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恶心人的狗男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哟,这不是我的小舅妈吗?”

    宋轻笑正想装作没看见,绕路走,就听见沈心愿那拿腔拿调的话响起。

    面对着将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的危险,宋轻笑转身看着这两人,淡淡一笑,只是说出来的话就没那么淡了。

    “这不是小侄女吗?”

    宋轻笑不屑的看着沈心愿靠在那男人怀里,心里直犯恶心。

    p,可不可以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辣别人的眼睛好吗?

    要干嘛去酒店呀!

    “愿愿宝贝,这位是?”那个猪哥男开口了,打量着宋轻笑的目光不怀好意。“嗯哼,这位呀,是我的小舅妈呢!”“怎么?这么快就不要我了?你们男人呀,啧啧……”

    猪哥男脸上堆起一个虚假的笑,在沈心愿画着浓妆的脸上掐了一把,“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有了愿愿宝贝,我怎么可能还会看其他女人一眼,在我眼里,她们再漂亮,都不及你一根脚指头。”

    不及沈心愿一根脚趾头的宋轻笑发誓,她现在要是正在喝水的话,绝壁会一口喷出来的。

    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承受这种恶心的“表白”呀。

    她极度佩服沈心愿,并为此献上自己的膝盖。

    “你呀别看我小舅妈这么清纯,将我舅舅迷得神魂颠倒的,不仅如此,我老公也为她茶不思饭不想的呢。”沈心愿露出一抹看狐狸精的眼神,口气酸溜溜的。

    猪哥男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转瞬即逝,他按捺下蠢蠢欲动的心思,口吻平淡的说道:“哦?还真看不出来,现在的小姑娘手段真高明,看来我们得擦亮眼睛,别被这些表象骗了。”

    宋轻笑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分分钟就把她贬低成那种,表面清纯实则心思深沉的拜金女,心里也有几分来气,不过她并不想跟这两人多纠缠,简直是浪费时间,傅槿宴还在等着她呢。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麻烦让让。”

    沈心愿听了这话,不仅没让,反而拉着这个男人,一起把出口堵了个结实。

    “别这么着急走嘛,小舅妈,我们好久没见面了,聚一聚又怎样?我们又不会把你吃了。”沈心愿向猪哥男抛了一个媚眼,轻佻的说道:“是吧?亲爱的。”

    “对对。”

    “呕……”宋轻笑捂着胸口,伸出舌头,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你怎么了?怀孕了么?”沈心愿射出一个愤恨的眼神,只要一想到这个贱人怀了傅槿宴的孩子,她就忍不住想把她撕碎。

    宋轻笑笑眯眯的看着这两人,相当风轻云淡的说着,“没什么,就是被有些狗男女恶心到了,所以有点想吐。”

    “你……”沈心愿伸出手指着她,对她这么毫不留情的骂人感到十分愤怒。

    猪哥男的目光也变得有几分犀利,没想到,这还是个小野猫呀,随时伸出爪子挠人的那种,呵呵,不过没关系,他就喜欢这种泼辣的,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嘛。

    “你这么动怒干嘛?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对号入座了?难道你也承认自己跻身狗男女之列?”宋轻笑十分唾弃的看着沈心愿。

    沈心愿被她这种高傲不屑的目光刺激得血液上涌,整张脸都涨红了,似乎在宋轻笑面前,她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低贱的蝼蚁一般。

    呸,凭什么,宋轻笑才是那个低贱的蝼蚁好吗?

    她简直想冲上去,分分钟撕烂那张虚伪至极的面孔。

    看着沈心愿快要忍不住冲上来揍她的样子,宋轻笑突然做了一个很明显的侧耳倾听的动作。

    “听见脚步声了吗?”她朝沈心愿灿烂的一笑。

    沈心愿被她的动作搞得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下,“脚步声怎么了?”

    宋轻笑龇牙咧嘴的一笑,“当然是你的舅舅傅槿宴见我出来太久,找我来咯。不然你以为我一个来吃饭吗?”

    沈心愿被她笃定的话吓得一缩,怕被傅槿宴看见她这样子,赶紧拉着猪哥男开溜了。

    宋轻笑见沈心愿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跑了,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细密汗水,无声一笑。

    果然,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就怕傅槿宴这尊大神。

    还好自己有法宝!

    她慢吞吞的走回到刚才的包间,傅槿宴正坐在那里优哉游哉的喝茶。

    她在心里暗暗吐槽,还有心情喝茶,知不知道,劳资刚才差点就阵亡了,要不是劳资机灵,就要被那对狗男女堵在厕所胖揍了。

    当然,以上情节都是她的想象,如有雷同,纯属作者故意的。

    “上个厕所这么久?”傅槿宴为她倒了一杯茶。

    宋轻笑端起杯子,啜了一小口,缓解了下还在砰砰乱跳的心。

    刚才情况,说一点也不怂是假的,虽然她会点跆拳道,对付沈心愿那丫的不成问题,但对方还有一只孔武有力的猪哥在,真要干起来,她的胜算不大。

    “刚才吃得有点多!”宋轻笑含糊其辞的说道,她暂时不想把在厕所遇到沈心愿的事告诉他,闹心,提起她一次心里就堵得慌。

    傅槿宴轻轻摸着杯子的边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照你这样,我不努力工作怕是会成赤贫状态。”

    宋轻笑:“……”

    丫的,你嘴好毒,嘴好毒!

    直到回到家,宋轻笑还一脸怨念的看着傅槿宴,直把他看得发毛,干脆利落的投降。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刚刚不该那么说你。你努力吃,使劲吃,吃再多我都养得起。吃胖了咱们就花钱减肥,不用担心身材。”

    “这才对嘛!”宋轻笑这才收回那怨念的小眼神,偏过头偷笑了一下,一副被顺毛的既视感。

    傅槿宴觉得,这女人真是太可爱了,一句话就把她哄得这么高兴,也太容易满足了。

    但他突然有点淡淡的忧桑,自家媳妇这么好哄,要是意志力不坚定,被别的男人的甜言蜜语、花言巧语攻破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