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顺便又帮你报了个西餐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陈盛选的是市有名的情侣酒店,环境优雅,气氛闲适,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餐点十分符合他们两个人的胃口——主要是符合宋轻笑。

    看着眼前摆上来的海鲜盛宴,宋轻笑的眼睛都要直了,舌头不自觉的舔过粉嫩的唇瓣,留下一片水润的光泽。

    这次真的是要流口水了。

    而傅槿宴则是一脸的无奈与宠溺,两种情绪夹杂相错,无法言喻。

    本来是想准备个烛光晚餐的,后来想一想,那样气氛是好,但宋轻笑未必会喜欢,而现在这个,看着没啥气氛,但是能够明显看出这丫头的欢喜。

    在气氛和她的心情之中,傅槿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尝尝看口味如何,和你在a市的时候吃的是否差不多。”

    宋轻笑也不客气,直接动手,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一顿饭,居然也能吃出几分潇洒的感觉来,真是神奇。

    “嗯,这家的味道很不错啊,好好吃,我很喜欢。”宋轻笑埋头苦吃,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看着就能感觉到她的好心情。

    “既然喜欢,就多吃一点。”

    对于吃货来说,什么甜言蜜语都比不上这一句“多吃一点”,简直就是致命一击,毫无抵抗能力。

    而宋轻笑也很是“听话”的,将这一句话贯彻到底,实施得淋漓尽致!

    “嗝!”

    宋轻笑掩着唇,打了一个秀气的嗝,脸有些发红,是因为羞涩。

    但是当她低头看着自己面前“战绩”的时候,脸已经变成了爆红。

    “卧槽!”

    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哪里出现过。

    傅槿宴却表现得很淡然,微笑的看着她,柔声问道:“吃饱了吗?”

    “吃饱了,吃饱了。”

    宋轻笑笑得有点勉强,一堆东西被自己吃了四分之三,要是还不饱,那就真的是无底洞的胃了。

    “既然吃饱了,是不是也消气了?”

    闻言,宋轻笑瞥了他一眼,想了想,轻哼一声,“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既然你说没有事,我当然是选择相信你啦,这是最基本的信任,还是很有必要的。”

    傅槿宴挑了挑眉,嘴角的笑意越发温柔。

    圣诞过后,傅槿宴又陷入了忙碌的阶段,每天早出晚归,根本没有多少空闲。

    甚至还要出差三天。

    得知这一消息,宋轻笑表示很难过。

    毕竟家里少了个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不过她的不习惯还没有表示出来,就被傅槿宴消灭了。

    “你若是没事做,可以去接着上课,我顺便又帮你报了个西餐班,学学西餐怎么做。”

    宋轻笑:“……”

    她为什么觉得自己刚从一个坑里爬出来,又掉进了另外一个坑呢p!

    虽然家里请了一个冯妈,但这种厨娘的感觉挥之不去啊摔。

    “你不是也喜欢吃西餐么?”傅槿宴见她脸上五颜六色的,精彩得跟调色盘似的,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刚才因为他要出差的难过,很快便消失无踪,那玩意就是一幻觉啊呸。

    宋轻笑艰难万分的开口了,“是不是我喜欢吃什么,就要自己学什么?”

    傅槿宴露出一个“你还不笨”的眼神,十分良苦用心的说道:“笑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学得很好的。”

    “噗!”宋轻笑吐出一口老血,四肢抽搐着摔倒在地。

    光荣阵亡!

    这天晚上睡觉时,宋轻笑是用屁股对着傅槿宴的。

    哼,她还没从桑心中缓过劲来,不想理这个混蛋!

    傅槿宴看着她使小性子,好笑的摇摇头,山不就他,他去就山。

    于是他挪过去,长臂一伸,就把某人抱了个满怀,在她头上嗅了嗅,低低的说道:“笑笑,我明天就要出差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祝你一路顺风!”宋轻笑头也不回,硬邦邦的说着。

    她才不会拜倒在他的温柔乡里,她要坚持自己的原则!

    傅槿宴叹了口气,“我坐的是飞机。”

    这丫头,纯粹是故意的。

    “老婆,我会想你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再接再厉,甜言蜜语的哄道,想攻破宋轻笑的堡垒。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等你出差回来后,我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宋轻笑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继续拆台。

    “……”

    傅槿宴被堵得哑口无言。

    媳妇,这样子真的好吗?

    天就是这么聊死的知道不。

    第二天一大早,宋轻笑睁开眼睛的时候,傅槿宴已经走了。

    她伸手摸了摸,被窝里凉凉的,觉得有点怅然若失。

    虽然平时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但知道有这么个人在家,不管怎么忙碌,晚上总会回来,她心里就有点安慰。

    现在人一走,才懊恼昨晚自己为毛要生气,两人好好说会话不行吗。

    宋轻笑觉得赖床也不幸福了,索性爬起来去上西餐班,报了名,不去上课就是一种裸的浪费。

    等宋轻笑慢悠悠的来到地方时,惊愕的发现竟然有这么多学员!

    这么多女人齐聚一堂的场面还真是壮观。

    but,重点是,为毛她们看起来都像是特意打扮过一番,不像是来学做菜,反而像是来相亲的呢?

    宋轻笑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帆布鞋、牛仔裤、涂鸦t恤外加一件普通的外套,头发扎成一个丸子头。

    嗯,很大妈,啊呸,很少女!

    教室里有点吵闹,大家叽叽咕咕的聊着天,像一万只鸭子在身边扑腾着翅膀乱叫,宋轻笑竖起耳朵,隐约听见几个关键词,比如很帅啊什么的。

    她顿时就有点兴趣缺缺了,小声的自言自语,“谁呀?再帅能有傅槿宴那厮帅吗?”

    提起傅槿宴,本该压下的愁绪又泛了上来,宋轻笑又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突然,热闹得像菜市场的班级一下子安静下来,宋轻笑发觉到了异常,好奇的抬起头。

    这一看,一下就猜到原因了。

    讲台上,一个年轻的帅哥正站在那里,看着台下的人微笑。

    他穿着时尚,个子大概一米八左右,瘦长却不瘦弱,一看就是经常健身那种,看上去很阳光,很有活力,是时下最流行的那种阳光小生。

    怪不得这群女人看着他的目光,像是要把人吃了一样,太可怕了,她们该不是就是冲着这个人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