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新开的日式料理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值得你操心的事?”傅槿宴低下头,从他这个角度,只看见宋轻笑小半张脸,白皙的皮肤像奶酪一样,光滑细腻,“比如呢?”

    “当然是吃啦!”宋轻笑理所应当的说道,还抬起头瞪了傅槿宴一眼,似乎在抱怨: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笨!

    看见她这样子,傅槿宴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个回答在他的预料中,简直连她说话时的口气和表情都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那么,热爱美食的宋轻笑小姐。”傅槿宴坦然的接受了她这一瞪,很绅士的发出了邀请,“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与我共进晚餐?”

    哇塞,又有美食可以享受!

    宋轻笑在心里乐得打了个滚,轻咳一声,矜持的说道:“既然你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推辞了,那咱们这就出发吧!”

    傅槿宴:“……”

    作者,说好的矜持呢?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他拉住就要站起来的宋轻笑,无奈的指了指外面的天色,“现在这个点,咱们是去吃午饭呢,还是去吃晚饭?”

    他狐疑的看着宋轻笑的肚子,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而且,你这刚吃完没多久吧?还吃得下吗?”

    宋轻笑有些囧,使劲吸了吸气,努力让自己的肚子看上去平坦一些,明智的决定不再提这个话题。

    她转了转眼珠,瞥到茶几上放着的手机,突然灵机一动,说道:“要不咱们来pk两把?好久没打游戏了,最近忙得都忘记这回事了。”

    “既然夫人如此有兴致,为夫就舍命相陪了。”傅槿宴拿出手机,干脆利落的解锁,下载游戏。

    宋轻笑一点也不优雅的翻了白眼,吐槽,“切,打个游戏而已,用得着舍命相陪吗?”

    傅槿宴在心里默默的回了一句:哎,智商不在一个水平果然很难沟通,和你打游戏就是一件要命的事好吗!

    于是,这不早也不晚的时间里,两人人手一机,热火朝天的pk起王者农药来,当然次次都是宋轻笑输,妥妥的毫无悬念。

    宋轻笑从一开始的跳脚,到最后输得简直没脾气了,那莫名其妙建立起来的信心被彻底打回老窝,当起了缩头乌龟。

    “stp!stp!我要求停战休息。”她比了暂停的手势,了无生趣的窝在沙发角落。

    傅槿宴收起手机坐过去,明知故问,“是累了吗?”

    宋轻笑暗戳戳的说道:“我才不累呢,你的英雄这么厉害,一定是开了外挂!这样打下去反正都是输,还不如不打了!”

    傅槿宴:“……”

    好吧,他不跟手下败将一般计较!

    他干脆利落的起身,拿起外套穿上,扔下两个字,“走吧,去吃饭!”

    “哎哎哎,等等我!”宋轻笑顾不得消沉,连忙爬起来,跟了上去。

    两人开车来到一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店,一走进去,宋轻笑就被这里的氛围惊讶到了。

    大厅中间摆放着一树作为装饰的樱花,开得灿烂至极,周围的窗棂是精致的木雕,深色的咖啡系,配上温暖的灯光,给人一种闲适放松的感觉,头顶是一排倒挂着的鲜红的油纸伞,日式灯笼点缀其间,墙壁上挂着穿着和服的美丽少女图像,有的在弹琴,有的在表演茶艺,栩栩如生,一切都充满了古典的韵味。

    宋轻笑觉得自己像是穿越了,没想到,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料理店竟然这么的有特色,让人记忆深刻。

    宋轻笑和傅槿宴坐下后,毫不客气的点了一堆美食,三文鱼刺身、带子、生蚝、寿司、章鱼小丸子、味增汤等等,以安慰她刚才打游戏输掉的受伤的小心灵。

    傅槿宴要是知道她的想法,绝对会嗤之以鼻:这丫的又在为自己的吃货属性找借口了。

    “槿宴,这家店看起来真不错哎,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宋轻笑盘坐在垫子上,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傅槿宴笑了笑,温柔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来,上午听陈盛说起这家新开的料理店不错,就想着带你来尝尝,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常来。”

    宋轻笑听了他的话,双手合十放在心间,似乎被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你真好,槿宴,毕竟像我这种贫穷得只剩下微笑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奢侈品呀。”

    傅槿宴无语的看着这个贫穷得只剩下微笑的女人,露出了一个非常富有的微笑,“没关系,这些都从你的工资里扣。”

    宋轻笑听罢,生无可恋的一头载倒在桌子上,扣都扣不出来。

    这个一毛不拔的黄世仁,简直欺人太甚,看她今晚不放开肚子吃穷他!

    点的菜上来之后,宋轻笑努力践行着自己刚才发下的誓言——吃穷傅槿宴。

    于是她果真化身饕餮,放开了肚子吃吃吃,去他的形象,去他的身材,去他的肥肉,她就是要养膘过冬。

    傅槿宴宠溺的给某人投喂着食物,一边暗自感慨,自家媳妇越来越能吃了,看来不好好努力工作真的不行了。

    一个小时后,宋轻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手往后一撑,两腿毫无形象的往前伸直,不可置信的看着空掉的盘子,“这些都是我吃掉的?”

    听了她的话,傅槿宴嘴角直抽抽,敢情你这一个小时就只剩身体在吃,灵魂跑到其他地方散步去了吗?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他略无语的看着这个吃货。

    “我去!”宋轻笑瞪圆了眼睛,“我特么要为自己点个赞呀!离吃穷你这个伟大的目标又进了一步了。”

    不小心说漏了嘴,宋轻笑连忙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小心翼翼的瞅了对面这个男人一眼。

    吃穷他?

    呵呵,傅槿宴在心里嗤笑一声,那他拭目以待了。

    宋轻笑突然皱了皱眉,“肚子有点撑,我去趟洗手间。”

    她从洗手间出来,就碰到一个许久不见的人。

    沈心愿?她这是在干嘛?

    如果她没眼瞎的话,她是在跟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e幂?

    沈心愿一个有夫之妇竟然跟别的男人一起?重点是,这个男人长得还真特么难看,霍子桦再怎么渣,也好歹是个清秀佳人,这女人怎么越来越堕落了,放着家里的不好好享用,挑一个长得这么难看的猪哥卿卿我我。

    也不怕隔夜饭吐出来啊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