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有的时候我特别想揍你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不可置信的问道:“一口气吃完了?”

    “你的牙……还好吗?”

    她脸上的神色有点复杂,这丫的,要不要这么饥……,饥饿!

    傅槿宴特意露出八颗整齐洁白的牙齿,向她完美的展示了自己的牙好不好这个结论。

    眼前的牙齿白净整齐,没有丝毫的污垢,完全可以媲美电视上那些为牙膏打广告的明星——那些都是做过的烤瓷牙,现在这个是纯天然的,原装的!

    宋轻笑对他的牙齿很满意,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后来发现自己貌似有些被带跑偏了,不由得划过几条黑线。

    “拜托,重点是你的牙齿吗?”

    “不是你问我的吗,牙齿还好不好。”傅槿宴摊了摊手,一脸的赤诚,简直不能再真挚了。

    “噗”!

    宋轻笑默默地捂住了胸口,防止自己一个没忍住,吐出一口淤血来。

    大兄弟,你真是性格正直不做作,在下甘拜下风!

    她深吸了几口气,忍下经脉中涌动的真气,一脸的假笑,“我是想说,吃那么多饼干,你就不感觉到腻得慌吗?而且……肚子不撑吗?”

    傅槿宴眨了眨眼,伸手在肚子上摸了摸,摇了摇头,“没有啊,吃的时候都在想你,感觉心里都是甜的,嘴里感受到的味道反而不是那么浓烈了。而且我也没有吃午饭,只吃了你带来的那些饼干,又怎么会撑到呢。不信你来摸一摸。”

    他说着,不由分说的捉住宋轻笑的手,顺着衬衣的下摆钻了进去。

    猛的感受到温热的触感,有一瞬间,宋轻笑的大脑处于混沌状态,一脸懵逼。

    她反应过来之后,脸上的茫然褪去,换上了一副……狡诈的模样?!

    傅槿宴只是抓住了她的手腕,所以她的手掌还是自由的,于是她顺从自己的本能,在温热的肌肉上缓缓游走。

    他的小腹平坦有力,完全没有吃多了之后才有的起伏,完美得让人垂涎不已。

    卧槽!这腹肌!这触感!这……卧槽!

    宋轻笑的脑中只剩下这两个字,再也想不起来其他。

    典型的词穷,哦不,是小学语文没学好,功底不扎实。

    “摸够了没有啊,小花痴。”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将宋轻笑已经跑到大西北的神智拉了回来。

    她猛地回过神来,抬起头,对上一个似笑非笑的容颜,棱角分明,俊俏迷人。

    明明是这么养眼的一张脸,但是在宋轻笑看来,这完全就是撒旦的微笑!

    她总有一种偷偷干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好羞涩!好惭愧哦!

    “那个,我才没有,我就是,就是……”

    宋轻笑囧着一张脸,绞尽脑汁的想着借口,如何才能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好吧,只有她一个人尴尬,傅槿宴在一旁,始终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她脑子中突然灵光一闪,“啊”的叫了一声,快速说道:“我就是检查一下,你最近有没有疏于锻炼。没错就是这样,你要知道,像你们这种总是坐办公室的,最容易肌肉萎缩,所以一定要坚持锻炼,不然不到四十你就该变油腻了。”

    她说完,还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一本正经得让人无言以对。

    而傅槿宴则是一脸懵逼,难以置信,外加瞠目结舌。

    她忘了他是她老公了吗?

    丫的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重要的!

    傅槿宴狠狠地吸了几口气,他觉得,若是不这样,他很可能就要被气得直接过去了。

    没准明天新闻头条就是《傅家少爷暴毙身亡,疑似被其妻子气死》,这新闻一出来,轰动程度可见一斑。

    翘了翘嘴角,傅槿宴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斜着眼睛瞅着她,“笑笑,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特别想揍你。”

    “嗯……嗯?”

    宋轻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一张小脸顿时皱成了一朵菊花,委屈得不行,“你干嘛要揍我?我又没干坏事。还有,最主要的,明明是你回来解释道歉的,现在怎么反过来了!”

    她说完,梗着脖子,一副“我最有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看得傅槿宴又好气又好笑。

    他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沉迷于指下柔嫩光滑的手感,很是心满意足。

    “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所以就算是翻篇了。现在我们算的,是你占我便宜的事。”

    “我占你便宜?”宋轻笑一脸懵逼,无辜得像是一只迷路的羔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现在。”傅槿宴说着,挑了挑眉示意她。

    宋轻笑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看过去,“犯罪现场”立刻映入眼帘——自己的手还伸在他的衣服里面,没有拿出来。

    见到眼下的情况,宋轻笑顿时傻了眼,猛的将手抽回来,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艳丽的颜色丝毫不逊色于窗外灿烂的晚霞,光彩夺目。

    傅槿宴伸手将衣服整理好,站起身来,俯视着她,声音喑哑,“夫人这么喜欢摸,为夫自然不能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

    宋轻笑的脸再一次红了,感觉似乎有一个火堆架在了她的下巴处,熊熊的火焰正在燃烧,烤得她的脸都在散发热气。

    “什么、什么摸个够,你不要胡说,我才没有!”

    她苍白无力的解释十分没有信服度,这一点从傅槿宴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丫的,装吧,接着装,我要是相信你就算我输!

    看着他的表情,宋轻笑越发懊恼,想了想,决定绕开这个话题。

    她想起他刚才说的话,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等到晚上回来?你一会儿还要出去吗?”

    “当然,今天是平安夜,当然要出去过。”傅槿宴坦然的点了点头,对着她伸出手,“所以,我美丽的姑娘,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宋轻笑原本还在因为他晚上要出去,而有些不高兴,没想到下一秒就峰回路转,顿时惊喜在眼中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