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参加生日宴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下午,两人吃过午饭后便出发了,傅槿宴载着她,在市内熟练的拐过去拐过来,最后,车子在一条比较安静的街道上停了下来。

    “我们这是去干吗呀?”宋轻笑有点摸不着头脑,看样子不像是参加生日party呀。

    傅槿宴为她解下安全带,神秘兮兮的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切,还搞什么神秘,她才不稀罕知道呢。

    不稀罕知道的宋某人一下车就四处打量,寻找着可疑的线索,半天无果。

    直到傅槿宴将她带到一家装修得很有格调的私人造型室,她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要给她做造型呢!

    看不出嘛,他还挺用心的。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年轻女子,穿着打扮很时尚,但又不失典雅,完美的结合了古典与现代风,脸上画着淡妆,头发简单的松松的挽起,让人一看就难以忘记。

    “傅总,您来了?”她笑得很是温婉大方,看了眼宋轻笑,“想必这位就是傅夫人吧?真漂亮。我活了这么几十年,很少见到如此纯粹通透的人儿呢。”

    看见傅槿宴点点头,柳岸热情的自我介绍,“傅夫人,您好,初次见面,我叫柳岸。”

    “你好,我叫宋轻笑,叫我名字就可以。”宋轻笑被她的热情感染了,很快便不再拘束。

    柳岸点点头,纤腰一扭,就在前面带路。

    宋轻笑落后半步,拉拉傅槿宴的衣袖,好奇的小声问道:“槿宴,这位美女看上去很年轻,但说话的口气又觉得很老的样子,她多大啦?”

    傅槿宴趁机拉住她的小手,好笑的揽过她,轻轻说:“听他们说,好像有四十来岁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宋轻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惊讶得小嘴微张。

    卧槽,不是吧?

    四十来岁的人看上去,竟然比她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还年轻,还要不要人活了?

    她一定是还没睡醒。

    宋轻笑暗暗掐了一下大腿,嘿,不疼,随即自言自语起来,“果然,我是在做梦,这下好歹有点安慰了。”

    傅槿宴的脚步一顿,偏头看着始作俑者,嘴角抽得厉害,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宋轻笑,拜托你醒醒,特么的你掐的是我的腿!”

    别看这女人个子小小的,手劲可不小,这一下还真把他掐疼了,腿上估计都青了。

    “……抱歉抱歉,我一时没看准。”

    原来不是梦吗?宋轻笑大惊失色,连忙伸手胡乱去揉。

    “你揉哪儿呢!”

    傅槿宴又不淡定了,没好气的说道。

    宋轻笑最近出门不仅忘了带脑子,还忘了带眼睛?

    反正他是彻底给这货跪下唱征服了。

    造型室,宋轻笑坐在镜子前,任由美女在自己头上和脸上摆弄着,舒服得昏昏欲睡。

    两个小时的妆容设计完毕,在宋轻笑换好衣服出来后,坐在凳子上等待的傅槿宴双眼一下子就亮了,像是被人打开了某个开关。

    “真漂亮。”他情不自禁的夸道。

    眼前的女人一身裸粉色裙子,简单大方,腰肢纤细,双腿修长,脚下是一双粉色水晶尖头高跟鞋,头发被烫成了大波浪,一半被卷成一个丸子,剩下的披在肩头,淡淡的妆容,看上去又萌又暖,却又蕴藏着一丝小性感。

    傅槿宴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被宋轻笑甜化了,只要一想到这么甜美可爱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他就忍不住得意起来,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又想拿出去幼稚的显摆,又舍不得让别人看见。

    “真的吗?我只是觉得看上去像年轻了十岁,设计师的手真巧。”宋轻笑在镜子面前臭美的转了转,也很是喜欢。

    偶尔换换风格也不错嘛。

    “要是一直都是十八岁就好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满眼的星星眼。

    傅槿宴走上前来,拥着她,两人一个高大帅气,一个娇小美丽,彼此映照,仿佛生来就是一对的。

    “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十八岁。”

    在他深情的话中,宋轻笑甜蜜的羞红了脸。

    两人一来到宴会上,变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没办法,傅槿宴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撇去身份家世那些光环不说,他自身堪比大明星的颜值和身材也惹得诸多女士纷纷侧目。

    他嘴角含着一抹笑意,目不斜视的带着宋轻笑,去本次生日宴会的主人公面前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带着她四处显摆。

    宋轻笑嘴角的笑也一直没有停过,明亮水润的大眼睛闪着梦幻的光芒,扑闪扑闪的,像是一个误入此地的精灵,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她脸上的热气一直都没有退下去过,脸红心跳的被傅槿宴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密的拥着,这种被人独占的念头让她的心一直跳个没停,仿佛自己身上已经被贴上了“傅槿宴”这三个字的标签。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槿宴,你还要带着我转多久呀?”宋轻笑暗中捏了捏他的腰,小声问道。

    傅槿宴挑挑眉,宠溺的说道:“当然要大家都认识你为止了,我的妻子这么甜美可爱,我不显摆一下心里就不甘呀。”

    “敢情你是把我当成一花瓶显摆来了么?”她暗暗咬牙。

    “哪有,夫人你比花瓶好看多了。”傅槿宴承受着来自宋轻笑手下的蹂躏,不动声色的说。

    宋轻笑:“……”

    要不是这里有这么多人在,她绝壁会一个饿虎扑食扑上去,狠狠咬这厮。

    没过多久,该来的人纷纷到齐了,大厅中的音乐一变,变成了交际舞的曲子,人们心照不宣的纷纷带着自己的伴跳了起来。

    傅槿宴也正准备绅士的邀请宋轻笑,却被一个人抢了先。

    “您好,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有幸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宋轻笑朝着发生处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差点炸了。

    麻蛋,竟然是上次和沈心愿在厕所堵她那个猪哥!

    p,竟然还有脸邀请自己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