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惊艳的画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提起傅槿宴,宋轻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吻,那个代替了他回答的那个吻。

    没有感情的人,是无法专心亲吻的,感觉不一样。

    所以,是不是证明,在他的心里,至少有一些,哪怕只有一些,是真的喜欢她的?

    宋轻笑想到这种可能,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感觉整个人都在发光,完完全全一副思春少女。

    方米朵眼睁睁的看着她神情越来越兴奋,笑容越来越花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连声喊道。

    “笑笑姐……笑笑姐!”

    被喊回魂的宋轻笑猛地抖了一下,看着她,皱了皱眉,“你干什么吓我一跳,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我也不是故意要吓你的。”方米朵瘪了瘪嘴,很是委屈,“可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笑成那副傻样子,太丢人了。”

    “……我傻?”宋轻笑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你这是明目张胆的嘲讽和嫌弃,简直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

    方米朵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没错,我一直都没把你放在眼里……”

    眼看着宋轻笑马上要炸毛的样子,她又急忙说道:“我是把你放在心里,供起来。”

    闻言,宋轻笑轻哼一声,一副得意又傲娇的模样,显然对她的回答比较满意。

    看着她明显淡定下来的神态,方米朵不由得松了口气,眼眸一转,故意伸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说道:“笑笑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味道?”宋轻笑抽了抽鼻子,仔细嗅了嗅,摇了摇头,“没有啊,除了一直都有的清新剂的味道之外,没有闻到别的味道啊。你闻到什么了?”

    “我闻到了……”

    方米朵眯了眯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满满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宋轻笑:“……”

    我……靠!

    又被套路了!

    “小姑娘现在长本事了啊,居然学会给我挖坑了,真是不简单啊。”宋轻笑微微一笑,看着让人毛骨悚然,“看来我不能再对你这么温柔了,否则的话,以后还不得让你蹦上天去!”

    “怎么可能呢笑笑姐,你想多了。”方米朵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说。

    宋轻笑轻哼一声,刚要放松精神,又听到她接着说:“我恐高,站在椅子上都腿软,不可能上天的。”

    “嗯……嗯?”

    宋轻笑瞪圆了眼睛,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一脸的坦然。

    丫的还真是……率真的很啊!

    磨了磨牙,她嫌弃的挥了挥手,“赶紧干你的活儿去,别在我这儿晃悠,再跟我扯些没用的,我就给你来一次‘爱的教育’,让你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接收到威胁的方米朵精神一凛,连忙立正稍息,摆正姿态,就差给她敬个礼了。

    “是,遵命,我现在就去。”

    她说完,一溜烟儿的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着本子描描画画,模样看着真是说不出来的认真。

    宋轻笑在一旁看着,嘴角一阵抽搐。

    她深吸了口气,也转身坐下来,开始打开电脑处理文件。

    一时间,气氛十分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当当”两声叩门声将她们从沉默中唤醒,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

    紧闭的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脑袋顺着门缝儿探了进来,正是大导演欧珊珊。

    “哈喽,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要是打扰了呢?”宋轻笑似笑非笑的问道。

    欧珊珊挑了挑眉,耸着肩膀,一本正经的说:“打扰别人工作可是大忌,当然要慎重赔偿,这样吧,若是我真的打扰你了,那也只好……肉偿了!”

    她说着,侧身闪了进来,挺胸抬头,展示好身材。

    “来吧,尽情的肆虐我吧。”

    宋轻笑:“……”

    欧珊珊又转头看向一旁的方米朵,妩媚一笑,“米朵啊,姐姐可是一视同仁,你也可以一起来。”

    方米朵惊讶得瞪圆了眼睛,一脸惊恐地连连摆手,“算了算了,欧导您还是和笑笑姐玩吧,我还小,受不起这个刺激。”

    要是被安小天王知道了,那她岂不是会被扒层皮?

    一想到那种可能性,她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抖,呜呜呜,不要啊,她还年轻,不想英年早逝!

    “你快给我一边儿老实待着去,”宋轻笑嫌弃的挥了挥手,“老娘可是有男人的,哪里还看得上你,你丫的少往上贴金,我可是很挑剔的。”

    “呸,凑不要脸。”

    欧珊珊十分不给面子的撇了撇嘴,扭头对着方米朵却是笑颜如花,温柔得不行。

    “米朵啊,能不能帮我倒杯水来?我有点儿渴了。”

    “当然可以,您稍等。”方米朵当然十分乐意,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

    欧珊珊百无聊赖的走到她桌子前面,看到上面放着一个画板,好奇的拿起来翻了翻,越翻越惊讶,眼眸中写满了惊艳和不可思议。

    “欧导,您的水来了。”

    方米朵将一杯水放在了她面前,一抬头,看到她手里的东西,不由得有些害羞,忸怩道:“那个、那个是我无聊的时候,随便画着玩儿的,不是什么太严肃的作品。”

    “画着玩的?”欧珊珊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红艳艳的小嘴微张,惊叹,“可以呀,真有你的,米朵,画着玩的都这么的让人惊艳,你要是认真起来,那绝对受人追捧。”

    宋轻笑听到一向挑剔的欧珊珊如此夸奖一个人,也走过来,看到方米朵的画时,眼中也写满了不可思议。

    “米朵,你跟我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竟然不知道你画的画这么好,当助手简直是浪费人才呀。”

    方米朵被这两人夸得脸颊微红,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没有受过学校正规的美术教育,只是平时没事就喜欢画,打发时间,胡乱画而已。”

    欧珊珊认真的看着她的手稿,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点评,“米朵,你的画里充满了灵气你知道吗?正是因为没有过早的接触到学校的美术教育,你是思维才没有被限制住,灵感才会源源不断的涌来,要是你也像那些人一样,从小就被送到学校学各种画画的技能,被规定哪里应该怎么画,那么现在,最多只是一个会画画的人,以后也很难成为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