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鸳鸯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不容拒绝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生一疙瘩吧!”

    “哇,你这个色狼,竟然敢强抢民女!”宋轻笑边挣扎,边大喊大叫,“谁来救救我啊,救了本宫重重有赏!”

    傅槿宴觉得自己快被她的胡言乱语整疯了,以后他决定让宋轻笑远离酒,这女人喝醉了简直太可怕了,抵得上一群鸭子在耳边嗡嗡乱叫。

    那个女人还不停的在耳边乱叫,“小宴子,小宴子,你在哪里?还不快来护驾!护驾!”

    “闭嘴!”

    傅槿宴忍无可忍的低吼一声,没想到,这一声不但没有起效果,反而起了反效果。

    只见宋轻笑小嘴一瘪,刚才没有挤出眼泪来的眼睛顿时泪眼汪汪的,“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有人在骂我,呜呜呜,我要妈妈,我要小宴子!”

    她越哭越伤心,简直就是涕泗横流,那造型惨不忍睹。

    傅槿宴心里一软,气消散了好多,自己跟一个醉鬼瞎计较什么呢,于是放软了口气哄道:“笑笑乖,我就是你的小宴子,我现在带你去洗个澡好吗?身上臭臭的,睡觉不舒服对不对?”

    傅槿宴觉得,他绝壁是在养女儿,还是低龄的那种!

    宋轻笑直愣着眼睛想了一会,才大约明白他的意思,于是点点头,顺从的窝在他怀里,也不挣扎了。

    嘻嘻,是小宴子,真好!

    她又将脑袋在傅槿宴怀里依恋的拱了拱,丝毫不知羞涩为何物的说道:“小、小宴子,嗝……咱们一起洗吧。”

    傅槿宴眼神暗了暗,有一丝小火苗从中升起,嗓音喑哑,“夫人,这可是你要求的。”

    “嗯嗯,”宋轻笑脑袋点得像拨浪鼓一样。

    傅槿宴一脸黑线,这丫的莫不是将他当成了美味的盘中餐?

    他突然有点怀疑,一会洗澡的时候宋轻笑会不会扑上来就咬,以为自己在吃大餐?

    他咬咬牙,咬就咬吧,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让自己的媳妇咬几口那又怎么样!

    他将浴缸放好水,将宋轻笑的衣服脱下。

    此时的宋轻笑像个刚煮熟的白嫩嫩的鸡蛋,因为醉酒,皮肤还有些粉红,看上去异常诱人。

    等到他几下脱完衣服,转过头来,却发现大事不妙,宋轻笑那丫的醉鬼竟然滑到水下面去了,水面还在咕咚咕咚的冒着泡泡!

    他连忙跨过去将人一把捞起来,轻轻拍着她的背,着急的说道,“笑笑,你没事吧?”

    被她这么一吓,傅槿宴心中什么旖旎的心思都跑得无影了!

    宋轻笑往外吐着水,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胃里突然一阵上涌,她趴在马桶上就是好一顿吐。

    等吐完了,她也清醒了几分,转过头,眼泪花花的看着傅槿宴,“小宴子,难受,要抱抱。”

    傅槿宴对此已经彻底无奈了,他将人抱到浴缸里,自己也坐了进去,让宋轻笑靠在自己怀里,就认命的开始给她洗澡。

    宋轻笑眯着眼,享受着傅大总裁的贴身服务,突然想起了正事,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妈叫我生孩子怎么办?”

    傅槿宴的手一顿,又继续帮她搓澡,“那你是怎么想的?”

    宋轻笑苦恼道:“我只是觉得现在太突然了,还需要一点时间,毕竟我……”

    “幼儿园还没毕业是吧?”

    傅槿宴似笑非笑的接话。

    宋轻笑猝不及防的被他噎得呛了一口,当即炸毛,“你不要乱说哦,小心我告你诽谤!哼,我只是心理上还没做好准备!”

    这个澡洗了将近两个小时,等到傅槿宴神清气爽的将人捞起来的时候,宋轻笑已经累得睡着了。

    自从宋轻笑成了设计师后,每天忙忙碌碌的,日子过得很快。

    一个月后,她收到老师田清益从国外寄来的贺卡,上面阳光正好,蓝天白云碧水,不远处还有几只海鸥。

    老师看上去又年轻了几分,正在游轮上开心的笑着,似乎没有因为他母亲的身体而担忧憔悴,他旁边站着一个老太太,跟他有几分相似,想必就是他母亲了吧。

    老太太上上去精神也不错,眉眼间都是满满的笑意,十分和蔼,让人感觉很亲近。

    贺卡上写着他正在陪母亲周游世界,希望能在她所剩无几的时光中,过得有意义,有滋味,有色彩,也希望宋轻笑有时间,也能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宋轻笑羡慕的看着这对母子,也笑得很开心,她能给的就是满满的祝福了。

    “笑笑,在看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傅槿宴从书房出来,刚好看到宋轻笑拿着一张什么东西傻笑的场面,好奇的走过去。

    “是老师从国外给我寄的贺卡,他们正在周游世界。”宋轻笑不自觉流露出羡慕的口吻,将贺卡递给傅槿宴,“喏,你看,这就是老师和他母亲。”

    傅槿宴接过贺卡,敏感的捕捉到她的情绪,宠溺的看着她。

    “傻丫头,等这边稳定下来,我们也去环游世界好不好?”

    what?

    宋轻笑唰的一下抬起头,惊喜的看着他,“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傅槿宴好笑的刮刮她的鼻子。

    宋轻笑眯着眼,费劲的从脑海中搜索出来他骗自己亲亲的时候,而且不止一次!

    于是她笑盈盈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骗过我,你自己知道。”

    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带着几分不满的娇嗔。

    “咳咳。”傅槿宴也想起了曾经使过的手段,将右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假意咳嗽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窘迫,“那些都是情趣。”

    没想到她都知道,这么久了还翻出来晾晾。

    “哦,看不出来嘛,傅总还是一个很讲究情趣的人。”宋轻笑点点头,很是大方的“夸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