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可是有出场费的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瘪着嘴,用一脸受气小媳妇儿模样的看着他,眼睛里写着——你就是看我长得可爱美丽又善良所以才总是欺负我哼!

    不知为何,傅槿宴居然看懂了她眼神中的意思,顿时无语望苍天,无声的叹了口气。

    媳妇儿果然就是媳妇儿,时不时就就给他一些小惊喜,刺激刺激神经,免得生活太过无聊。

    “别苦着脸了,赶紧收拾东西,你还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宋轻笑点了点头,推着行李箱进了房间,开始任劳任怨的收拾东西。

    傅槿宴说的果然没错,只是收拾了一些生活必用品,其余的都没有带。

    看着行李箱中那寥寥无几的东西,宋轻笑默默地流泪。

    特么的连衣服都没给我带!难道让我就穿着一件衣服吗?那还不得臭了!

    她愤愤然的想着,叹了口气,转身打开身后的衣柜,准备将东西放进去。

    宋轻笑一打开衣柜门就惊呆了,当即忍不住爆粗口。

    “我靠!”

    原本以为空荡荡的衣柜里面,居然已经装满了衣服。

    她拿过一件看了看,发现尺寸就是她的,而且都是全新的,没有穿过的新衣服。

    恍惚间,宋轻笑猛然想起,昨晚上似乎有听到傅槿宴打电话,内容依稀是什么:“将各大品牌的衣服挑一些送过去……尺码我给你发过去……可以。”

    现在想想,应该就是为她准备的。

    一时间,宋轻笑那颗躁动的少女心又无法安分了!

    卧槽!简直不能更贴心了!

    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深情的望着苍天,不要脸的想要更多。

    “就这样的老公,请再给我来一打,谢谢。”

    “什么给你来一打?”一道幽幽的略显阴森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宋轻笑吓得差点一蹦三尺高。

    尼玛傅槿宴这猫步练得是越发纯熟了,最近老是神出鬼没的吓她。

    她可怜的小心肝哟!

    为了掩饰自己要一打老公被他发现的窘迫,宋轻笑转过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下次可不可以先吱一声?”

    “吱!”傅槿宴果然面无表情的吱了一声。

    宋轻笑:“……”

    “哈哈哈哈,”她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大笑,捂着自己的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这个男人,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你一定是老天派来的逗比。”

    傅槿宴额头出现三条黑线,皱成了一个“王”哦不,是“川”字!

    你丫的才是一逗比,你从头到脚都是逗比!

    他要是真成了逗比,也是被宋轻笑这货给传染的。

    看见傅槿宴快要黑成碳的脸色,宋轻笑非常识相的收起了那魔性的笑声,拿起一套新睡衣就一溜烟跑到浴室。

    “洗澡去了,白白!”

    傅槿宴往浴室的方向轻飘飘的瞅了一眼,这会知道跑了?刚刚干嘛去了?

    今晚你还能不出来了!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嗷嗷嗷嗷……”躺在超大的按摩浴缸里的宋轻笑,对自己接下来的“悲惨”命运没有丝毫觉知,一个人非常放飞自我的鬼哭狼嚎。

    当然,这天晚上,宋轻笑也因为某人“嗷嗷嗷嗷”乱叫,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这个故事深刻的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嘚瑟者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虽然住得离公司更近了,但第二天宋轻笑仍旧差点迟到,原因嘛,佛曰:不可说,一说就会破!

    她悲愤的扶着老腰来到办公室,方米朵见状,关心的上前问道:“笑笑姐,你扶着腰怎么了?眼睛还有点黑眼圈,是不是昨晚又熬夜加班了?”

    看着她眼中透出的一抹心疼之色,宋轻笑咬了咬后槽牙,强迫自己露出一抹笑容。

    她不好意思污染了方米朵纯洁的心灵,于是含糊其辞的回答,“嗯。”

    傅槿宴那个大混蛋!

    “我帮你揉揉吧,你也试过了,我的手法还是不错的,至少可以缓缓。”方米朵站到宋轻笑身后,手上就开始熟练的动作起来,边揉边交代,“工作虽然重要,但笑笑姐你还是要注意身体啊,不能太拼命了。”

    宋轻笑真想把傅槿宴那厮拉过来听听,别人都知道,要注意身体,注意身体啊摔!

    顺便问候一下他的肾!

    “谢谢你,米朵,还是你贴心呀。”不像那个色胚。

    宋轻笑舒适的叹了一口气,压下自己的碎碎念。

    以后傅槿宴再这样,弄得她腰酸背疼的,特么的她就……她就去做大保健!

    十分钟的按摩结束后,两人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盼啊盼的,终于等来了一个不用加班的周末,偷得浮生半日闲,宋轻笑一上午都躺在沙发上,边耗子似的咔嚓咔嚓吃着薯片,边看无脑言情剧,似乎并没有因为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就收起那魔性的笑声。

    傅槿宴工作完毕从房间出来后,坐到她旁边,淡淡的说道:“笑笑,一会晚点陪我参加一个生日派对,嗯,一个忘年交的。”

    宋轻笑努力从电视屏幕中,小鲜肉的裸背移到傅槿宴的脸上,眉眼一挑,将一块薯片准确无误的扔进了嘴里,卡巴几下嚼碎。

    “我可是有出场费的哦。”

    很好,皮又痒了!

    傅槿宴额角跳了跳,这女人莫不是在报复他吧?

    他眼神一深,嘴角挑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嗓音像大提琴末弦般的低沉优雅,从薄唇中流泻出来,“如果你今晚陪我去了,那么我的……嗯,裸背任你看好不好?绝对不比电视里的那个人差哦。”

    宋轻笑被他的突然靠近,以及他暧昧的话吸引到了。

    她脸颊发烫,眼神愣愣的,嘴上叼着一片薯片,忘记了咀嚼。

    傅槿宴又凑近了一点,将她嘴上的薯片叼走,优雅的吃下,看着她被蛊惑似的愣愣的点了点头,心情很好的一笑,“那就这么说定了,真乖。”

    跟他斗,还嫩了点!

    宋轻笑这才反映过来,自己中了傅槿宴的美男计,但碍于自己又点头答应了,不好反悔,于是悲愤的抓起薯片就往嘴里塞,悲愤的吐槽。

    不给你吃,就不给你吃!

    傅槿宴:“……”

    他媳妇这是被裸背刺激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