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想过清明节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共进晚餐……你的意思是要带我去吃大餐吗?”

    “嗯哼,”傅槿宴挑了挑眉,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貌似就是这么回事。”

    闻言,宋轻笑高兴得差点儿蹦起来,心中的不快早就跑到爪哇国去了。

    开玩笑,什么事情能比大餐更重要啊。

    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若是两者选其一,那也一定是后者,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是身为一个吃货最基本的原则!

    似乎是被自己的领悟感动到了,宋轻笑双手握拳,一脸坚定的表情,看得傅槿宴牙疼不已。

    这货绝对又在想她的好吃的了,不用问,从她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两个眼睛,一个写着“吃”,另一个写着“货”。

    名副其实的吃货,24k纯金的!

    “你要不要把你下巴上的口水擦一擦?这表情都把你的心思泄露了。”

    纳尼?

    宋轻笑连忙伸手在下巴上摸了摸,却发现干燥的很,哪里有一点儿口水的样子。

    她抬头看着傅槿宴,在看清他眼中隐忍的笑意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一双美目顿时瞪得滚圆,朝他怒目而视。

    “丫的又骗我,太讨厌了。”

    傅槿宴耸了耸肩,脸上不见丝毫愧疚。

    这哪里是骗,明明是夫妻间的日常小情趣。

    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一用力就将她拉了起来,推着进了卫生间,“好了,不闹了,快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就出发。我已经让陈盛订好了位置,选的又是你喜欢的口味。”

    “这还差不多。”

    宋轻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哼了一声,一甩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卫生间去洗脸。

    虽然她素颜也挺好看的,但是顶着一个大油头,和一个超级大帅哥出去吃晚餐,怎么看怎么违和。

    况且傅槿宴的身份摆在那儿呢,总不能让他丢了面子——虽然他并不在意。

    但是宋轻笑在意啊!

    心中对一个人渐渐的有了感情,自然是希望他什么都好,任何麻烦和困扰都离他远远的才是最好的。

    为了这一个“最好的”,宋轻笑整整收拾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等她终于收拾完毕,站在傅槿宴面前的时候,他几乎都要睡着了。

    以前他总觉得,一个女人出个门不会用太长时间的,那些所谓的等不起都是因为没有耐心。

    只是换个衣服什么的,能用多久呢?

    but!他今天才算是见识到了,这个真不是吹的,是真的啊!一两个小时都是快的了!

    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模样,宋轻笑有些赫然,红着脸解释,“我想着是过节嘛,总要穿得正式一些,打扮也不能太随意,所以就费了一些时间,但是我已经在加快节奏了。”

    要不然我还能再准备两三个小时。

    后面这句话即使她没说出来,傅槿宴也能猜到,不由得在心中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

    他轻咳一声,非常违心的安慰道。

    “没事,能出来就是好事。”

    他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不由得庆幸自己忍不住提前跑了回来,若是按照正常的时间,只怕等她收拾好,就已经是半夜了。

    站起身来,傅槿宴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手臂一弯,“走吧,我的小仙女。”

    宋轻笑轻轻地点了点头,挽住他的手臂,两个人相依相偎的走出家门。

    平安夜是当代青年十分热衷的一个节日,傍晚时分,路上人潮拥挤,车水马龙,路边的树上都挂着小彩灯,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光芒。

    节日气氛十分浓厚。

    “西方的节日居然这么受欢迎,咱们本土的节日却无人问津。”宋轻笑四处打量了一番,感慨道。

    傅槿宴剑眉微蹙,“怎么会?每个节日都很受欢迎啊。”

    毕竟每逢节日都可以放假,谁会不喜欢呢。

    “不是哦,”宋轻笑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一本正经的说,“你看清明节,法定假日,有几个人过的?多冷淡,多凄惨呀,想想就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傅槿宴:“……”

    麻蛋他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

    这么长时间了,还不了解她吗?

    就以她那山路十八弯的脑回路,能说出什么正经的话来!

    每次都要受一次刺激,这滋味也是酸爽得可以!

    “你说的倒也是,不过……你想过清明节吗?”

    阴测测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响起。

    恰逢遇到一个红灯,傅槿宴停下车子,扭过头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诡异的声音配上诡异的笑容,这一下子可不得了,宋轻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毛骨悚然,简直可怕!

    她伸手搓了搓胳膊,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算了算了,我不是很喜欢过节,平时上班还能挣钱,挺好的,挺好的。”

    看着她笑得一副蛋疼的样子,傅槿宴很不给面子的笑了。

    冷笑,嘲讽的笑,反正不是什么好笑。

    宋轻笑一下子就被激怒了,瞪着眼睛就要造反,但是一触及到他的眼神,她又可耻的怂了。

    不行不行,这是债主,债主就是天王老子,就是金主爸爸,要哄着,绝对不能以下犯上。

    不然一定又会被改合约,那她这辈子都没有还完的可能了!

    想到这儿,宋轻笑立刻堆起满脸的笑,那笑容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要多没底线就多没底线。

    没有关系,为了生存,为了她那脆弱的小心脏,还有什么是不能忍耐的?

    没有!

    于是,宋轻笑就保持着这个猥琐的笑容,一路到了酒店。

    停下车子,傅槿宴扭过头看着她,似笑非笑,“媳妇儿,到地方了,把你那个小傻子的笑容收一收,不然一会儿人家不让你进门,那就尴尬了。”

    宋轻笑:“……”

    你才是傻子,你们全家都是傻子!

    老娘美若天仙,冰雪聪明,丫的到底有没有看清楚!

    心中p,脸上笑嘻嘻,说的就是宋轻笑。

    她伸手揉了揉脸,换上一副正常的笑容,再次挽着傅槿宴的手臂,相携着走进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