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唯有设计与美食不可辜负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想自己,宋轻笑默默地握了握拳,暗暗为自己加油打气。

    加油,宋轻笑,你也可以的。

    你以后也会成为一名知名设计师,就是那种别人一提起你的名字,不会说别的,全部都是“卧槽是她”、“哎哟我去,是她啊”诸如此类的直白赞叹!

    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在设计师的路上继续匍匐前进!

    她不是不想站起来跑,只是路太难走,还是谨慎些的好!

    痛定思痛之后,宋轻笑随手拨弄了一下头发,走进公寓大楼,找到门牌,比对之后,她伸手按响了门铃。

    没过几秒钟,藏红色的大门被推开,沈梦菲含笑的脸庞映入眼帘,她热情的招呼着,“笑笑,你来了啊。快进来。”

    “打扰了。”

    宋轻笑微微颔首,走进去,眼前已经摆好了一双拖鞋,一看就是崭新的,还没有人穿过的。

    “你来的时间刚刚好,我刚把最后的汤炖好,你要是来得早了,只怕还要再等一会儿呢。”沈梦菲笑吟吟的看着她。

    “照你这么说,我还是很有口福的嘛。”宋轻笑对着她俏皮的眨了眨眼,“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好歹也是一个吃货,不能平白浪费了这个名头啊。”

    沈梦菲被她诙谐的语气逗得哈哈大笑,“说得有道理。”

    宋轻笑看着她笑得前仰后合的模样,和第一次见面时那高冷的气质完全不同,若不是因为是同一张脸,她都要怀疑这两次见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前后差距也太大了吧!

    “来吧,笑笑,别站着了,快坐下尝尝我的手艺。”

    沈梦菲热情的招呼她。

    宋轻笑也没有推辞,走过去,坐在了她的对面。

    “来,尝尝这个,还有这个……”

    沈梦菲筷子不断将菜夹起来,放进她的碗里,眼神殷切的望着她,“吃完了要告诉我你的感受哦,这样我就能知道哪里需要改进了。”

    “瞧你说的,我又不是这方面的老手,可给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啊。”宋轻笑调侃道。

    “没事,你只需要告诉我好不好吃就好了。”沈梦菲摆了摆手,神情颇有些不以为然,“做菜嘛,归根结底还是在味道上,好不好吃才是关键,其余的都不是那么重要。”

    宋轻笑点了点头,十分赞同,“说得有道理,就比如一道菜,做的再漂亮,看着就很有食欲的那种,可是一筷子下去,难吃得差点儿哭出来,那样的菜,我真的是……敬而远之。”

    “英雄所见略同。”

    沈梦菲微微扬起下巴,示意她吃,“快吃吧,不然一会儿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宋轻笑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

    她边吃边赞不绝口,“梦菲,真没看出来,你做菜的手艺居然这么棒!这些菜都好好吃啊,简直像是大厨做出来的一样。”

    说着,她在心中不由得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

    明明都是女人,都是学设计的,自己长得也不比她差,可是为什么人家那个手,拿着画笔画出来的就是那么好看的画,拿起菜刀做出来的就是那么好吃的菜。

    反观自己,拿着画笔,却被客户的要求折磨得死去活来,拿着菜刀,那更是……一言难尽,否则傅槿宴也不会为自己报一个烹饪班了。

    “你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沈梦菲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

    宋轻笑却正了正色,一本正经的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在我的人生信条上,唯有两件事不能将就,一是我的设计,二是……美食。这就是传说中的‘唯有设计与美食不可辜负’!”

    “噗嗤”一声,沈梦菲捂着嘴,低低的笑出了声,眉眼弯弯的看着她,“笑笑,我才发现,原来你真的是这么单纯可爱的女孩子啊。”

    “别,还是别把我当女孩子了。”宋轻笑眉头紧蹙,一脸的愁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已婚少妇了。”

    沈梦菲:“……”

    沉默许久,沈梦菲再次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宋轻笑忍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哎哟,不行了,再笑下去,我的肚子都要疼了。”沈梦菲捂着肚子直哎哟。

    “好吧好吧,我正经一点儿,不逗你了。”

    宋轻笑摆了摆手,拿着筷子吃得香喷喷的。

    毕竟也到了该吃饭的时间,她早就饿了,现在有这么多好吃的摆在面前,要是不心动,那才是奇怪了呢!

    沈梦菲微笑的着看着她吃得兴高采烈的样子,突然问道:“对了,那天你怎么会和欧先生一起去看画展呢?”

    “可能是学长觉得我可以从你的画展上面学到一些东西,毕竟身为公司的员工,不能给他丢脸,所以他就带着我去了。”

    宋轻笑说的半真半假,有些事情,彼此之间心知肚明就好,不用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别人。

    毕竟,这实在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沈梦菲点了点头,显然是对她的解释深信不疑,“那这么看来,欧先生真是一个好老板呢,时刻都惦记着手下的员工。”

    “嗯,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老板。”宋轻笑如是说道,这一点不可否认。

    沉吟片刻,沈梦菲又继续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欧先生都喜欢什么啊?”

    仿佛是怕宋轻笑误会,她又连忙加了一句,“因为我在市还要办几次画展。你也知道,像咱们这样的人,若是能够有在这领域的知名人士帮忙,情况都会简单很多。我想过几天去拜访一下欧先生,但也要提前做做功课,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那就不太好了。”

    闻言,宋轻笑了然的点了点头,明白了她的意思。

    于是她一边吃,一边细声细气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原本以为沈梦菲只是问一些简单的,基本性的问题,可是慢慢的,宋轻笑却发现不对劲了。

    沈梦菲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偏向私人化、细致化,几乎和她一开始说的目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干系了。

    宋轻笑纳罕,不过是去拜访一下,需要将一个人的祖宗十八代都从头问到尾吗?

    这可不像是简单的做功课,感觉像是相亲时的刨根问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