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碎裂的漂流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沈梦菲的不屑表现得相当明显,事已至此,她也不再加以掩饰了,一个小员工而已,她这个有名气的画家能够自降身份来跟她做朋友,她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现在跑过来质问她是什么意思?

    秋后算账吗?

    她也配!

    “呵,我一个小小的员工,竟然劳您屈尊降贵的要跟我做朋友,还真是委屈您了啊!”宋轻笑怒气上涌,毫不客气的嘲讽。

    论起怼人,她可不怕!

    “不过呀,像你这种所谓的朋友,我还真不想要呢,消受不起,谁知道哪天就因为男人而被砍一刀,你说是不是,大画家?”

    她还怕折寿啊槽。

    “你……”沈梦菲气得直打哆嗦,伸手指着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她很少遇到这么不给面子的人,凭借着她的身份,谁不是恭敬礼貌客气的对她?

    这个宋轻笑竟然这么不识相,还敢口出狂言。

    气死她了。

    “我怎么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想当初见面的时候,你一副高傲冷漠的样子,自从见到欧宫越,一下子就变了,又热情得像个什么似的,倒贴也不要这么明显啊亲?”

    “请我吃饭,有所求时就热情又体贴,发现打听不出什么了,就变得冷淡敷衍,前后差距要不要这么明显,很容易穿帮的知道吗?有个这么以利益为导向的朋友,我估计会成神经病的,拜托您嘞,离我远点。我还想多活几年!”

    宋轻笑一张嘴像机关枪似的,啪啪啪说个不停,她心里积攒的愤怒像火山,一下子爆发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四十米大刀拿起就砍,没得商量。

    真心待她的,她必也真心待之,但认为她是个傻叉而随便利用的,也不要怪她化身狂暴状态了。

    沈梦菲气得脸都青了,大声说道:“宋轻笑,你不要自己自己是个东西,也不过一帮人打工的,得意什么,傲什么!”

    宋轻笑翻了个白眼,p,她本来就不是个东西,她特么的是个人,是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良心的人。哪像这个女人,心机深重,心肝黢黑,靠得近了就感觉浑身不舒服。

    她把手往前一伸,不想再跟沈梦菲没完没了的扯皮,淡淡道:“东西呢?拿来!”

    沈梦菲一拳打出去,打到了棉花上,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什么?”

    宋轻笑像看白痴似的,瞅了她一眼,丫的还在装蒜。

    “漂流瓶呢?人家正儿八经的主人都出现了,你这个冒牌货还在装什么装!又不是垃圾桶!”

    她语言犀利得气死人不偿命。

    沈梦菲哆嗦着嘴巴,愣是没吐出一个字,她死死咬着下嘴唇,眼睛瞪成了铜铃,胸膛一鼓一鼓的。

    宋轻笑淡定的看着她,不过也暗中做好了防备,万一这丫的失去理智扑上来,她就免费送她一个过肩摔。

    过了好一会,沈梦菲才冷静下来,看也没看她一眼,回到房间。

    再出来时,她手上多了一个瓶子。

    “不就是一个瓶子吗,还给你就是了,放在我家里还先嫌它占地方。”

    她递了过去,在看到宋轻笑伸手来拿,手还没有碰到瓶子的时候,她眼睛狠厉的一眯,手一下子松开。

    “啪!”玻璃碎裂的清脆声在屋子里响起。

    “哎呀,不好意思,手一下子滑了,没拿稳。”沈梦菲矫揉造作的声音响起,简直让人作呕。

    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再看了一眼地下碎成渣的漂流瓶,哄的一下,小火苗然得更大了,气得头顶差点冒火。

    她狠狠的盯着这个女人,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她竟然是一个这么刻薄的人。

    卧槽卧槽卧槽!她好想释放技能,将这丫的炸到爪哇国去怎么办?

    除去祸害,人人有责!

    “你是故意的吧!”她咬牙切齿的说道,语气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尼玛心眼小得一个瓶子都容纳不下吗?还是个人吗!

    沈梦菲吹了吹指甲,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红唇亲启,“看不出,你还不笨嘛!”

    至此,宋轻笑懒得跟她多说什么,她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宋轻笑,忍住,忍住,打人是要被警察蜀黍带走的,虽然有傅槿宴在背后撑腰,但传出去对他的影响不好,忍一时风平浪静。

    默念完毕,她捡起地上的纸条,看也不看沈梦菲,转身就走。

    再不走,她怕真的忍不住打女人了。

    留下沈梦菲一个人站在那里,以胜利者的姿态微微一笑。

    宋轻笑开车回到家,气得吃饭都没胃口,跟冯妈说了一声,就直接回到卧室,躺下睡觉。

    周一上班时,宋轻笑纠结了半天,走到正在专心工作的方米朵身边,轻轻喊了一声,“米朵。”

    方米朵如梦初醒班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她,“笑笑姐,怎么啦?”

    “喏。”宋轻笑将一张小纸条递了过去,十分自责内疚,“瓶子不小心被打碎了,只剩下这个了,真的很抱歉。”

    “什么瓶子碎了?”方米朵一脸懵逼的接过,将纸条展开看了又看,从一开始的淡然,到瞪大了眼睛,再到后面的不可思议。

    她直直看向宋轻笑,眼神灼热得,仿佛要把她看出一个洞来,语气是极度的欢快,“笑笑姐,这不是我十年前扔到海里的心愿吗?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太神奇了,天呐,我觉得像一场梦一样。”

    “不行了不行了,你来掐掐我,看看是不是梦!”

    宋轻笑被她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语气逗乐了,愧疚的感觉也消散了许多,还真顺从的在她白嫩的脸上掐()了一把,完了,还回味无穷的叹息一声,“啧啧,手感真好,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猝不及防被人调戏的方米朵:“……”

    笑笑姐,你这是掐吗?

    她怎么觉得自己像被一个流氓调戏了?

    方米朵甩甩头,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出去,再度兴奋的说道:“笑笑姐,你是怎么找到它的?”

    宋轻笑就把这件事的始末大概给她说了一下,当然沈梦菲的事一句话就带了过去,只是说她不小心认错了人,然后在去要回瓶子时,被她大意的打碎了。

    “事情就是酱紫了,真的很抱歉啊米朵,我把瓶子打碎了,要不我给你买一个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