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酒壮怂人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妈,我觉得现在说这个有点早哎,我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挣扎了许久,宋轻笑终于决定实话实说,不然任何的理由和借口都是一种逃避。

    傅夫人叹了口气,眼中的羡慕之色还没褪去,她拉过宋轻笑的手,轻轻拍了拍。

    “笑笑,希望你理解妈妈的心情,毕竟,妈是真的老了,岁月不饶人。妈现在唯一的心愿啊,就是看着自己的血脉能传承下去,看着你们生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宝宝。”

    宋轻笑腻过去撒娇,“妈,您看着一点也不老,真的,皮肤保养得很好,心态也很年轻,整个人容光焕发的。我们出去逛街,人家都说我们是两姐妹呢。”

    “呵呵,你这张小嘴,就是会讨人喜欢。”傅夫人点了点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不过,你也别想着把妈忽悠过去,妈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宋轻笑不由得一阵头大,撒娇计划宣告失败。

    她真的很想告诉傅夫人:我和槿宴也是最近才开始那啥啥啥,之前都是假动作,忽悠你们的,要生也没有这么快呀。

    不过这话她不敢说,她怕傅槿宴挨揍。

    宋轻笑只觉得鸭梨山大,还是决定采取缓兵之计,不管怎样,今天咬死了不松口,稳住傅夫人就行。

    “妈,您再给我们一段时间好么?听说人压力大了,那啥质量不好,等我们都调节到一个最好的状态,顺其自然。”

    听到她这么说,傅夫人自然知道她确实为难,也没有将她逼得太狠,只是有点失望的点点头,“那好吧,妈暂时也不逼你,等你想清楚。”

    “不过,你想想呀,家里有一个小可爱的场景,是不是又热闹又有生气呢?不像现在这样,槿宴那孩子一不在家,你就冷冷清清的,多寂寞呀。”

    宋轻笑在心里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她很想说她一点也不寂寞,一个人待在家里超级自在的好不好,想干嘛干嘛,想几点起床几点起床,想吃啥吃啥,真的不空虚寂寞冷!

    况且,她只要一想到家里有孩子的那个场面就头大,孩子乖巧还好说,一旦熊起来,她就觉得生无可恋好吗。

    熊孩子的杀伤力真的很大,十有会将优雅的她逼成一个咆哮帝。

    “嗯嗯,妈,我会好好考虑您的话的。”虽然心里yy了无数话,但宋轻笑还是非常乖巧的说道,那暴躁的一面,千万不能被自家婆婆看到了,不然她婆婆可能会以为她疯了。

    “那好,”傅夫人说着,站了起来,“那我就回去了,笑笑。”

    “妈,您吃了饭再走吧,您想吃什么,我去做。”宋轻笑也跟着站起来,皱皱小鼻子,有点不舍的挽留。

    虽然这个婆婆上门逼孕来了,但也架不住两人之前聊得那么欢乐呀,简直就是同道中人,没代沟的感觉真是爽。

    “不了,笑笑,我家那老头子一个人在家孤苦伶仃的,下次有机会妈妈再来吃你做的饭。”傅夫人温婉的一笑。

    孤苦……伶仃……

    宋轻笑满脑袋黑线,在心里无限回放,怎么也无法将这四个字和曾经的商业霸主联系起来,很违和的好吗!

    她知道挽留不住,将傅夫人送上车,目睹司机开车走了之后,才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回去。

    怀孕……生孩子……

    曾经觉得离她很遥远很遥远的事,现在竟然就在眼前了,有一种置身幻梦的不真实的感觉。

    来个人将她掐醒好吗?

    怀孕?对了,姗姗不是最近怀孕了么,她现在好歹也算半个过来人了,给她打电话,让她支支招呢。

    说动就动,宋轻笑立马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姗姗,在干嘛呢?这么久才接电话。”

    欧珊珊坐在电脑跟前,兴奋的说道:“我在给你干女儿买衣服鞋子尿不湿婴儿床呢。”

    宋轻笑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自从怀孕这个话题进入到她的生活中之后,她觉得自己干啥都会碰到和它相关的事。

    “欧大小姐,救命哇!”宋轻笑唱作俱佳的来了这么一句。

    “哈哈,宋轻笑童鞋,你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吗?”欧珊珊被她的怪腔怪调逗得肚子都笑痛了。

    有个宋轻笑,生活真奇妙!

    “哼,你个没良心的,还嘲笑我!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个铁锅上的蚂蚁,都快热得跳脚了。”宋轻笑哼哼唧唧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好好好,是我的不是,我在此向你道歉了,还请大人你原谅小的则个。”欧珊珊也来了劲,演起戏来。

    “这才差不多!”宋轻笑傲娇的一哼,她受伤的小心肝需要的是安慰,是顺从,不是嘲笑啊亲!

    “我婆婆刚才来了,她跟我很欢乐的聊了半天,然后,然后就开始逼孕了嘤嘤嘤。套路,都是套路!”

    宋轻笑将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欧珊珊,最后求救,“姗姗,你说我该咋办?”

    欧珊珊沉吟了一会,收起玩笑的口吻,正儿八经的问她。

    “笑笑,说实话,你到底想不想怀傅槿宴的孩子?”

    傅槿宴的……孩子……

    光是这么一想,宋轻笑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得飞快,脸上也烫得厉害。

    好像,还有一丝甜蜜在心中荡漾开。

    “姗姗,其实我不是不想要,只是不想现在要。坦白告诉你吧,我是很喜欢槿宴,但是我们还有一份合约横亘在中间,合约结束后,我怕出现什么意外,到时候我又怀孕了,你说,我该何去何从?”

    顿了顿,她继续坦露心迹,“还有一点,我觉得自己现在都还是个孩子,还没有成熟,要是再要一个,唔……想想都觉得头大。所以不是不想,只是想等到稳定一点后再来考虑。”

    欧珊珊听了她的话,沉吟半晌,才建议道:“要不,你今晚跟你家老公好好谈谈这个话题?看看他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是有这个打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特么的竟然有点怂!有点紧张!”宋轻笑懊恼的抓抓头发,将它抓成了一个鸡窝。

    “哈哈,这个好办,喝酒可以壮胆嘛,你在跟他谈之前,先去买瓶酒喝喝,保证到时候什么紧张,什么怂,通通飞到天外去。”欧珊珊难得见到宋轻笑这个样子,顿时乐不可支,也不怕自己出的是馊主意。

    喝酒么?

    宋轻笑还隐约记得,前几次喝过酒之后的好感觉,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呢,平时不敢说的话,喝了酒后一股脑都说了出来,一点都不知羞涩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