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你就当我是个鹌鹑好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近在咫尺的笑脸,方米朵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危机感,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脸,透过指缝的声音有些模糊,“笑笑姐,你靠我这么近,不会是想……啃我脸吧?”

    “啃你……脸?!”

    宋轻笑原本想要说的话,瞬间被她突如其来的这三个字刺激得分崩瓦解,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嘴角抽抽,而是整个人都要抽起来了。

    这特么都是什么脑回路,能不能按照正常路线走!

    导演,劳资强烈要求换台词!

    “我啃个屁啊!”宋轻笑没好气的爆了一句粗口,伸出两根手机,一下子快狠准的就捏上了她的脸,扯了扯,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就是想看看,某个敢讽刺我的小朋友,是不是变得抗揍了?”

    “扫扫姐,唔除了(笑笑姐,我错了)!”方米朵被扯着脸颊,说话都变得含糊不清了,乌鲁乌涂的要分析好久。

    看着原本圆润的脸被自己拉扯成大饼脸,宋轻笑心中升起了满满的自豪感。

    宋轻笑心情好了,也就不计较了,松开手,一屁股坐到方米朵的身边,看着她揉着脸,委屈得不行的小模样,很“和善”的开口提醒。

    “米朵小朋友,我可要郑重声明哦,你要是再诅咒我,下次我就直接把任务丢给你,让你享受一下客户的精神‘洗礼’,保证你瞬间顿悟,立地成佛,悟道成仙。”

    柔和的嗓音,说出来的却是充满了威胁的话,方米朵吓得缩了缩脖子,连连摇头:“嘿嘿,还是不要了,笑笑姐,我这才疏学浅的,都还没学会呢,怎么可以担此重任,还是你来吧,你是专业的,至于我,还是再等一段时间,不着急,不着急……”

    看着她畏畏缩缩的模样,宋轻笑很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暂且饶过了她。

    方米朵悄悄抬眼看了看她,发现她正揉着后颈,神情看起来有些痛苦,很快就把她刚才凶神恶煞的模样忘记了,关心的问道。

    “笑笑姐,是不是脖子疼?”

    “可不是。”宋轻笑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坐了一天,一直都是低着头,脖子都僵得快动不了了,浑身上下也都是一样,感觉自己像是要瘫痪了一样。”

    太特么难受了!

    “总是保持一个姿势就会这样,还是我来帮你按按吧。”

    方米朵体贴的说着,站到了宋轻笑身后,动作轻柔的按着脖颈处,帮她缓解肌肉的僵硬。

    开始的时候,宋轻笑还因为有些疼而叫了几声,等到了后来,再发出来的声音,就已经是舒适的……呻吟?

    就像是一只小猫,被主人顺毛,摸得舒服了,发出柔嫩的叫声,软绵绵的,很诱人。

    傅槿宴走进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奇怪的声音,心中腾的升起一股诡异的感觉。

    这特么听着怎么像是误入了某种地方呢?

    他媳妇的声音要不要这么娇媚!

    轻咳一声,傅槿宴伸手在敞开的门上轻轻敲了敲,温馨提示,“笑笑,注意影响,能不能不要发出声音?听着太奇怪了。”

    宋轻笑睁开眼睛,一记眼刀直接丢了过去,“思想龌龊的人才会听见什么都会胡思乱想。”

    “噗!”

    刀子扎到了膝盖上,傅槿宴深吸了口气,暗暗安慰自己:要冷静,要淡定,不能跟傻子一般见识,那岂不是和她同流合污了吗?

    况且现在还有外人在,等回到家,他在跟她谈论下这个话题。

    “怎么样了,准备下班了吗?”

    对于某人的禽兽之心毫不知晓的宋轻笑点了点头,“差不多了,我们收拾一下就走。”

    她扭头,感激的对着站在身后帮自己按摩的方米朵说道:“米朵,谢谢你帮我按摩了。收拾东西,我们一起走,我送你回去。”

    虽然要跟大bss坐一个车,保不定还是大bss亲自开车送她,但有保护神总裁夫人在,方米朵却毫不害怕,轻轻的回了一声,“好。”

    两人将随身物品收拾好,跟着傅槿宴坐上了车。

    他们将方米朵送到地方之后,看着她走进小区,才掉头准备回家。

    “明天还要加班吗?”

    “明天不用了。”宋轻笑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说话的语气都透着疲惫,“再加下去我就要崩溃了,明天就放过我,让我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要一觉睡到自然醒。”

    遇到红灯,傅槿宴将车子缓缓停下,偏过头,看着她十分疲惫的模样,心疼得不行。

    这几天因为设计稿方案的事情,宋轻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过觉了。

    她每天半夜才睡,早上很早就从床上爬起来继续工作。

    两个人住的地方离两人的公司有些远,虽然傅槿宴每天都开车送她去,可是架不住遇上堵车,为了不迟到,就要早起一个小时。

    这对于一个酷爱睡懒觉的人来说,残酷程度仅次于凌迟!

    “明天也不要睡懒觉了。”傅槿宴语气淡淡的说道。

    宋轻笑“噌”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偏过头去瞪着他,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噩耗一般,非常接受不能。

    “为什么?居然连懒觉都不让我睡了,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就算是债主,也要讲讲人情吧!”

    傅槿宴看着她一脸的悲痛欲绝,感觉脑袋有些发懵。

    不用怀疑了,这货绝对是戏精学院毕业的。

    还特么是个高材生!

    “我还没有说完,你激动什么?”

    “呃……”

    宋轻笑对上他无奈的表情,眨了眨眼,脸慢慢的热了起来,颇有几分尴尬,“啊,你还没说完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继续,继续,我闭嘴,你就当我是个鹌鹑好了。”

    傅槿宴:“……”

    鹌鹑……你特么能下蛋还是怎么的?!

    他深吸了口气,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告诫自己:要淡定,要冷静,太冲动容易猝死,要好好的活着!

    “我的意思是,明天咱们大概收拾一些必要的东西,然后搬家。”

    “搬家?”宋轻笑先是疑惑的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什么,惊讶的张大了嘴,“不是吧,槿宴,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居然连房子都不让住了?太过分了吧!”

    “我……”

    傅槿宴这一次是真的想哭了。

    我说了什么?让你能联想到我是连房子都住不起了?

    你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当作家?瞬间征服地球啊信不信?

    怎么办,他突然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感觉任督二脉里面正在涌动着真气。

    快特么控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