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真的……喜欢我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鼻子里面有些热热的感觉,宋轻笑连忙抽了一下,以免出现丢脸的情况——在酒会上,对着自家男人流、鼻、血!

    若出现这种情况,那她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宋轻笑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那好吧。”

    语气装得还挺像,一副十分勉强的模样。

    傅槿宴眼睛微眯,闪过一道光,在她的小手搭上来的时候,猛地一用力!

    宋轻笑没想到他会突然用力,脚下一个趔趄,惊慌失措的跌入了他的怀中。

    她刚想抬起头,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夫人怎么这么性急?在外面,还是要委屈夫人忍耐一些,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回去再谈。”

    宋轻笑:“……”

    性急你妹!

    你妹才性急!

    丫的真是有够无耻,居然这么污蔑我的清白,真是要气死我了!

    磨了磨牙,宋轻笑猛地抬起头,美目怒瞪,咬牙切齿的压着嗓音说:“能不能要点儿脸?你信不信我把脸上的化妆品全都蹭到你的衣服上?让你享受一下化妆品的魅力?”

    傅槿宴身体一僵,眉头微皱,沉吟片刻,无奈的笑了笑,“算了,这些东西在你的脸上才能发挥作用,用在我这里就浪费了。”

    宋轻笑轻哼一声,傲娇得像是一只开屏的小孔雀。

    神经大条的她自然没有听出傅槿宴话中的深层含义:我长得好看,不需要用化妆品,而你……呵呵!

    解决夫妻“内部矛盾”之后,两个人又恢复了之前的和谐,挽着手翩翩起舞。

    此时,宋轻笑不得不在心底感谢,之前傅清雅对她的培训,虽然她现在跳得还不如别人优雅庄重,但至少也是有模有样,不至于出丑。

    宴会结束之后,两人回到家中。

    一打开门,宋轻笑就迫不及待的将鞋踢开,就像条咸鱼一样,一个闪身扑到了沙发上,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

    傅槿宴跟在她身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嚣张肆意的趴在地上的鞋子,额头划过几条黑线。

    “总共两只鞋,你居然都能让它们飞向不同的方向,就不能让它们呆在一起吗?”

    “我也想啊,”宋轻笑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说,“可是你都不知道,穿着高跟鞋站了一晚上,我的脚都要断了,能把鞋脱掉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原谅我实在是没有力气将它们放在一起,就让它们先异地恋吧,小别胜新婚嘛。”

    傅槿宴:“……”

    这特么说的都是什么鬼?

    一双鞋也能说得这么深情隽永,他是不是要夸一夸这货的想象力?

    头一次见到有人将“懒”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傅槿宴认命的蹲下身子,将鞋摆正,一边走一边吐槽,“没有力气……那刚才跑得像火烧屁股的是谁?”

    “呃……”宋轻笑转过头来瞪着他,“你丫的才火烧屁股了呢!我的屁股好好的在这儿。”

    “是吗。”

    他意有所指的说着,然后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拍了下去。

    “……”

    一阵沉默之后,宋轻笑身体先是一僵,随即猛地一翻身,一声“卧槽”携带着满满的愤怒射向他。

    “傅槿宴!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公然耍流氓,要不要脸?”

    被指为流氓的傅槿宴不以为然,神情淡然的耸了耸肩。

    “你还真是……”

    宋轻笑被他理直气壮的语气惊到了,顿时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她还能说啥?

    说啥也抵不过他的那句“合法”啊!

    沉默良久,宋轻笑抬起头,幽幽的问道:“槿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问吧。”

    宋轻笑咬了咬牙,异常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真的……喜欢我吗?”

    没想到她问出来的是这个,傅槿宴有些惊讶,眼眸中写着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

    宋轻笑回答得平淡,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心中涌动的那种不确定的感觉,像是潮水一般向她涌来。

    喜欢吗?真的喜欢吗?还是只是因为一时感兴趣?

    她不知道,而且她还胆小,什么都不敢深问,就怕得到的答案不是她想要的。

    只是,她连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答案都不知道。

    纠结,是她的全部情绪。

    傅槿宴默默地注视着她,看到她平淡表情下的不安,心里不知道什么情绪在翻滚。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宋轻笑的发顶,将她拥入怀中,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需要你自己去分辨,用你的心去感受,它会告诉你答案的。”

    “可是……”

    宋轻笑刚想要说些什么,一张好看得天怒人怨的脸便压了下来,将她的犹豫尽数堵了回去。

    所有的疑问和不解,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化解。

    宋轻笑靠在傅槿宴怀里,手掌贴在他的胸膛之上,感受着手下跳动的频率,自己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跟随着他的频率跳动。

    咚咚咚……

    两个声音混合在一起,渐渐地化为了同一种声音,再也分不清彼此。

    第二天,伴随着清晨的鸟叫,宋轻笑容光焕发的走进公司。

    办公室里,方米朵已经到了,正在为她准备着报纸和期刊。

    听到声响,她扭过头来,看到笑容满面的宋轻笑,诧异的挑了挑眉,“笑笑姐,你今天心情看上去特别好啊。”

    “有吗?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宋轻笑笑盈盈的问道。

    “可不是嘛。”方米朵笑着对着她眨了眨眼,戏谑的说,“你看你笑得,我都可以看见你的扁桃体了。”

    宋轻笑:“……扯!”

    她在心里哼哼,搞笑,想看到本姑娘的扁桃体……那玩意早在十年前,就因为发炎被切下去了好吧!

    你要看见了才有鬼呢!

    宋轻笑没好气的白了方米朵一眼,撇了撇嘴,“你咋不说你看见我喉结了呢。”

    “因为你没有啊,要是你老公在这儿,也笑的像你这样,那说不定我还真的能看到呢。”方米朵说一本正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