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沈梦菲请吃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将她的脑袋掰正,面向自己,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味道,“我们在说环游世界的事!”

    宋轻笑笑得像只狐狸似的,露出雪白的贝齿,“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傅槿宴:“……”

    这丫头这么一本正经的说文言文,他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她不是应该一边答应,一边乐得在床上打滚的么!

    宋轻笑确实很想打滚,她已经在心里滚了无数遭了。同时,对这个男人更加动心了,有个这么年轻帅气多金体贴的老公,她上辈子大概真的做了很多善事吧,不然哪能走如此大运。

    哎,自己都羡慕自己了呀!

    她十分嘚瑟的想到。

    接到沈梦菲的电话的时候,宋轻笑正在对着一张设计图抓狂咆哮。

    “卧槽!这是什么要求?放大的同时缩小一些?特么的当我是如意金箍棒吗,又能大又能小!颜色要用蓝色的底色配上大红的字体?这特么的是有多嫌弃自己的眼睛,才想要用这样疯狂的颜色把自己的眼睛弄瞎!”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劳资也是有脾气的好伐!”

    随着宋轻笑的一声怒吼,一个夹板“啪”的一下被扔到了地上,正巧砸在了走过来的方米朵的脚边,吓得她差点儿一蹦三尺高。

    “笑笑姐诶,你这是怎么了?”她从外面就听到了她的咆哮声,愤怒的火焰隔着门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炙热。

    暴走的女人果然武力值都是“噌噌噌”的往上飙啊!分分钟爆表有木有!

    “没事,就是被一个客户的奇葩要求弄得整个人要疯了。”宋轻笑的声音听起来平淡得像是白水煮白菜,还是没放盐的那种。

    方米朵看着她双眼无神放空的模样,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蹲下身子,将夹板捡了起来。

    “笑笑姐,冷静一点,客户……”

    话未说完,宋轻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起来。

    她侧目看了看,上面“沈梦菲”三个字正在闪闪发亮。

    “你先等一会儿再说。”

    宋轻笑对着她无声的说了一句话,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梦菲,找我什么事呀?”

    不知为何,她虽然知道她的小名叫做“梦梦”,女孩子之间也喜欢叫得亲密一些,可是宋轻笑打心眼儿里抗拒这么叫她,总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

    好在沈梦菲也并不在意这些事情,笑着在电话里说:“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请你来家里吃个饭。”

    “吃饭?”宋轻笑眉头轻轻的皱在一起,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个邀请。

    但她性格向来直爽不扭捏,有什么便说什么,心中有疑问,嘴上便直接问了出来:“怎么突然想起来请我吃饭了?”

    “是这样的,我们不是好朋友嘛,可是自从那天画展之后,我们一直都没时间见面,显得有些生疏。刚好我今天学着做了几道新菜,就想着让你这个好朋友来品尝鉴赏一下啦。”

    沈梦菲的语气听着很是欢快,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她喜悦的心情。

    宋轻笑握着手机还在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去。

    虽然说是要成为好朋友,可是……她心中莫名生出的抵触感是怎么回事?

    见她迟迟没有答复,沈梦菲眼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再次说道:“你看你每天工作那么辛苦,创作也是十分损耗心神的,还不如找个时间,稍微休息一下,调整身心,这样才能以一个更好的状态去迎接新的挑战,你说是吗?”

    她的话到底是勾起了宋轻笑的兴趣。

    说得也有道理,她都被客户蹂躏成这个衰样子了,若是再继续下去,指不定一会儿会不会彻底崩溃呢,现在有这个机会,正好出去透透气,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放空一下,应该会好很多。

    想到这里,宋轻笑轻轻地“嗯”了一声:“你说的也有道理,其实我这会儿确实比较烦躁。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梦菲,把你的地址发过来吧,我这就出发。”

    沈梦菲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很快便压制住了,“好,我这就给你发过去,其实我这里距离你的公司也不是很远。”

    宋轻笑挂断电话没有一分钟,一条消息便传了进来,她点开看了看,确实离自己的所在地不远,打个车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罢了。

    “米朵,我出去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若是到了下班点我还没有回来,你就收拾好了直接下班就行了。”宋轻笑温声交代着。

    “好的,笑笑姐,我知道了。”方米朵笑的十分的乖巧,温顺的点点头。

    宋轻笑拿好东西便离开了公司。

    坐在车上,她想了想,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傅槿宴,然后——开始报备行踪!

    上一次的“悲惨遭遇”沉重的告诉了她一个道理:夫妻之间要保持真诚,不能轻易地说谎和隐瞒,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要尽量避免,否则的话——恐怕会得腰肌劳损!

    这都是身为一个过、来、人用切身经验总结出来的结论,每一个字都带着辛酸的泪水。

    特么的简直就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她编辑好信息发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回复:注意安全。

    除了这简单的四个字后,再没有其他。

    宋轻笑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注意安全”,像是要瞪出一个洞来。

    注意安全?

    卧槽这回答得还真是简单粗暴直接啊!

    只是这丫的差别也太大了吧?知道是去找女人,就反映得如此平淡,若是去找男人,只怕会把房顶都掀起来了!

    宋轻笑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将手机装进包里,完全不想搭理他。

    爱咋地咋地吧!

    按照沈梦菲给的地址,宋轻笑最终在一座公寓楼前下了车。

    看着眼前高耸林立的大楼,她默默地估算了一下房价,心里一颤。

    在这里的房子,那价格也是……果然能成为知名画家,除了有自身的能力之外,还要有坚定的后备基础,毕竟前期的培训可是十分的烧钱,若是硬件条件跟不上,那还真的是……一言难尽!

    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很明显,前期的投资都已经回本了,至少也是翻番的回来了。

    所以说啊,这就是理财,虽然有风险,但后期结果还是十分激动人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