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要跟你割袍断袖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大家好,我叫华少翔,是你们的西餐老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希望我们能相互配合,一起进步。”华少翔看着下面那群冒着绿光的眼睛,已经习以为常了,他走到哪里,哪里基本上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着这群花痴,他淡淡一笑,果然,又听得下面传来一声声抽气声,和窃窃私语声。

    “哇,华少翔好帅,我简直要被他电晕了。”

    “我要是晚生几年,绝对死皮赖脸的也要追到他。”

    “et,到时候咱们就是竞争关系了,我可不会手软。”

    “哼,走着瞧,谁怕谁!”

    ……

    宋轻笑听得一脸黑线,在心中咆哮,至于吗,不就是一个五官长得端正了点的男人嘛?

    女人们,你们醒醒好吗,把口水吸溜回去k?

    不要给女人丢脸了好伐?

    她只瞥了几眼那个西餐老师,很快就不感兴趣了,低下头,无聊的拨弄着手上的手链。

    她最近对小鲜肉,尤其是这种阳光型男产生了免疫力,她想,大约是因为对着傅槿宴看多了,所以产生了一种“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觉。

    仔细想想,傅槿宴真的是她见过的人中最帅气、俊美的男人,没有之一,气质冷清、优雅高贵,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吸引无数女人纷纷往上扑,简直就是一行走的荷尔蒙。

    连华少翔这样的男人都大受追捧,宋轻笑突然觉得,自己能误打误撞的嫁给傅槿宴,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

    华少翔扫视了一眼,突然发觉有个女人低着头,似乎对他很不感冒的样子。

    他眼睛一眯,顿时来了兴趣。

    在讲课时,有个环节是需要学员上来跟老师配合,华少翔故意对她们说道:“下面,我随机邀请一位学员上来跟我合作,给大家做个示范。”

    此言一出,众狼女沸腾了,很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纷纷举手,主动报名。

    “我!”

    “老师,我来!”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华少翔苦恼的看着她们,“你们都举手,我无法选择,那这样吧,就选一个没举手的人。”

    顿了顿,他伸手一指,大声说道:“那位学员,请你上来一下,对,就是穿着米白色外套的那位女生。”

    米白色外套?

    宋轻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其他女人投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最后目光看向始作俑者,茫然的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对,就是你,请上来配合我完成这一场示范好吗?”华少翔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温文尔雅的说道,没有一点不耐烦。

    “好。”才怪!

    脸上笑嘻嘻,心中p!

    宋轻笑在心里哀叹一声,麻蛋,叫谁不好,偏偏要叫她!这是要她成为女性公敌的节奏吗?

    顶着这群女人要吃人的目光,宋轻笑觉得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屏住呼吸颤颤巍巍的走上台,才长呼一口气。

    还好,还好,刚才那群人没有将她围住暴打一顿。

    华少翔看着宋轻笑略显虚脱的样子,关心的问道:“这位学员,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宋轻笑摇摇头,违心的说道:“我没事。”

    真的,你少关心点我,我绝壁没事。

    “在示范之前,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好吗?”华少翔往她旁边站了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宋轻笑不疑有他,用一副公式化的口吻,大致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合作示范就开始了。

    在做西冷牛排时,华少翔靠得很近,让两人看上去举止很有些亲密,这一番举动,自然又引来了其余人的不满,纷纷用嫉妒的小眼神射向宋轻笑。

    帅哥是大家的,你怎么可以一个人独占呢!

    别以为仗着自己年轻,有那么点资本,就霸占帅哥呀!

    宋轻笑全程都有点不适,直到牛排的香味蔓延出来,才把注意力挪开,嗅了嗅鼻子,情不自禁的说道:“好香呀。”

    这是作为一个吃货最本能的反应。

    华少翔轻笑了一声,赞道:“那是你做得好,很有天分呢。”

    宋轻笑礼貌的一笑,不置可否,她自己有几把刷子自己知道,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还好没有糊成一块碳。

    第一节课就这么如坐针毡的过去了,几乎是一下课,宋轻笑就像兔子一般溜了。

    她表示,比她通宵搞设计还累啊槽!

    同时也在心里默默流泪,为毛不安排一个长相普通的人来讲课呀,也好让大家把心思花在学习上,毕竟这学费也真特么贵!

    中午,吃过饭后,宋轻笑觉得超级无聊,躺在沙发上挺尸,稿子不想画,电视不想看,零食不想吃,午觉也不想睡。

    她这是肿么了?

    更年期综合症提前来了吗?

    自从傅槿宴走了之后,她觉得浑身都不得劲。

    算了,闷在家里早晚会闷坏,还是给姗姗打个电话,约出来逛街吧。

    说干就干,宋轻笑拿起手机就拨了过去。

    “笑笑吾爱,你是想姐了吗?”电话几乎是刚一接通,那边就响起了欧珊珊含笑打趣的声音。

    “姗姗,我一个人在家快无聊死了,求安慰求虎摸求陪伴。”宋轻笑皱着一张脸,苦逼的吐槽。

    欧珊珊怀疑的说道:“这么空虚寂寞冷?啧啧,你家那位呢?怎么不陪你?”

    “槿宴出差去了,所以我好无聊啊,干什么都没劲嘤嘤嘤。我觉得体内有一股洪荒之力,不释放出来不行,姗姗,咱们逛街去吧?”

    宋轻笑为了诱拐自己的闺蜜,就差没在沙发上打滚撒娇卖萌了。

    欧珊珊迟疑了一下,有点不忍心,但看着一旁安德烈不满的表情,俊脸下隐含着一种“你要是敢弃我而去我就死给你看”的意思,还是狠心的拒绝了宋轻笑,“抱歉啊,笑笑,今天是不行了,安德烈在我这边。咱们改天再约怎么样?”

    “噗!”

    卧槽,要不要这么虐她这个临时“单身狗”?

    宋轻笑捂着胸口吐血不止,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血槽已空,请求支援。

    姗姗,咱们说好一辈子做彼此的闺蜜呢?怎么就因为一个男人变心了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我要跟你割袍断袖!”悲愤之下,宋轻笑口不择言,暴露了自己幼儿园还没毕业的事实。

    欧珊珊一愣,不可置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确认宋轻笑那货说的就是断袖,顿时爆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噗哈哈哈哈,割袍断袖呀?虽然你长得是很可爱,但恕我不奉陪咯,因为姐实在是没那个功能,能跟你断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