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贴心宝宝方米朵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一向淡定强大的傅总裁试探的问道:“笑笑,要是别的男人这样对你说,你会怎么回?”

    宋轻笑转过头,用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呀,被别人用一个棒棒糖就哄走了?”

    “况且,现在的三岁小孩聪明着呢,一个棒棒糖绝壁哄不走,至少也得两个!”

    闻言,傅槿宴在心中流下两条宽面条泪,咆哮道,媳妇,哪有你这样安慰人的,他觉得更担忧了好吧!

    不过他面上还是淡定如斯,继续问道:“笑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宋轻笑白了他一眼,哼哼唧唧的说:“这还用回答吗?直接把左手无名指伸出去,亮瞎他的眼!”

    傅槿宴看着她手上那个鸽子蛋大小的钻戒,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突然觉得,这样的做法真是很好很强大。

    不过,有些人是不知趣的,这招对他们没用,比如那个欧宫越,明知道宋轻笑是他的老婆,还千方百计的想来挖墙脚。

    哼,有他在,门都没有!

    这天,本该在家混吃等死过周末的宋轻笑在公司苦逼的加着班,她了无生趣的趴在办公桌上,双目呆滞,表情僵硬,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

    “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她抓狂的吼道,也不怕别人听到,反正今天周末,公司也没人,要吼就放开嗓门大声吼。

    “笑笑姐,你怎么了?”方米朵恰好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走进来,看见宋轻笑这惨不忍睹的形象,愣了一下,关心的问道。

    宋轻笑接过她手上的咖啡,苦逼兮兮的吐槽,“哎,设计没灵感,客户的要求简直是变态,这在要我的老命呀。”

    方米朵似乎也在为她烦恼,皱了皱小眉头,“笑笑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你尽管说。”

    “没事,暂时没有,还是刚才我给你说的那个,你做好了发给我就行。”宋轻笑摆了摆手,随即又胡乱猜测,“米朵,你说我该不会是江郎才尽了吧?”

    方米朵捂着嘴笑了笑,安慰道:“怎么会呢,笑笑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自己,你这么厉害的人,我一直特别崇拜,而且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厉害的。”

    听着她这么贴心的安慰,宋轻笑低沉的情绪一下子消散了很多,觉得自己又有干劲了。

    哇咔咔,竟然有人崇拜自己了哈哈。

    她在心里乐得打滚,面上却淡定得很。

    她像个长辈似的拍了拍方米朵的肩膀,口气中透着一丝沧桑,“米朵,你也可以的,加油!”

    方米朵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真得觉得宋轻笑是一个很好的人。

    灌了一杯咖啡提神,宋轻笑又来了精神,正襟危坐,跟这变态的设计死磕到底。

    方米朵迅速完成了自己手头的任务,就开始马不停蹄的跑进跑出,一会给宋轻笑买零食,一会给她买蛋糕,还都是自掏腰包。

    宋轻笑觉得这个小助理真是太体贴了,贴心宝宝有没有?

    她感慨的看着她,“米朵,我有你这么一个搭档,真是太幸福了。”

    有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方米朵似乎还不习惯被人夸,羞涩的笑笑,“笑笑姐,我有你这么一个上司才是运气呢,你能力强,脾气又好,对我还这么好,一点架子都没有,被傅总派遣过来协助你,我简直是太幸运了。”

    宋轻笑觉得跟她特别投缘,像方米朵这样单纯的傻姑娘真的不多了。

    “你来这里待得习惯吗?”她放下鼠标,边吃蛋糕,边顺手将另一块推给方米朵,一副要谈心的架势。

    方米朵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吃起来,笑眯眯的回道:“习惯,特别习惯,我一直都是那种适应能力很强的人。况且这里除了笑笑姐对我很好之外,其他的同事对我也都很友好,比如温雅和周姐,连他们私底下叫的冰山女王欧导也都对我很和蔼,一点架子都没有。我觉得大家都太好了。”

    方米朵的神情不似作假,她是真的觉得很幸运,来到这里是她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来之前她还有几分担忧,怕这个设计师难伺候,没想到自己竟然走大运了。

    “哈哈,是米朵太贴心了,又热情直率,大家对你当然都很好了。”宋轻笑忍不住笑道,毫不吝啬的夸赞。

    “哪有。”方米朵的脸有点红,有点害羞,“不管哪方面,我还要向各位前辈多多学习呢。”

    方米朵陪着宋轻笑聊了一会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两人慢慢消灭光了那些零食,宋轻笑才再度心满意足的工作起来。

    方米朵见状,也不打扰,给她说了一声,就回到自己的办公间学习新东西去了。

    两个人彼此之间相处的十分安静,除了响起的敲击键盘的声音,铅笔划过纸张的声音,以及——宋轻笑偶尔癫狂的咆哮声之外,真的真的,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不觉,夜幕降临。

    宋轻笑最后敲了一下键盘,看着设计稿“嗖”的一下被发送出去,不由得仰着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每次发稿件,都像是刑满释放一样。”

    方米朵听到她的呢喃自语,捂着嘴低低的笑了起来,“你这可还不算是刑满释放,毕竟客户那边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你这应该叫做……取保候审,万一客户不满意,被打了回来,你就又要‘进去’了。诶?”

    说着,她突然挠了挠头,一脸的不确定,“怎么觉得还是有些不合适呢?是不是我用词用错了。”

    宋轻笑:“……”

    呵呵!

    你特么确定不是来气我的?

    欺负我不是法学毕业的,还是以为我是文盲?

    丫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老实人?

    “米朵啊。”

    宋轻笑突然深情款款的喊了她一声,方米朵连忙应道:“笑笑姐,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就是……”

    宋轻笑推开椅子,缓缓走到她面前,脸上带着如三月春风般的微笑,心中却在疯狂的咆哮。

    卧槽!我的腰!我的腿!我的虽然还没有长出来,但是也存在肱二头肌啊!

    坐了一天,她简直要石化了。

    宋轻笑用着自以为曼妙,实际上像是蜥蜴在爬行一样的姿势走过去,微微俯下身子,笑容又是一僵。

    我去,刚刚……她特么好像听到了她骨头发出“嘎嘣”的一声!

    简直要疯啊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