炎是直接无视了他;龙懿是一脸的无所谓;而净无尘脸色虽白,可并不惊慌,似乎对看到是自己并不意外,眼中还喷着怒火。

    丹鼎顿时恼羞成怒,语气带上了一丝残忍的冷笑:“告诉你净无尘,你那个心仪的女孩已经被本少爷用丹殿的天捆锁链锁在了幻境外的广场上,几天之内都无法动弹。你应该知道,幻境一旦开启,三天之内不进幻境的人,会被这里的规则无情抹杀!你想不想知道她当时有多绝望和懊悔?”

    见净无尘当场脸色大变,丹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残忍冷笑:“啧啧,当时她肯定后悔先跟了你这个无用的混蛋,才导致了她今天的下场。”

    丹鼎心中那先在广场当众受到打击现在又受到无视的怒火终于彻底爆了出来:“还有你们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孤陋寡闻不知道我们丹殿的实力吗?竟然敢为净无尘出头?本少爷明确告诉你们,得罪了我丹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听着丹鼎威胁的话,看着丹鼎几近扭曲的面孔,萧炎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和一个即将就要成为死人的人有什么好争执的?

    但丹鼎的这些话却让净无尘的脸色更白。不是恐惧的惨白,而是愤怒到了极点的冰冷。

    对于曾经的恋人,哪怕她伤他伤得那么深,哪怕她几乎毁了他一生,哪怕如今再是不屑,净无尘也从未想过要致她于死地,没想到,就因为他的一句“破鞋”,竟然就断送了她的性命。

    “丹鼎你个王八蛋,居然为了你那点面子这么狠心!你他妈还是人吗?你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怒火在净无尘的眼中剧烈燃烧着,仿佛顷刻就要化作两道火焰喷射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