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不是那个漂流瓶女孩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等等,笑笑。”他顿了顿,“我这会儿还不想睡,就想听听你的声音,陪我说说话吧。”

    宋轻笑被他的声音勾得脸都红了,握着手机的手无意识的收紧,嘟嘟囔囔的说:“那你,你想听什么啊?”

    我想听你……

    算了算了,他还是不要太放肆了,不然以她那么害羞的性格,一定会恼羞成怒,一下子就挂断电话,再也不理他。

    若是这样,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说什么都行,讲一讲你今天都干了什么也行。”

    经他这么一说,宋轻笑突然想起了那件令自己气恼不已的事情,瞬间化身愤怒的复仇者。

    “槿宴,你知道吗,我今天和米朵出去逛街,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她在很多年前也扔过一次漂流瓶,内容和咱们捡到的那个基本一样,而且她的小名也叫梦梦……”

    宋轻笑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都倾诉出来,“我就是总觉得沈梦菲很不对劲儿,原来她根本就不是那个漂流瓶女孩,我被骗了!”

    p!劳资竟然被骗了!

    想我驰骋沙场这么多年,居然被人像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想想就火冒三丈!

    丫的简直是过分!

    “她还说想和我做朋友,朋友就是这么做的吗?骗我?打不死她都算她命大!”

    傅槿宴静静地听着她暴躁的碎碎念,半晌之后,感觉她准备停一会儿,歇歇气,他才开口说道:“注意安全。”

    “啊?”宋轻笑没有跟上他跳脱的思维。

    注意啥安全?她不是在家里好端端的坐着吗?

    “你不是说要去打死她吗?”傅槿宴的声音听起来一本正经,“需不需要我派几个人去帮你?不过杀人是犯法的,虽然我有能力让你相安无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要沾惹的好,打一顿出出气就好了。”

    宋轻笑:“……”

    卧槽!这都是什么鬼!

    大哥,她那是随口一说,不能当真啊亲!

    这么耿直,让她没有办法接话啊!

    不过他这么一说,心情瞬间好上天有木有?

    被人罩着的感觉就是好,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啊!

    半晌,宋轻笑都没有说话,不是她不想说,只是……心情太过激荡,无法宣之于口!

    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那个……”宋轻笑沉吟片刻,轻咳一声,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严肃,“我想还是算了吧,我们都是守法的好公民,打打杀杀的不合适,要和平,要理性。”主要还是怂!

    这是一种骨子里带出来的怂,就算是知道背后有人撑腰,也怂得不行。

    简直太丢脸了有木有!

    傅槿宴对她的了解十分“透彻”——从内到外,自然了解她在想什么,不由得莞尔一笑。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也知道,这件事她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这女人骨子里的倔强也是不可忽视的。

    宋轻笑轻咬着指节,眉头紧蹙,也在思考。

    半晌之后,她沉声说道:“别的无所谓,但我想去把漂流瓶要回来,毕竟那是米朵的东西,沈梦菲没有资格据为己有。”

    “那样也好,你去的时候注意点,有什么搞不定的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傅槿宴像个老妈子一样交代着,他还是怕自己的媳妇被人欺负。

    夜长梦多,说干就干,这件事放在心上,她今晚铁定睡不着觉。

    挂完电话,宋轻笑就给沈梦菲发消息,表示自己一会去她家拜访,不知道方便不。

    很快,对方就回消息,表示欢迎与开心。

    宋轻笑休息了一会,毕竟一会要去打一场仗,不休息好怎么行呢。

    看到天色不早了,她寻着记忆力,驱车去了沈梦菲的家,刚敲了一下门,门就打开了。

    沈梦菲的脸从门背后露出来,笑着将她迎了进去,“笑笑,你来了?”

    “这么晚还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宋轻笑淡淡的说道。

    沈梦菲发现了她的不寻常,诧异的说道:“轻笑,这怎么能叫打扰呢?我们是朋友嘛,我经常盼着你过来呢。”

    盼着她过来干什么?告诉她关于欧宫越的私事吗?

    宋轻笑在心里嘲笑一声,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来呢,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是这样的,我之前给你的那个漂流瓶还在吗?”

    听到她这么说,沈梦菲唰的一下看着她,被这个突兀的问题吓到了,“在的,怎、怎么了,轻笑?”

    咦,沈梦菲竟然结巴了?真是万年难得一见,这是做贼心虚吗?

    她心里就呵呵了p。

    “梦菲,明明你不是那个漂流瓶女孩,为什么要承认呢?”宋轻笑懒得跟她墨迹了,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她直接扔出一个重磅炸弹,将沈梦菲炸得晕头转向。

    沈梦菲被这个炸弹炸得脸色一下就变了,由红变白,她消化了好一会,才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目光,受伤的看着宋轻笑,“轻笑,你这样说我很难过,真的!”

    嘿,这女人还在演戏!

    宋轻笑不为所动,淡淡的,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梦菲,你这样说我很难过,真的!”

    沈梦菲的脸有一瞬间的尴尬,随即又恢复了原状,“你不信我吗?”

    “嗯啊,我不信你。”宋轻笑老实的点点头,随即狠狠的补刀,“那是因为你没有给到我让我相信你的资本呀!”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沈梦菲听见她如此确信自己是冒充的,想必她手里掌握着证据,于是也不再演戏,收起那副哀哀戚戚的受伤表情,高昂着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

    “目的?”她嗤了一声,“当然是为了接近欧宫越了,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是为了你吗?”

    终于听见她亲口承认,宋轻笑内心十分复杂,有难过,有愤怒,有失落,却也松了口气,她一直觉得,和沈梦菲这个女人打交道怎么都不对劲,原来是真的有原因的。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有这种感觉。

    沈梦菲看见宋轻笑的表情,不屑的嗤道:“我以为你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呢,没想到,你也什么都不知道,简直白费我一片心思,浪费我的时间。”

    “也是,一个小小的员工,怎么可能知道太多老板的私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