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误会与和解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里面的哭声还在继续,她将脑袋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小眉头不自觉皱起,这声音貌似有些耳熟?

    是谁呢?

    算了,想知道是谁,进去看看不就得了吗?

    宋轻笑,你有一个堂堂正正合法的身份,怂什么怂!

    想到这里,她用力推开了门,这突兀的动作让屋内的两人都纷纷看向她。

    宋轻笑没有理会有些惊诧的傅槿宴,而是看向那个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邱嘉茗!

    “没打扰到你们吧?”她凉凉的开口。

    傅槿宴挑挑眉,知道这丫头是误会了,但这个情况不允许他多说什么。

    “你怎么来了?”

    宋轻笑嗤笑一声,偏头看着这个男人,神情一派天真无邪,“我为什么不能来?”

    一旁的邱嘉茗停止了哭泣,看着这对夫妻,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宋轻笑懒得跟他们浪费时间,玩你猜我猜的游戏。

    她往前走了几步,将手上提着的盒子放到茶几上,力道之大,像是跟盒子有仇似的,也不知道里面的饼干碎了没有。

    呵,反正不管碎没碎,都不在她关心的范畴里了,她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两人,她压抑住心里的不快,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慢聊,不打扰了。”

    转身就夺门而出。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的背影,眼神倏然一变,追出去将门夺了回来!哦不,是狠狠的盯着邱嘉茗,语气不善的开口,“还站在这里干嘛?是准备站到放假,然后跟我回家过年吗?”

    邱嘉茗听着他这么狠厉绝情的话,刚收回去的泪水又涌了出来,神情凄楚的说道:“槿宴,你当真这么绝情吗?”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傅槿宴看也不看她,小心翼翼的提起茶几上那个有些变形的盒子,就坐回宽大的旋转椅上,旁若无人的拆开。

    看到盒子里那些形状可爱,还散发着甜甜奶香味的饼干时,傅槿宴眼神柔和得像是能滴出水,这丫头,应该是一早就起床开始做饼干,做好就送过来了。

    哪成想,竟然遇到这种情况。

    真的是太让人懊恼了。

    邱嘉茗看着傅槿宴真的不再看她一眼,全副身心都被那个盒子吸引住了,伤心的离开了这个办公室。

    在傅槿宴眼里,她不仅比不过宋轻笑,甚至连她做的食物都比不上。

    呵,这种认知,真的是很……让人绝望呢。

    傅槿宴拈起一块小熊头像的饼干,放在嘴里细细品尝着,像是透过这些饼干看到了宋轻笑在做它们时散发的笑意,和眼中的情谊。

    他在心里叹息一声,这个傻丫头。

    真的是让他越来越爱了怎么办?

    他看了看日历,突然想到了什么,按下了桌上的内线电话,干脆利落的吩咐。

    “陈盛,今晚我要和笑笑吃饭,帮我定两个位置。”

    陈盛自然知道这两位的口味,应了一声,挂掉电话后,就开始在脑中搜索平安夜适合约会的地方。

    一下午的时间,傅槿宴工作都有点心不在焉的,他时时记挂着受了委屈的宋轻笑,在还没下班时,干脆将电脑往下一扣,穿上外套拿起包包与钥匙就走。

    走到门口,正巧碰到前来送签字单的陈盛。

    陈盛疑惑的看着他,“总裁,您这是要干嘛去?”

    “回家!”傅槿宴扫了一眼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二话不说,接过就签了。

    “可是一会还有个高层会议。”对于bss大人的任性,陈盛略感无奈。

    “延迟!”

    还有什么比自家媳妇更重要!会议什么的可以延迟,万一媳妇真生气不理他了,他哪怕是跪搓衣板,都不一定能哄得回来。

    孰轻孰重,他分得很清楚,后者才加损失惨重。

    陈盛看着他不顾一切离去的背影,凄凉的站在走廊上,突然很想唱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

    他忧桑的想到,自从bss结婚谈恋爱后,行为就变得有些不正常起来,以往最爱工作的他,现在是公司里翘班最勤快的一个。

    当然他是老大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没人敢阻拦他。

    but!他想表达的是,谈恋爱果真能让一个人性格和行为大变吗?

    咦,想想都好可怕,他还是继续当一只可爱的单身狗吧!

    傅槿宴回家后,在卧室找到了宋轻笑,她正拿着一本书靠在床头翻看着。

    他走过去,轻轻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她,“在看什么书呢,笑笑?”

    “没长眼睛吗?自己不会看吗?”宋轻笑头也不抬,淡淡的回道。

    傅槿宴:“……”

    他媳妇果然是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他温柔却不失坚决的将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那本书拿开,定定的看着宋轻笑,“笑笑,今天上午的事,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沉默了一会,宋轻笑从鼻腔里哼出两个字,“嗯哼!”

    傅槿宴有点蒙逼,嗯哼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是她愿意听,但心里仍旧有几分不满,勉强听吗?

    不得不说,傅槿宴的智商与情商都高得很,一下子就分析对了。

    “今天邱嘉茗突然跑过来找我,说平安夜,想约我晚上吃饭,我坚决的拒绝了,所以她当场就哭了起来。”

    他寥寥数语就将事情解释清楚了。

    宋轻笑狐疑的看着他“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你还以为发生了其他什么吗?”傅槿宴苦笑一声,略显无奈,“要不要我把当时的视频调出来给你看?”

    “不用了,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我相信你了。”宋轻笑相信事情确实是这样,但有点怀疑的是,傅槿宴一定还说了其他的什么,不然邱嘉茗这个女强人不可能就因为被拒绝了一顿饭,就哭哭啼啼的。

    她哪有那么脆弱。

    就当……他说的是真的……吧!

    这几个字加起来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味呢!

    那么勉强是为哪般?

    傅槿宴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宋轻笑已经原谅自己了,就不要再追究这些话了,不然独守空床就是最轻的下场。

    他露出一个笑容,转移了话题,“笑笑,你今天做的饼干真好吃,我一口气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