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搬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不是要当鹌鹑吗?给我把嘴闭紧了,我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要说话了!”他黑着一张脸,冷冷的告诫着。

    感受到他的怒气,宋轻笑十分没有骨气的闭上了嘴,顺便手指在嘴边滑了一下,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真是……乖巧得让人无言以对!

    傅槿宴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我是想咱们搬到离你公司近一点儿的地方去住,这样你每天就不用担心会迟到了,还可以多睡一会儿,怎么样?”

    原来是这样。

    宋轻笑瞪圆了眼睛,眼眸里闪动着惊喜的光芒,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般,只是……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傅槿宴有些疑惑不解的问:“你怎么不说话?”

    宋轻笑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他,一脸的哀怨。

    看着她的动作,傅槿宴突然想起刚才对她的“要求”,此时此刻见她如此听话的遵守,他的心里突然腾起了一种感觉。

    他娶的这媳妇儿……该不会真的是个傻子吧!

    特么的该听话的时候不听话,不该听话的时候比谁都老实。

    丫的绝对是想气死我,绝对!

    “你说话吧,我不拦着你。”他简直要给她跪了有木有!

    话音未落,就听到宋轻笑发出一声叹息,就像是被人卡住脖子,陡然松开,终于又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

    傅槿宴在一旁看着,脸上的表情很精彩,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这么说,倒也是挺好的哈。若是能够离公司近一点儿,我就可以踩着点儿去了,那样的话……”

    宋轻笑低下头,像个刚学加减乘除的小学生一样,掰着手指头数数,然后惊喜的喊道:“那样我每天就能多睡将近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诶!什么概念?

    那就是女神的华丽转变。

    只要睡饱了,分分钟惊艳得合不拢嘴啊喂!

    不过……

    “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别的房子吗?”

    傅槿宴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当然。”

    宋轻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啧啧感叹,“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傅槿宴:“……”

    他摇了摇头,哭笑不得说:“没事,慢慢的就会习惯了。”

    宋轻笑一把捂住胸口,默默地将上涌的血咽了回去。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啊!

    傅槿宴是个行动力超强的人,说搬就搬,毫不犹豫。

    第二天,宋轻笑被叫起来后,迷迷糊糊的发现,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我去!你是一夜没睡,一直都在收拾东西吗?”

    傅槿宴额头划过几条黑线,“我特么昨晚睡没睡你不知道吗?难道搂着你的是鬼吗?”

    “呃……”

    宋轻笑恍惚的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行了,赶紧起床刷牙洗脸,然后我们就可以走了。”

    宋轻笑点了点头,踩着拖鞋,飘飘忽忽的“飘”进了卫生间。

    洗漱完毕,再走出来的时候,又是那个精致漂亮的宋轻笑了。

    “你都收拾了什么东西啊?”她看了看堆在地上的两个行李箱,有些疑惑,“只有这么一点儿东西吗?”

    这不像是搬家的节奏呀!

    傅槿宴轻轻地“嗯”了一声,伸手一指,“这里主要都是你的一些日常用品,剩下的还需要什么,再买新的就好了。不用搬来搬去的,那样太麻烦了。”

    闻言,宋轻笑默默地抬手,将自己的张开的下巴合了回去。

    土豪的人生……果然霸气!

    傅槿宴所说的另一处房子果然距离&y很近,近到只需要过一条马路,走两分钟,就能进公司的大门了。

    “这么近……那我昨天算的就有问题了,”宋轻笑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说,“我应该可以多睡两个半小时!我的天呐,简直开心的要飞起来了。”

    一只手突然伸手环住了她的肩膀,宋轻笑略有些诧异的扭过头去,就看到傅槿宴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没事,我拉住你了,你就不会飞太远了。”

    宋轻笑:“……”

    卧槽!这操作,简直666啊!

    老夫的少女心,老夫的狼血,一起沸腾了!

    看着她脸上满满腾起的红晕,傅槿宴微不可闻的笑了笑。

    他媳妇果然还是这么单纯,简直可爱得要疯了!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携手走进了他们的新家。

    一进门,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先生,太太,欢迎回家。”

    宋轻笑吓了一跳,“嗯?什么鬼?”

    傅槿宴喜欢清静,就没有请佣人,平时家里也都是他们两人,这段时间她都习惯了,突然冒出个第三者,还有点不能适应。

    她抬头一看,一个大概四十几岁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的正前方,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目和善,微垂着头,姿态恭敬。

    傅槿宴看着她,对着宋轻笑介绍道:“这是冯妈,是我请来的佣人。这段时间咱们两个都挺忙的,家里还是需要有个人做饭收拾卫生。”

    宋轻笑一听,瞬间了然,这是来接替她的工作的。

    那就意味着——她不用再当厨娘了,虽然她压根没做过几顿饭,厨娘这个称谓名不副实,但某人就是这么自觉,给自己安上了这个听起来萌萌哒的名头。

    宋轻笑觉得,她这次是真的高兴得要飞起来了,

    一想到从此以后回到家,一进门就有热乎乎的饭菜、洗干净的衣服、新鲜的水果和各种口味的零食在等着自己,她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

    简直不能更高兴了!

    宋轻笑性格单纯,有什么心思基本上都会写在脸上。

    就像此时此刻,她的兴奋布满了整张脸,脸上都放光了,这些分毫不差的全进了傅槿宴的眼中。

    他冷笑一声,语气幽幽的说:“不用那么高兴,我说的是暂时。等到过了这段时间,没有那么忙了,你还是要继续还你的债。”

    顿了顿,他意味深长的一笑,“所以别想着能偷懒,你是逃不掉的。”

    “我尼玛……”

    宋轻笑的笑容僵在脸上,顿时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些话,居然是一个男人,一个挂在她名下的男人,身为她丈夫的男人说的话!

    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傅槿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要不要这么斤斤计较?”

    傅槿宴看着她,粲然一笑,明媚得几乎要闪瞎了她的眼睛。

    精神恍惚之间,宋轻笑听到他轻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要。”

    宋轻笑:“……”

    这么理直气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语气……好,特么的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