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方米朵的梦想与漂流瓶的真正主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这疯魔的样子差点没吓坏一旁的安德烈。

    安小天王连忙扶着自家媳妇,免得她动作过大,惊到了肚子里的孩子。

    同时在心里默默流泪,媳妇呀,你要时刻谨记,你肚子里还揣着一个球呢。

    “……”宋轻笑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脑子又没跟上嘴巴,心里不但没有半点波澜,甚至还有点想吃黄焖鸡米饭。

    她的境界已经又上升了一大步,这些都是小意思。

    尬聊结束后,宋轻笑的热情没有被欧珊珊打击到,反而再接再厉的翻着电话本。

    突然,她眼睛一亮,找到一个合适的而且绝对不会拒绝她的对象——方米朵。

    至于为什么她会觉得方米朵不会拒绝自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心里就是很确信。

    果然,方米朵接到电话后,很开心的说道:“那笑笑姐,你稍等我一下,我收拾收拾就出门,咱们一会在哪里见?”

    “那一会在市中心广场见吧,下午咱们逛那里,省得折腾。”

    宋轻笑哼着歌,去换了件衣服,没办法,上午的课程,虽然只煎了几块牛排,但还是觉身上有味。

    麻蛋,都怪华少翔,没事靠那么近干嘛,他们只是陌生人好吧。

    一路紧赶慢赶的来到市中心广场,宋轻笑将车停好后,一下子就看见了方米朵,欢快的招着手,“米朵,这里,你到多久了?”

    方米朵纯净的脸上展开一个欢喜的笑容,几步走过去,亲热的挽着宋轻笑的胳膊,“笑笑姐,我也是刚到呢,你的速度也挺快。”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她们也不是上下级关系,所以挽手什么的,方米朵做起来毫无压力,自然得很。

    对于方米朵的亲近,宋轻笑非常乐意,毕竟她也很喜欢这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子。

    简直就是贴心的暖宝宝一枚呀。

    她慈爱的看着方米朵,刚刚被暴击过后的心仿佛恢复了活力,“好久没出来逛街啦,最近工作太忙了,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刑满释放,空气中满满的都是自由的味道,太爽了。”

    方米朵捂着嘴笑了,被她的话逗得不行,边走边说:“笑笑姐,要不要这么夸张,你们做设计的不是都喜欢去跟大自然接触,找灵感吗?又怎么会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

    宋轻笑扁扁嘴,“最近刚上任,各种事情一起涌过来,即使在你的帮助下,也差点没把我榨干,哪里还有时间去大自然找灵感啊,苦逼。”

    身居高位自然有高位的烦恼,所以底下的人羡慕,只是看到了表象,那些压力烦恼,和要承担的责任,是他们想象不到的。所以升职什么的,完全就是拿钱来换某些东西,不然谁干!

    “那咱们空了去野外转转,我其实很喜欢去呼吸大自然的气息,去那里找灵感,在人少的地方,很容易静下心来画画。”方米朵走路一蹦一跳的,活泼泼的样子惹来不少注目。

    “米朵,你画画这么好,怎么就想着来当助理了?”不知道为什么,宋轻笑突然问道。

    方米朵苦着一张脸,“笑笑姐,其实没几人说我画画好的,也就你和姗姗姐这么觉得,可能是我自己真的有问题吧。”

    “傻瓜,你画的画这么有灵气,那些人看不懂,是他们自己境界还不够高,俗气,只会以世俗的标准来衡量,怎么会是你的问题呢?”宋轻笑敲敲她的头,想看看里面都装了些啥,尽乱想,“你以后千万别这么想了啊,活在别人的想法和评判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呀,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你想想,你满足了这个人的想法,但另外一个人又有说法了,你到底该怎么做?我和姗姗都特别喜欢你的画,说明你的画没有问题,你这个人也非常不错,他们不喜欢,是因为你们不在同一个频道罢了。”

    宋轻笑化身唠叨,苦口婆心的长篇大论。

    她觉得自己在拯救迷途的羔羊,胸前的红领巾鲜艳艳的随风飘扬,她对得起祖国,对得起人民。

    方米朵听她说了这么多,都还是满心满眼的站在自己的立场,为自己打算,顿时感动得泪眼汪汪的,“你真好,笑笑姐,很少有你这么鼓励我做自己的,也许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没有成功的原因吧,背负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怎么可能走得长远呢?”

    她笑了笑,有些羞赧的说道:“不怕你笑话,其实呀,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画家。”

    画家?

    宋轻笑心里咯噔一声,眉心重重一跳,这两个字触动了她某些神经。

    她唰的一下看着方米朵,口气中有几分激动,几分期待,“米朵,你玩漂流瓶什么的吗?”

    “漂流瓶呀?我基本上不怎么玩,谁有那个功夫,天天登录邮箱,拿着一个网捞啊捞的,还尽捞些小虾小蟹,最主要的是,还不能吃!”方米朵吐槽道,她不玩漂流瓶很多年了,没办法,生活压力大呀,得匍匐前行。

    宋轻笑:“……”

    她突然有点想哭是怎么回事?

    敢情她们俩人还不在一个频道上?一个在tv-1,一个在少儿频道!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告诉自己要蛋定、蛋定!

    不知者无罪,米朵不知道此漂流瓶非彼漂流瓶,想岔了也情有可原。

    “米朵,我说的不是那个无聊的小游戏,是真正的漂流瓶,大海、瓶子、纸条,那种漂流瓶。”宋轻笑很快就镇定了。

    大海、瓶子、纸条……方米朵想了好一会,才费力的从记忆库里搜寻到一件往事,不确定的说:“我好像记得十年前往海里扔过一次瓶子,里面大概写的是我要当画家的心愿。其余的么,就没有了。”

    她挠挠头,确定了一下记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时还小,行为就有些幼稚哈哈,想着把我的愿望用这种方式告诉上天,希望它来帮我完成,然而现实却是打脸的,十年过去了,我仍旧一无所成。”

    宋轻笑听到这里彻底愣住了,心中的想法得到了证实,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有喜悦、有激动、有复杂、有感慨,当然还有一种被戏耍被背叛的感觉!

    她想起了沈梦菲一开始见到她时冷漠的样子,以及后来的热情,再到后来打听欧宫越私事无果,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的愤怒越发高涨。

    沈梦菲,呵呵,你真是好样的!

    竟然冒充米朵,说那个漂流瓶是自己的,竟然也不害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