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出差归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方米朵朝她笑笑,神情没有一丝责怪,反而满脸感激,“笑笑姐,不用自责了,也不用去买,十年前的东西,即便只剩一张纸条了,我也十分开心。说实话,我觉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奇迹,没想到我的梦想竟然兜兜转转的,经由你,又回到了我身边。”

    “我也觉得很神奇,更觉得我们之间实在是太有缘了,怪不得我一见你就感觉很投缘呢,喜欢得不要不要的。”宋轻笑也叹息一声,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还好漂流瓶女孩是方米朵,要是真的是沈梦菲的话,她会天天膈应,如鲠在喉啊p!

    下班后回到家,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正在对她微笑的男人。

    她揉了揉眼睛,发现那人还在,而且笑得那么温柔。

    卧槽,这不是梦啊!

    她忍不住心里的激动,一个飞奔过去,一下子就极度放飞自我的,把傅槿宴扑倒在沙发上。

    “夫人如此热情,让为夫怎生是好?”傅槿宴很顺从的被她扑倒,低低的声音愉悦的响起。

    他柔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眼中充满了思念,真的是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啊。

    “既然这样,那为夫就……却之不恭了。”他将她的腰一下子搂紧,和自己的身体紧紧贴着,将唇凑了上去,一吻封唇。

    宋轻笑似乎等他这样做,已经等了很久了,这次奇迹般的没有一点反抗、挣扎,全身心将自己投入进去,细细感受着他狂风暴雨般的冲击。

    甜蜜和幸福在心中升起,让她的心鼓胀鼓胀的。

    一个吻结束后,宋轻笑浑身发软的躺在他的胸口,微微喘气。

    一时间,客厅安静得只听得两人细微的喘气声,交错着缠绕在一起。

    “原定回程时间不是明天吗?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头脑稍微清明点后,宋轻笑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傅槿宴将小小的她抱在怀里,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脑袋,蛊惑着自家媳妇,“傻瓜,自然是因为我想你了啊。所以今天所有的事情一结束,我就让人订了最快的机票赶回来,等不到明天了,今晚再一个人睡,我怕会彻夜失眠。”

    宋轻笑脸上似乎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甜蜜,撒娇道:“那你怎么不提前给我说一声呢,刚刚把我吓了一跳。”

    “呵呵……”似乎想起宋轻笑刚才的傻样,傅槿宴低低的笑了起来,胸膛微微震动,声音性感得一塌糊涂,“提前告诉你了还怎么叫惊喜啊笨蛋!这样你不是更开心么。”

    “说得也是。”宋轻笑点点头,想到了什么,又愤愤的开口吐槽,“还好你回来了槿宴,我觉得我现在像个一戳就破的气球。”

    傅槿宴摸摸她身上的肉,检验了一下,故意歪曲她的意思,“我老婆没胖呀,怎么就像气球了?”

    在宋轻笑羞恼的眼神中,他立马举白旗投降,连连说道:“好好好,我不开玩笑了,怎么了,你说。”

    宋轻笑傲娇的哼了一声,这才把自己憋了两天的话说出来,“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沈梦菲,冒充漂流瓶女孩不说,我前天去找她要瓶子,她开始还跟我装蒜,不承认,后来才承认。”

    “你是不知道,我被她贬低得像个蝼蚁一般,什么小小的员工,她能跟我做朋友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荣幸,呸!我才不稀罕好吧!”

    顿了顿,她继续吐槽,“这女人就是冲着欧宫越来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劳资这是遭受了无妄之灾。最过分的是,我找她要瓶子的时候,她竟然‘失手’将瓶子摔在地上,简直是太讨厌了,我差点撸起袖子恁死她了。”

    傅槿宴听着宋轻笑的话,越听眉眼越沉,周身的气息越冷,那天过后,他一直没听宋轻笑提起这事,还以为是顺利解决了,没想到中途发生了这么多事。

    好一个沈梦菲,竟然敢欺负她的女人。

    一个小小的画家就这么看不起人,活腻了是吗?

    他一个翻身将宋轻笑压在身下,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无限珍重与爱恋的说道:“让你受委屈了,笑笑,是我不好,没能陪在你身边。你放心,这事还没完,即使不动用武力,我也有办法让她主动来跟你道歉。”

    宋轻笑心中涌上一股暖流,鼻尖和眼眶都酸酸的,她眨眨眼,将湿意眨了回去,乖乖的点了点头,也不问他会用什么方法。

    他答应过她的事,一定会做到,她觉得特别安心。

    两人又抱着腻歪了一会,就坐了起来,不然被冯妈看见了多害羞呀。

    毕竟这个家里现在有三个人了。

    很快,大大咧咧的宋轻笑就把沈梦菲这事忘在了脑后,年龄大了,记性不好!

    该吃吃,该喝喝,一样也没落下。

    而傅槿宴则在回到公司的第一时间,就展开了行动,冷冷的吩咐陈盛,“去将一个叫沈梦菲的人,在本市所有的画展都停掉,不管用什么方法,动用什么公关,在最快的时间内全部停掉。”

    陈盛一惊,这个叫沈梦菲的是怎么惹到这个阎王了?竟然让他发如此大的火。

    虽然傅槿宴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但陈盛跟他多年,自然清楚,他心里已经火得不行了。

    “好,傅总!”

    那个叫沈梦菲的女人,你自求多福吧。

    陈盛仅仅用了半天时间,就漂亮的完成了这件事,在向傅槿宴汇报后,本想问问接下来的安排,谁知道,他伟大的bss只意味深长的说了几个字,“下面就坐等鱼儿上钩了。”

    陈盛一脸黑线,难道是傅总看上了这个女人,她宁死不屈,然后总裁就用这种方法逼他就范吗?

    不能呀,傅总有老婆的,两人还多次在公开场合高调秀恩爱,撒狗粮来着,哪能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不科学,不科学!

    他们bss大人可是一个相当长情的人。

    这几天,沈梦菲的日子非常不好过,之前和她合作的主办方主动找她撤下画展,表示以后不再合作,请她另找别家,而且还不止一处!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简直百思不得其解,又着急又挠心,整个人都憔悴了几分。

    她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是谁在针对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