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礼物与回礼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简直太大方了,对她太好了,然而正因为这样,她心里略显慌乱。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后,自己却一无所有,包括身边这个人。

    “傻了么?笑笑。”

    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惊得宋轻笑唰的一下抬起头看着他。

    “没,我没事,只是心中突然有些惶恐。”

    “惶恐?”傅槿宴狐疑的看着她,猜测着她的心思。

    宋轻笑诚实的点点头,口吻难得的有几分忧伤,“是呀,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要是你某天醒来,发现自己经历的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那又该何去何从?”

    人世间的风刀霜剑、生死别离她都不怕,怕的是,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心也空空。

    “傻丫头,整天没事就爱想这些,不好好想想怎么给我做饭。”傅槿宴捏了捏她的脸,颇有几分心疼,他见不得这个一向跳脱的小女人露出这副迷茫无助的模样,让他心疼得巴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

    “不管是真实的也好,一场梦也罢,既然已经拥有了,那就好好珍惜吧。正因其短暂,所以才更要珍惜,这才不枉经历的这一切。”

    他将宋轻笑的耳环取下,将蓝宝石首饰带了上去,又把项链带上去,把她的脑袋摆端正,颇有成就感的欣赏了一番。

    “这套宝石你带着真的很漂亮,两者相得益彰,有些宝石的美丽需要人来衬托,不合适的人带了只会觉得别扭。”

    宋轻笑眼眸亮晶晶的看着他,里面蕴含的爱怜、欣喜、感动、惶恐不一而足。

    嫁人当嫁傅槿宴。

    第二天,宋轻笑带了部分傅槿宴送给她的首饰,还没走到办公室,就被欧珊珊看到了。

    女人对首饰一类的总是异常敏感,所以虽然宋轻笑只是低调的选了两样,但仍旧被欧珊珊她眼尖的发现了。

    “笑笑,你家老公对你可真好,这套首饰是一家全球性的大公司新推出的主打产品,听说全世界也只有几套,你这一次性就带了一半,简直就是揣了个金库在身上呀。”

    宋轻笑听着她酸溜溜的话,翻了个白眼,“姗姗,你这话说得,好像你家安天王对你就不好了似的,我可是还记得他之前一掷千金的事呢。你这没良心的不是这么快就忘了吧?”

    “哪有,只是新品发布会一出来后,我就犹豫了那么一会,准备下手的时候,就被告知这几套蓝宝石首饰都被预订了。啧啧,你家那位果然是财大气粗,花钱如流水,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

    欧珊珊无奈的吐槽,她家安德烈好是好,就是平时有些太忙了,不能天天腻在一起,也不能及时察觉她的需求。

    宋轻笑耸耸肩,一脸他要送我我也无奈的表情,很是欠揍,看得欧珊珊牙痒痒。

    最近公司的气氛都很不错,因为圣诞节要到了,公司里大多都是年轻人,对这些洋节并不排斥,总是会趁着各种节日组团出去嗨,所以在圣诞前,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商量该怎么玩了。

    宋轻笑想的却不是这事,她想着傅槿宴送给自己的珍贵的首饰,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好歹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

    于是,平安夜这天,她理所应当的翘班了,在傅槿宴上班走后,就战胜了懒癌,起床洗漱,精神百倍的开车去了超市,将自己所需要的原材料一一买来。

    冯妈看着宋轻笑提着大包小包的进了厨房,也跟了过去,恭恭敬敬的说道:“夫人,您是要做什么吗?吩咐我一声,我来就好。”

    宋轻笑笑眯眯的摆摆手,“没事,冯妈,我自己来就好,好久没有动手做了,我怕手艺都生疏了呢,那不是白学了么。”

    “不会的,”冯妈听到她这么说,安慰的笑了笑,“学过的手艺一辈子都不会忘的,只是一开始会暂时有点生疏而已,很快就会熟练起来。那夫人您先忙,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就行。”

    “嗯嗯。”

    宋轻笑系上围裙,回忆了一遍课堂上讲的内容,和自己当时做饼干的步骤,撸起袖子就开始捣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厨房里弥漫出一股甜甜的奶香味,正在打扫卫生的冯妈嗅了嗅,放下手里的拖把,来到厨房,探进一个脑袋,好奇的问道:“夫人,您在做什么呀,好香。”

    宋轻笑笑眯眯的一边将烤好的饼干装进精美的盒子里,一边将剩下的递给冯妈,“我在烤小饼干,你尝尝,味道还可以。”

    冯妈受宠若惊的接过,尝了一块,看着宋轻笑这小心翼翼的动作和珍重的神情,感叹道:“这饼干又脆又爽口,甜而不腻,回味悠长。先生能娶到夫人这样贤惠的妻子,真是有福气。”

    宋轻笑面上矜持的笑笑,其实心里很开心,能得到外人这么高的评价,说明她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拎着精心制作的爱心小饼干,她开着车,吹着口哨来到傅氏集团。

    宋轻笑作为鼎鼎大名的总裁夫人,又因为一段对设计犀利的点评而走红傅氏集团,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她了,见到她,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就差没露出后槽牙了。

    宋轻笑在众人的围观中,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脸不红心不跳的上楼,来到总裁办门口,遇到刚要给他打招呼的陈盛,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她要给傅槿宴一个惊喜嘛,哪能让别的因素破坏了呢。

    陈盛点点头,脸色有点异样,却还是不好开口说什么,毕竟他对里面的情况其实也不了解,乱说会引起误会的。

    他向宋轻笑做了一个抱拳的手势,意思是:夫人,我先闪了!

    宋轻笑看懂了,笑眯眯的点头:去吧去吧。

    看到陈盛离开后,她正要推门而入,就听到从里面传来的一阵阵哭声。

    卧槽!里面有女人!

    还是一个在哭泣的女人!

    宋轻笑眉头跳了跳,精美的盒子被她不自觉握紧的手捏得有点变形。

    总裁,办公室,女人,哭泣……

    想想这个场面特么的就很诡异好吗?

    她立马脑补出了一出小三找上门,使计逼宫上位的狗血情节。

    “p,劳资这是要地位不保了吗?傅槿宴那厮前不久还对自己表现得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尼玛现在就变心了吗?翻脸也没有这么快的呀!”

    宋轻笑将手放在门上,迟迟没有进去,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