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生这么一疙瘩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是个好办法,我一会试试。不过,姗姗啊,讲真,你觉得怀孕前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你为什么下定决心生下这个孩子?”宋轻笑像一个八卦的小记者,非要将别人的心路历程刨出来,追根究底。

    欧珊珊想了想,才慢慢跟自己的好闺蜜解惑。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或许是因为我喜欢孩子他爸吧,想要跟他从此连接在一起,共同孕育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小生命,这个小生命长得既像他,又像我,想想就觉得很神奇,心里软成了一滩水。”

    “其实怀孕前是抱着这种心思的,但真正怀孕后,想到肚子里有个小小的生命在里面孕育,这种喜悦和期待的感觉是什么也无法替代的,连孩子他爸都不行。你想啊,有一个生命曾经在你的子宫落地、生根、长大,你们血肉相连,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关系比这种关系更紧密,更牢不可分的了,你的心情你肚子里的孩子可以感知到,你的一言一行他都记在灵魂深处。你再也不会觉得孤单,觉得这世界上没有谁能理解你。”

    “他可以给你无穷的力量,让你在最困难的时候都能咬牙挺过来,不为别的,只为这个小生命。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句话我是彻底的切身体会到了。”

    欧珊珊这番话说得很是动情,宋轻笑听得浑身像过电一样,麻麻的,鼻尖也有点酸,心里隐约升起了几分期待,不再像之前那样,对熊孩子什么抱有批判,贴标签的行为。

    也许,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呢?

    “谢谢你,姗姗,刷新了我对怀孕的认识。我想,我应该要从新定义一下这件事了,今晚我会和槿宴好好谈谈的。”宋轻笑感动的说道,又补充了一句,“购物车的东西先别急着付款,等着我这个干妈来付吧,哈哈。”

    “才不要给你看我的购物车,人家还有特别的东西呢。”欧珊珊十足霸气的说道,没有丝毫羞涩的赶脚。

    “噗!”

    宋轻笑顿时控制不住的吐血三升,壮烈牺牲。

    挂掉电话,宋轻笑看看时间,想了想,抓起钥匙就开车去超市了。

    她在超市的酒水区域流连了好一会,这才选中了一瓶看上去很美味的红酒,然后又买了些熟食、凉菜和新鲜蔬菜,满载而归。

    等傅槿宴下班回家后,看到的就是一个醉醺醺的醉鬼。

    鼻尖问到浓重的酒味,他诧异的挑挑眉,这丫头背着他喝酒了?

    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吗?

    他在玄关处换好鞋子,将衣服脱下,挽起袖口,走到沙发处,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酡红的宋轻笑。

    此刻,她正微眯着眼,醉意朦胧的打量着,见到他回来了,好歹还保持了最后一分清醒,咕哝道:“槿宴么么哒,你回来啦?”

    她心里最后一分理智还在那里嘚瑟的叉腰而笑:果然是酒壮怂人胆!

    傅槿宴一脸黑线,太阳穴欢快的跳了跳,槿宴么么哒是个什么鬼?

    “你喝酒了?”傅槿宴看着茶几上那瓶空掉的红酒瓶,750毫升的酒现在就剩个底了。

    看不出来嘛,这女人的酒量还真不错,竟然喝掉整整一瓶!

    很好!

    “呵呵,是呀。”宋轻笑傻乎乎的笑着,丝毫没有觉得危险即将来临,她勉强坐起来,小手胡乱拍拍身边的沙发,“来,槿宴坐,咱们聊聊天,谈谈心。”

    “心情不错嘛。”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依着她的话坐了下来,“想要跟我谈什么呢?我亲爱的笑笑?”

    “谈呀……嗝……”宋轻笑打了个酒嗝,想了想,才语出惊人,“谈生孩子的事。”

    傅槿宴的眉头重重一跳,生孩子?

    这丫的莫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吧?

    “笑笑,你老实告诉我好不好,今天谁来家里了吗,还是谁跟你说什么了?”傅槿宴循循善诱,像一个引诱小白兔的大灰狼。

    “唔,我想想哈。”宋轻笑老实巴交的点点头,喝醉了的她特别单纯,说白了,就是傻!

    “今天妈来咱们家里了,我们聊了一会。”

    傅槿宴眼睛眯了眯,深邃的光芒一闪而过,他淡淡的说道:“哦?那你们聊了些什么?”

    “我们呀,哈哈,聊了好多小鲜肉,好多好多的鲜肉。”宋轻笑傻了吧唧的说道,一脸神往,垂涎的意味十分之重,好像看到好多肉从眼前飘过,鱼香肉丝、酱肉丝、回锅肉、糖醋里脊、手抓羊肉、酸汤肥牛……

    满满的都是肉啊!

    傅槿宴很想将这个随时都在觊觎他人美色的小女人拎起来,狠狠打屁股,明明家里放着一个不输于任何一线大明星的老公,她还偏偏去垂涎其他人。

    不是找打是什么?

    夫妻两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正在鸡同鸭讲,想的压根就不是同一回事。

    “然、后、呢?”傅槿宴很有耐心又很没有耐心的,一字一顿的问道。

    “然后呀,妈就逼我生孩子,让我们生一大堆!我自己都还在上幼儿园呢嘤嘤嘤,好残忍……”宋轻笑想拼命挤出几滴眼泪,以表示对这种残忍行为的控诉,然而挤了半天眼角都是干的,她干脆用手在酒杯里搅搅,沾上几滴暗红的酒液,然后在眼角抹抹。

    傅槿宴:“……”

    一向很能克制自己的堂堂傅大总裁觉得,自己可能要给宋轻笑这丫的跪了!

    这么能作,不去演戏果然浪费天分。

    还有,你怎么明目张胆的做戏,不怕被你老公发现吗?

    “妈说,叫我们生一大堆孩子?”他的眼神暗了暗。

    撒谎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明显?

    “嗯嗯。”宋轻笑丝毫不觉得自己在撒谎,小脸酡红,一脸坦诚的看着他。

    她用手比了比,比出一个脑袋那么大的范围,确凿的说道:“生这么一疙瘩!”

    傅槿宴嘴角直抽抽,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丫的是真的醉得没边了,这么显而易见的一年级小朋友都知道的事,她竟然瞎扯淡。

    哦,对了,他老婆刚刚还在说自己在上幼儿园来着,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嘛。

    傅槿宴决定不再跟她瞎叨叨,跟一个醉鬼扯,是怎么也扯不清的,醉鬼的脑洞开得无限大,总有各种能让你跪下唱征服的情节和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