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刨根问底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感觉不对劲儿宋轻笑,在沈梦菲询问欧宫越过往情史的时候,迫不得已的打断了她的话,直白的说道。

    “梦菲,我只是&y里面的一个普通的设计师,进公司的时间并不长,平时和学长接触的也不多,你问我的这些问题,我并不是十分了解,而且,也太私人了。”

    听到她那样说,沈梦菲的脸上划过一抹狼狈的神情,稍纵即逝,快得令人扑捉不到。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满含歉意的表情,“对不起啊笑笑,我这个人吧就是有这个毛病,总是喜欢刨根问底,一问上问题就刹不住车,实在是不好意思哈。”

    见她一直在道歉,宋轻笑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摆了摆手,“没事的,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毕竟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但若是不说明白,又怕你误会我是在故意隐瞒。”

    “怎么会呢,我们可是好朋友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放心好了,我不会乱想的。”沈梦菲淡淡的笑了一下,那笑容,看上去有几分勉强。

    对于她的话,宋轻笑只相信了一半。

    因为她的“阻拦”,接下来的吃饭时间里,氛围显得异常安静。

    没有了连绵不断的问题,宋轻笑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这才对嘛,吃饭就吃饭,好好享受美食不好吗,哪来这么多问题!

    吃过饭后没过多久,宋轻笑便提出了告辞。

    沈梦菲也不知是怎么了,显得有些郁郁寡欢,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听说她要走,也没有什么反应,礼貌性的挽留一下,便跟她挥手说了再见。

    宋轻笑:“……”

    p!她怎么会有一种被人用过就扔的感觉呢?而且这种感觉还很强烈!

    带着这种郁闷的心情,宋轻笑也没有回公司,直接回家了。

    心情不好,不想上班!

    没错,她就是这么的直接,就是这么的理直气壮,就是这么的……回家去加班也是一样的嘛。

    回到熟悉的环境,宋轻笑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脑海中像是放电影一般,回放着与沈梦菲接触以来的所有场景。

    每次回想,她就觉得沈梦菲是别有用心。

    宋轻笑还记得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着自己,她的态度很是冷漠,即使是在自己询问她是否是“梦梦”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是什么时候她的态度发生改变的呢?

    好像是在自己和欧宫越聊天的时候,她的态度悄悄的发生了改变,像是突然之间变得热情了,还主动要和她做朋友。

    沈梦菲前后差别大的明显,只是她当时沉浸在找到那个漂流瓶女孩的喜悦之中,而忽略了这些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

    联想着刚刚的情况,宋轻笑突然有种感觉,感觉她似乎是为了……接近欧宫越,才会对自己如此的热情。

    如此想的话,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

    可是……

    宋轻笑还是觉得自己这么想有些太武断,毕竟无凭无据,只是因为人家多问了几个问题,或者是开始的时候态度太过冷漠,自己就如此想她,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梦菲也许真的是醉心于设计,所以表现得有些太过急切了。嗯,也许就是这样,她不是什么借机,也不是有所图谋。”

    宋轻笑默默地安慰着自己,只是内心深处有一个十分微弱的声音,似乎在说:“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

    “你这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惊醒了陷入沉思的宋轻笑。

    她猛的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傅槿宴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这男人是属猫的吗?走路静悄悄的,吓屎个人啊摔!

    傅槿宴挑挑眉,不客气的怼回去,“明明是你自己想事情太入神了,我叫了你两声,你都没反应,像根木头桩子似的,被吓到还怪我咯?”

    “呃……”宋轻笑确实没有听到有人在叫她,尴了那么一尬,随即转移了话题,“我是在想沈梦菲。”

    傅槿宴坐在她旁边,定定的看着她,直看得宋轻笑从莫名其妙到脸红羞涩不好意思,再到即将要炸毛,他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当着你老公的面,说你在想别的人,宋轻笑,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宋轻笑:“……”

    麻蛋,劳资是在想一个女人,为毛你一脸被戴了绿帽子的表情啊摔!

    她拍了拍气鼓鼓的胸膛,给自己顺气。

    不气不气,老公是自己要嫁的,况且还是自己的大债主,宋轻笑,你要忍住,发挥出你忍者神龟的本事!

    感觉气顺了之后,她才解释,“今天沈梦菲邀请我去她家吃饭了,其实这个倒没什么。”

    “但是!”她疑惑的皱起眉头,“她说还要在市开几次画展,说能认识一个在业内的知名人士,行事会比较方便,就一直问我关于欧宫越的情况,一开始问得还算正常,但到了后面,问题越来越私人化,越来越深,特么的我也压根就不知道啊。”

    “而且,我总有一种被利用的感觉,因为我走的时候她魂不守舍的,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了。其实我也不想往这方面想的,但是我总觉得,沈梦菲跟我想象中的梦梦差别很大。”

    傅槿宴淡淡的看着宋轻笑,很有耐心的听她吐槽,并且心里也在想这件事。

    宋轻笑继续说道:“当时我捡到漂流瓶时,看见上面的字,直觉就觉得梦梦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女孩子,性格脾气好,人善良,对艺术执着,有自己的追求。十年时间,真的可以让一个改变很大吗?”

    “理论上来说是有可能的,如果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的话,完全变了一个人也不是没可能。”傅槿宴揽过她的肩膀,安慰着苦恼的小妻子,“傻瓜,别想这么多了,多想也无益,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时间到了,自然会知道所有的一切。放心,一切都有我在,别怕。”

    宋轻笑顺从的靠在他肩头,吐出一口气,将下午在沈梦菲那里接收到的坏情绪,随着这口气通通吐出来,觉得浑身轻松了好多。

    “嗯,不想她了,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值得我去操心的事,干嘛要想一些不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