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怀孕这种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模样,宋轻笑在一旁嘴角直抽抽。

    怎么感觉我是一个多余的人呢?

    丫的到底是我的助理还是你们的好闺蜜啊!

    做人不要太过分,我也是有脾气的哦。

    “你们几个,聊够了没有啊。”宋轻笑倚着桌子,凉飕飕的开口,“我们米朵可是单纯的小姑娘,你们可别如狼似虎的,把她吓坏了。”

    周姐和温雅:“……”

    如狼似虎?她们特么的是流氓吗?

    看着这两人纠结的表情,宋轻笑突然感到心情大好,笑容收都收不住。

    温雅看着宋轻笑这副幸灾乐祸的小模样,嫌弃的摆了摆手,“行了,赶紧回你的办公室去吧,笑得像个二傻子一样,真感觉你当上设计师后,精神似乎都出了些问题。我们可要离你远点,不然会被传染得智商低下的。”

    莫名被冠上了“二傻子”的名号,宋轻笑表示很受伤、很愤怒,很……怂的带着方米朵遁了。

    没办法,谁让她就是一个纸老虎,平时咋呼的厉害,可是实际上战斗力几乎为零呢。

    在她还没有练好“抗揍”这一技能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

    宋轻笑带着方米朵回了办公室,也没客气,直接给她分配任务,两个人便热火朝天的忙活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几天相处下来,对于方米朵,宋轻笑简直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

    她听话懂事,有什么问题略微一讲便明白了,悟性极高。

    这样的人来给自己做助理,宋轻笑都觉得有些可惜了。

    她一个人正独自感慨得兴起,耳边突然听到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连绵不绝。

    宋轻笑看了看,不是自己的手机,一抬头,就发现方米朵的桌子上有一只手机正震得欢快,而那个座位的主人却不在原地。

    想了想,她才依稀记起,米朵被她派出去送文件,还没有回来。

    眼看着那个电话响了许久,都没有停的意思,宋轻笑眼睛转了转,起身走过去,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那头传来一个柔和的女人的声音,“喂,梦梦啊,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梦梦?

    宋轻笑皱了皱眉,但还是礼貌的回答,“阿姨您好,我是米朵的同事,她这会不在,您可以稍等一会儿,等她回来给您回电话,好吗?”

    对面的人一听,连声说着抱歉,又说了一堆感谢的话,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她刚放下手机没多久,方米朵回来了,宋轻笑就将电话的事告诉她了。

    “米朵,刚才有个电话我帮你接了,似乎是你妈妈,你一会儿记得回个电话。”

    “哦,好。”方米朵点了点头,拿起手机又走了出去。

    等到她打完电话回来,宋轻笑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米朵,刚才听你妈妈喊你梦梦?这是你的小名吗?”

    “对呀。”方米朵笑着点了点头,“我妈说怀我的时候刚好做了一个梦,醒来之后去医院检查,就发现怀孕了,所以就给我取名叫做梦梦。”

    听了她的解释,宋轻笑只觉得事情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巧合,她还依稀记得,方米朵的年龄也是二十五岁。

    如果不是早一步认识了沈梦菲,只怕她都会以为米朵才是那个漂流瓶女孩。

    所以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就像方米朵和沈梦菲的相似之处,就像……她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傅夫人一样。

    “妈?您怎么来了?”

    看到傅家老夫人,宋轻笑着实惊讶了一下,惊讶之余,不由得也有些欢喜。

    今天是周末,她不用去上班,正窝在家里修生养息——好吧,其实就是混吃等死。

    而她家傅槿宴傅先生,则是一大早就去公司加班了。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宋轻笑还以为是傅槿宴忘记带钥匙了,可是打开门,她就到看到了这个面带笑容保养得宜的婆婆。

    傅夫人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拉着宋轻笑的手,柔声说道:“我这也是闲着没事,想着周末你应该不用上班,就来找你聊聊天。”

    “您要是想找我,哪用非赶着周末啊,只要一个电话,保证随叫随到,绝对不含糊!”

    宋轻笑一番话说得傅夫人心花怒放,笑得眼角都有了细细的褶皱。

    婆媳两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了天南地北的胡侃,小到家里保姆昨天做的菜似乎是盐放多了,大到国家外交部部长更新换代,话题之广泛,思维之跳脱,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这时,宋轻笑才终于确定,她的那句“闲着没事”不是客套,而是真的。

    不然谁会这么能聊!话题一个接一个的,好像体操运动员在大跳,一步就能跨过一个山头一样!

    眼看着傅老太太有些口干舌燥的模样,宋轻笑连忙贴心的说道:“妈,我去给您倒杯水吧。”

    “好,辛苦你了,笑笑。”傅老太太笑得慈眉善目。

    “您跟我客气什么。”

    宋轻笑摆摆手,没过一会儿,她端着一壶茶走了回来。

    “您尝一尝,这是我最近新发现的花果茶,味道还不错。”

    傅老太太依言尝了尝,赞许的点了点头,“味道果然清香甘甜,生津止渴,确实不错。”

    “您喜欢就好。”宋轻笑腼腆的微垂着头。

    傅老太太看着她有些羞涩的模样,突然说道:“笑笑啊,你这么一个温柔恬静的孩子,以后生的宝宝也一定会像你一样的吧。”

    “嗯……嗯?”

    宋轻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话题转变的如此之快。

    明明在喝茶之前,两人聊的还是最近的小鲜肉的演技问题,怎么一下子就跳到了她生孩子的事上?

    “不瞒你说,从你和槿宴确定关系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在期盼着,你们什么时候能生宝宝了,要知道啊,现在我的那些姐妹们都已经抱上孙子孙女了,就我一直在旁边眼馋着,好不容易盼着槿宴这个榆木疙瘩开了窍,结了婚,现在我就等着你们什么时候能让我抱上孙子了。”

    “这个吧……”

    宋轻笑觉得有些头大,为难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让她陪着老人聊天可以,但是关于怀孕这种事情,就有些太敏感了。

    毕竟她和傅槿宴刚刚确定了彼此的心意,还正处于感情的升华期,突然就说让她怀孕,这简直是——

    晴天霹雳啊有木有!

    能不能事先给个提醒啊!

    这么突然提起这种事,她的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啊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