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家有妖夫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揽过她的肩头,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温柔的看着她,“没关系,你还有我。这个世上,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不,即使是死亡,也不可以。”

    宋轻笑被他猝不及防的塞了一嘴情话,刚才的惆怅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脸红红的,心跳也加快了,甜蜜的感觉弥漫起来。

    “老师在离职前,将我推荐给公司,成为接替他的设计师了。”

    傅槿宴挑了挑眉,淡淡一笑,“那就恭喜我们的宋设计师了,你的老师对你真不错,很用心。”

    “对呀,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常,但彼此很投缘,所以他要离开了,还真有几分不舍呢。”宋轻笑一手拨弄着他的衬衣扣子,一边说道,“我还担心自己接不下来这个职位呢,确实是一个挑战。”

    “我家笑笑这么聪明能干,一旦适应了,过了开始这段时间,会做得很好的,相信自己,你没有你想象中这么弱。”傅槿宴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鼓励道。

    “只是今天了解过设计师的职责后,觉得有点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从哪里捋起,工作量加大了,任务也重了,涉及的范围也广了。”宋轻笑颇有几分愁眉苦脸的吐槽,设计师要做这么多事,耗这么多脑细胞,怪不得好多人都早秃。

    她抬起头,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傅槿宴,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奶狗,“槿宴,要是我早秃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傅槿宴愣了一下,想明白她的意思后,没忍住笑出了声,胸腔振动的频率加快,惹得宋轻笑一阵羞恼,伸出纤纤玉指,在他胸口戳戳戳,“笑什么笑!”

    “没,我哪敢笑你,我只是在想,你这脑洞开得也太大了,我有些跟不上节奏。做设计跟早秃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不要乱想了。”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轻笑,话锋一转,“而且,即使你早秃的话,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宋轻笑:“……”

    哪有这样安慰人的啊摔!

    “我这边最近刚来了一个实习生,一个叫方米朵的小姑娘,要不我将她派给你做助理吧。”傅槿宴突然想起这件事。

    “你公司的人,派给我做助理?”宋轻笑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有几分诧异。

    傅槿宴眨眨眼,无辜的说:“怎么?我给我家夫人派个助理还要分你公司我公司吗?咱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分了?”

    “没,没有,我只是太高兴了,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有个助理当然好了,谢谢你,槿宴。”宋轻笑狗腿的笑着,开玩笑,有助理不用那是傻子。

    她见过的设计师中,哪个没有好几个助理帮忙,全靠自己干,多浪费时间呀,设计师就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面,才能价值最大化。

    “你想怎么谢我?”傅槿宴眼睛深邃的看着一脸欢快的某人,心中的某些东西蠢蠢欲动,嗓音略有几分嘶哑。

    听起来像是一只魅惑人心的妖精。

    宋轻笑被酥了一脸,感觉身上都快要烧起来了

    家有妖夫怎么破?

    气氛突然就变了味道,两人都有些心猿意马,不再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傅槿宴再度开口问道,声音更低沉,“你想怎么谢我呢?我的好笑笑……”

    宋轻笑低下头,不敢看他,她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成了猴子屁股了。

    “你、你想要我怎么谢?”

    其实宋轻笑心里清楚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问出口了。

    傅槿宴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啊啊啊啊啊,宋轻笑在心里抓狂的大叫。

    这动作、这温度、这感觉,都特么是暴击啊!

    老夫的少女心,简直要炸裂了有木有?

    完了,她已经开始有些头晕脑胀了,感觉鼻子热热的,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要流出来了。

    该不会是……

    想到某种可能,宋轻笑一把捂住了鼻子,心中的羞愤差点将她淹没。

    卧槽!居然差点流鼻血!还能不能再丢脸一点儿?

    不过好在在紧要关头忍住了,没有被他发现,不然一定会丢脸丢到姥姥家!

    “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因为太期待接下来的事情,激动得要流鼻血了吗?”

    卧……槽!

    被发现了!

    此时,宋轻笑的脑海中只剩下这几个字,其余的全部处于死机状态。

    不得不说,她还是一个很腼腆的人的。

    傅槿宴看着近在眼前的娇艳欲滴的模样,心里乐开了花。

    他媳妇儿这么娇羞,实在是太讨人欢心了有木有?

    这么纯真的模样,实在是勾得他狼心大起啊!

    “我才没有流鼻血,你不要乱说!”宋轻笑被调侃的面上过不去,瞪着眼睛反驳。

    “好,你没有,是我在胡说……”

    他凑在她颈间深深地嗅了嗅,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彻底将他的心捕获。

    深邃的眼眸沉了又沉,傅槿宴不想再忍下去,手臂穿过她的腋下,毫不费力的就将她抱了起来。

    陡然升空,宋轻笑下意识的环住了他的脖颈,娇嗔道:“你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差点吓死我。”

    “吓到你那就是我的不是了。”傅槿宴眸光沉沉的看着她,声音喑哑,“没关系,一会儿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但宋轻笑从他的眼神中看懂了一切,顿时心跳加速,像是小鹿乱撞一般。

    她长长的睫毛垂下,在眼睑处留下浅浅的阴影,迷人又性感。

    傅槿宴嘴角轻勾,露出一个邪魅至极的笑容,大步一垮,抱着她就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夜色正浓,月光正好,暧昧的氛围在节节高升。

    真是甜蜜又温馨的一夜啊!

    傅槿宴是个典型的行动派,说话做事雷厉风行,前一天晚上才刚跟宋轻笑提过助理的事情,第二天人就将人“打包”送来了。

    宋轻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眼眸微眯,细细打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