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再遇猪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宋轻笑不说话,猪哥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小姐可能对我还不是很熟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旭,是天擎集团的老大,今晚我看小姐如此光彩夺目,就厚着脸皮前来了。”

    他从今晚宋轻笑进门后开始,眼睛就再也没从她身上挪开过,被迷得神魂颠倒的,甚至连自己的女伴都丢下了。

    这个小野猫,啧啧,没想到打扮一番之后更漂亮了,简直让他蠢蠢欲动,忍不住想直接抢过来。

    “天擎集团?抱歉,没听过。”宋轻笑的眼神一下子变冷,说出的话也显得有些不客气,对于这种人,不需要客气,该往死里骂才对。

    麻蛋,劳资应该要对你熟悉吗?你是哪根葱!

    徐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点难看,对于她如此不给面子的行为颇有几分恼怒。

    好呀,这个女人简直给脸不要脸,看他到手之后怎么收拾她。

    “没听过没关系,不知道小姐是否赏脸和我跳一支舞?”徐旭挺着自己像怀孕六个月的大肚子,小眼睛中射出让人看了就不舒服的光。

    傅槿宴上前一步,将宋轻笑挡在身后,清冷的看着他,“这位徐总,我的妻子不愿意,难道还想强人所难吗?”

    这样一个油腻腻的中年男人,还想请他老婆跳舞?

    是屎吃多了吧?

    他不屑的看着徐旭,眼中的冷意很明显。

    徐旭被傅槿宴的气势吓得往后一退,似乎又觉得在人前这样太丢面子了,又往前迈了一步,挺了挺胸,“你是?”

    他只是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他每天见的人太多了,哪里记得住,虽然傅槿宴很出色,但他的关注焦点一向在美女身上。

    况且上次沈心愿压根就没提自己的小舅舅是何方人物,他的印象自然更不深刻了。

    “傅氏集团总裁傅槿宴。”傅槿宴淡淡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傅氏集团?

    徐旭脸色白了一白,那这样说,这个宋轻笑就是傅氏的总裁夫人了?

    他的公司最近正准备公关一下傅氏,争取一个合作的机会,对于傅氏来说,只需要漏点渣渣,就够他吃几年的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惹到这个煞神头上了,徐旭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打听清楚就行动,但要放弃宋轻笑这个可人,他心里又极度不甘。

    哎,这次时机不对,暂时算了吧。

    他拱了拱手,堆起一抹笑容,颇有几分讨好的说道:“原来是傅总,真是久仰久仰。”

    “客气了。”

    对于徐旭的讨好,傅槿宴表现的兴致缺缺,甚至还有些许厌恶,毕竟他的嘴脸看上去实在是让人反胃得很。

    对于傅槿宴的冷落,徐旭心中恼火。

    他好歹也是堂堂一个公司的老总,虽然实力比傅槿宴差一些,但是论年龄来算,他也算是长辈,傅槿宴对他却是这种态度,简直可恶!

    但是徐旭也明白,在这个环境中,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原因,实力不如别人,就算你是一百岁也没用!

    他忍了又忍,堆起满脸的笑容,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傅总,今天能在这里遇见,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刚巧我……”

    徐旭抓紧一切机会想要和傅槿宴套近乎,却没料到,旁边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清脆悦耳,内容却几乎要让他吐血。

    “你说对槿宴‘久仰’,刚才却没有认出他来,不觉得很搞笑吗?”

    “我……”

    徐旭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失误居然都被宋轻笑抓住了,一时之间脸涨成了猪肝色,本就油腻的脸越发油腻了,像是被一张猪皮擦拭过一样,泛着晶莹的光。

    瞥见他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模样,宋轻笑一脸的鄙夷。

    丫的下次说话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

    人可以傻,但是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啊!

    难不成都不要面子的吗?

    “徐总不要见怪,我妻子生性率真,直来直去,说话有些直白,还望海涵。”

    傅槿宴说着,又转头看着宋轻笑,声音微沉,“笑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什么话都当真,不过是一句客套,听听就好,不必放在心上。来,给徐总道个歉。”

    他这番话说得软硬兼施,横竖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还平白堵一肚子气。

    徐旭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就是黑如锅底,即便如此,他却还是要忍住满腔的愤怒,强撑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摆摆手,嘴里说着:“不用,没事。”

    傅槿宴本来也没有真的打算让宋轻笑道歉。

    就这样的货色,他也配?

    此时听到他这么说,傅槿宴立刻毫不犹豫的借坡下驴,“徐总真是宽宏大量,心宽体胖。既然如此,那笑笑,你也不用道歉了,不能拂了徐总的一番好意啊。”

    宋轻笑看了看他,立刻心领神会,对着徐旭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那好吧,多谢徐总的不计较。”

    “客、客气了。”

    夫妻两个联手,终于将徐旭逼得走投无路,他扔下一句话,便匆忙的走了,脸色难看,脚步急促,和之前色眯眯的前来搭讪时候的模样判若两人。

    “真是有够恶心的。”宋轻笑啐了一口,低声吐槽。

    傅槿宴轻哼一声,神情淡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用理会这样的杂碎,省得影响心情。”

    “说的也是,”宋轻笑赞同的点了点头,画着精致妆容的小脸一脸愤慨,“不能让这样的垃圾影响了我品尝美食的心情。”

    傅槿宴:“……”

    他还以为她能说出什么人生感悟、社会心得,结果……

    果然,就不能对她抱有幻想!

    对一个吃货心存幻想,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傅槿宴悄悄地翻了一个白眼儿,他决定,还是不要跟她讨论太深刻的话题了,不合适。

    他的心脏承受能力不合适!

    身边之人都在翩翩起舞,只有他们两个直直的站着,显得有些不和谐。

    傅槿宴余光一扫,抿了抿唇,退后一步,微鞠一躬,伸出手邀请,“这位美丽的女士,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

    宋轻笑愣了一下,本来是想矜持一下,可是——

    妈个鸡眼前的男人简直太养眼,此时此刻以这种邀请的姿势站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十足的暴击!

    还矜持个毛线呀,她现在就想直接扑过去!

    毫不犹豫的扑过去啊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