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最后,在千方百计打听之下,有个怜香惜玉的主办方领导实在不忍心见她如此,就稍微透露了一下内幕。

    她终于听到一个人名——傅氏集团傅总傅槿宴!

    沈梦菲觉得这人的名字有几分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但她也听别人说过,这个傅家在市根基深厚,说一不二,具有非常高的权威和影响力。

    但她跟傅氏远日无缘近日无仇的,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自己?

    最后,沈梦菲为了自己的前程,终于忍不住动身去傅氏找傅槿宴了。

    这几天,傅槿宴一直派人监控着沈梦菲的行踪,见她坐不住了要来找自己了,这才一个电话将宋轻笑也召唤了过来。

    宋轻笑疑惑的站在他办公桌前,“槿宴,你把我叫来是干嘛呀?”

    她还在工作好不好,这样就翘班,总觉得有几分对不住欧宫越。

    但傅槿宴却把事情说得相当严重,让她一定要来,天下刀子都要来,她只好暂时放下工作,去看一看他在搞什么幺蛾子。

    傅槿宴神秘的笑了笑,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然后说了句,“保密,一会你就知道了。”

    难道又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是好吃的?

    不得不说,吃货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

    就在宋轻笑沉浸在自己的美食幻想中,垂涎欲滴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陈盛进来禀报了一句,“傅总,人来了,我这就将她叫进来。”

    沈梦菲有些忐忑不安的站在外面,毕竟势单力薄,在面对傅氏这个庞然大物时,她所有的一切都用不上了。

    直到陈盛叫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得体的笑笑,然后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

    谁知道,下一秒,她就不可置信的尖叫出声,“宋轻笑,你怎么在这里?”

    宋轻笑也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沈梦菲,怒火唰的一下就上来了,好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这下好了,撞到她手里了吧!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她底气十足的怼回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偏头看着傅槿宴,见他一脸求表扬的样子,问道:“是你让她来的?”

    傅槿宴笑着点了点头,“对呀,我让人停掉了她在市所有的画展,喜欢这个礼物吗?笑笑。”

    “喜欢喜欢,相当喜欢。”宋轻笑笑得见牙不见眼,当着沈梦菲的面,十分热情的在傅槿宴脸上啵了一个,“木啊,这是奖励你的,老公。”

    沈梦菲听到宋轻笑对这个男人的称呼,顿时觉得天都塌下来了,眼睛瞪得滚圆滚圆,似乎下一刻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她在心里狠狠的咆哮,她想起来了,怪不得她对傅槿宴这个称呼觉得熟悉呢,原来第一次见面时,她就从宋轻笑口中听到过,只是当时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欧宫越身上了,没有仔细听她的话。

    如果,如果当时她仔细听了她的话,并且回去查了傅槿宴这个人,那么是不是今天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沈梦菲极度懊恼、后悔。

    “还站着干嘛?自己做错了什么还需要我来提醒吗?不准备给我家夫人道歉吗?沈大画家真是好本事,将我夫人耍得团团转,是不是觉得很高兴、很自豪?”

    下一刻,她听见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刚才那个笑得如三月春风般俊美的男人,此刻却冷得像个来自地狱的撒旦,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抖,下意识的张口就想反驳。

    却在看到傅槿宴冰冷的目光,和宋轻笑似笑非笑的眼神时,打住了。

    看来今天这一关,自己不道歉是过不了了。

    她在心里恨不得将宋轻笑大卸十八块,明明就有个这么有钱的老公,不背靠大树好乘凉,还跑到别的公司取当什么小职员,脑子有病吗!

    害得她栽了个大跟头尼玛!

    沈梦菲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最后成了黑色,傅氏夫妇很有耐心的看她变脸,也不催促。

    毕竟,看美女变脸,是一种另类的视觉上的享受嘛。

    沈梦菲表演够了,终于一狠心,咬咬牙,不甚走心的道歉,“抱歉,轻笑,之前的事是我做得不对,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别,轻笑这个称呼不能乱用,我的亲密朋友才能叫,你还是叫我傅夫人吧,这样显得比较合规矩一些。”宋轻笑撇了撇嘴,讽刺道,扯起虎皮当大旗。

    毕竟,她前几天还被沈梦菲连名带姓的叫,被鄙视,被戏弄,哪能这么快就忘了呢。

    她有没得健忘症。

    某人似乎忘了,她是真的忘记这事了,不过看见沈梦菲才想起来罢了,囧!

    听到她这么说,沈梦菲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自尊被宋轻笑狠狠的践踏。

    她双手在袖子里紧紧握成拳头,指甲差点没刺破掌心,强忍着自己的冲动,暗暗告诫自己:宋轻笑现在跟之前不一样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接下来的画展,死也要忍!

    这个亏,死活都要吃下,还要吃得心甘情愿。

    可是……真不甘呀!

    凭什么宋轻笑这种人都能找到一个这么极品的男人?而她却要一个人苦苦奋斗,现在还要忍受她的羞辱?

    然而,现实比天大,让她不得不跪下。

    “对不起,傅夫人,都是我的错,请您原谅。”沈梦菲青白着一张脸,曾经高傲冷清的气质荡然无存,就像一只蚂蚁,将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宋轻笑听到她这样说,反而叹了一口气,这报复来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快人心,看着沈梦菲这样子,她竟然还有点淡淡的惆怅。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她转头看着傅槿宴,示意他就这样了吧。

    傅槿宴读懂了她眼里的意思,将陈盛叫了进来,干脆利落的送客。

    沈梦菲还想说点什么,大约是想问画展的事,但被陈盛毫不怜香惜玉的请了出去。

    办公室终于清静后,宋轻笑将头靠在傅槿宴胸膛,依恋的蹭了蹭,“槿宴,我是不是很没用啊?人家之前都那么蹬鼻子上脸了,现在她一这样低声下气的,我心里一下子就不是滋味了。并没有想象中那种报复后的快感。”

    傅槿宴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低声的温柔的说道:“傻丫头,那是你本性善良,怎么能叫没用呢,我最喜欢你这样的品质了,让人觉得鲜活、真实,望你以后也一直这样,所有的风霜刀剑,就让我来为你抵御吧。”

    他一番动情的话惹得宋轻笑眼眶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