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有钱难买爷高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还亏得她对她掏心掏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看来,自己在沈梦菲眼里,估计就是一傻叉,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那种。

    心中真是有数不尽的p。

    但宋轻笑知道现在场合不对,发作出来不好,于是使劲压下这些情绪,将自己拉回到现实。

    “米朵,你有没有想过,十年之后,你的漂流瓶被人捡到?”

    方米朵摇摇头,觉得那个场景只存在于想象中,要是真发生了,只能说叫奇迹。

    “我自从扔完漂流瓶后,就把这事忘了,你要是不提起,我都想不起来呢。都十年了,那瓶子说不定早就被哪条大鱼吃进肚子里了。”

    宋轻笑意味深长的笑笑,拍拍她的手,“说不定哦,米朵,别看上天有时候像个瞎子,没睁眼,其实它说不定是半眯着眼的,万一哪天你的瓶子就回到自己手上了,岂不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方米朵被她说得也有几分心动,开心的眨眨眼。

    “说得也是,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没发生的事,都是自己的想象。如果十年前扔到海里的瓶子再回到我手上,我怕是做梦都会笑醒,不是说瓶子有多么值钱,我的梦想有多么伟大,单单就这一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奇迹了,值得回味一辈子。”

    宋轻笑赞同的点点头,在心里想着,很快奇迹就会发生了,米朵,到时候不要太兴奋了哦。

    她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了,一定要尽快去找沈梦菲,将瓶子从她手里拿回来,物归原主,不然她睡觉都不会安生的。

    还有,那个女人,不管她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以后都一定要远离。

    她宋轻笑单纯,但并不代表她傻,可以任由别人利用。

    “走吧,米朵,咱们今天去逛个够,下午主要的两件事就是买买买和吃吃吃。”宋轻笑心中还有点气,决定要通过一种方式发泄出去。

    不得不说,她为自己的购物和吃货本性又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方米朵脑袋点得像拨浪鼓一样,大为赞同,同为女人,在对购物和吃美食这两件事上,她们天生就有着蜜汁热情。

    “我们的口号是?”宋轻笑不顾众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大喊了一句。

    方米朵福至心灵的接话,一只手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扫荡、扫荡、扫荡!”

    “哈哈哈哈……”

    两人配合得相当完美,台词无缝对接,说罢,纷纷对视一眼,大笑起来。

    有种酒肉朋友找到组织的感觉。

    于是,这天下午,宋轻笑不顾及自己还是负翁的身份,丧心病狂的大买特买,虽然衣柜里有满满一柜子国际品牌的衣服,但她就是找不到那种购物刷卡的变态感觉。

    还是花自己的钱爽!

    她果然在朝着变态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吗?

    两人这一逛就是四五个小时,累了,就提着大包小包,在商城里随便找了家好吃的,满足了自己的口腹之欲后,宋轻笑先开车将方米朵送回去,这才开车回家。

    客厅里堆着大包小包,宋轻笑坐在沙发上,随手摁开了电视,看着自己卡上减下去的数字,突然有点蛋蛋的忧桑。

    “嘿,这下又成赤贫状态了,辛辛苦苦三十天,一下回到解放前,说的就是她这个败家老娘们!”

    但是……

    那一刻的爽快是难以形容的!

    俗话说得好,“有钱难买爷高兴”,难得现在能够花钱买高兴,她就不要再纠结于此了!

    毕竟钱挣来就是为了花的,不然那么累死累活的存着干什么?没有成就感好不好!

    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之后,宋轻笑心中的愁闷瞬间一扫而空,整个人又是一派洋洋自得的兴奋模样。

    “夫人,您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冯妈走出来,恭敬的说道,将她堆在地上的一堆战利品拎进了房间,该挂起来的挂起来,该摆起来的摆起来,收拾得井井有条,再也不像刚才那么混乱的模样。

    “嗯嗯。”

    宋轻笑看着她忙前忙后的收拾,脸上有些发烫。

    但是,她是不会承认是自己太邋遢了的!

    她只是因为刚刚逛完街回来,腰酸背痛腿抽筋,实在是没有力气收拾了。

    而且,个人有个人的责任,若是自己将一切都收拾好了,那岂不是让冯妈没了存在的价值?

    所以为了帮她保住现有的工作,她也是煞费苦心呢!

    这么一想,宋轻笑突然觉得自己好善良,好懂得为别人考虑啊!

    某人正沉浸在自己构造的幻境中出不来,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阵悦耳的铃声,轻松舒快,悦耳动人,就像是……她的手机铃声!

    嗯?!

    猛的回过神来,宋轻笑定睛一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正声嘶力竭的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总有一种她若是再看不到,桌子就要被震碎了的感觉。

    她连忙拿起手机,看清上面的名字,眼睛一亮,忙不迭的接通了。

    “喂,槿宴啊。”连她自己都没有听出来,这声音是多么的娇媚,又带着丝丝隽永,像是一个期待,终于又见到了希望一样。

    敏锐如傅槿宴,一下子就听出来了,眼中顿时布满了柔情,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明显心情很好,还是好到爆的那种!

    他笑吟吟的问道:“干什么呢,怎么半天才接电话?”

    “我看电视呢,没注意到手机响了。”

    宋轻笑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沉浸在自我夸赞的情绪中没反应过来,以她对傅槿宴的了解,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大肆嘲笑她!

    不用怀疑,丫的就是这么的没有底线。

    “这样啊。”对于她的解释,傅槿宴倒也没有怀疑。

    毕竟宋轻笑的性格就在那摆着呢,就这个优点,真诚!说啥是啥,想让她撒谎,那也是挺艰难的一个工程!

    宋轻笑点了点头,后知后觉的想起,隔着电话他也看不到,便又说道:“你呢,这会儿在干什么?今天一天累不累?”

    “还好。”傅槿宴微微一笑,语气很轻松,“这会儿刚开完会,在酒店里,准备过一会儿就休息。开了一天的会,精神很乏。”

    闻言,宋轻笑连忙表现自己的温柔体贴,“那你快去睡觉,先泡个澡,然后好好地睡一觉,我就不在这浪费你时间了。”

    她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却被傅槿宴出声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