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田清益离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开车来到约定的地方,田清益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见到自己的爱徒,一张老脸都笑出了一朵花,欢快的朝她招了招手。

    “丫头,这里。”

    宋轻笑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坐在他对面,脸上也是笑盈盈的。

    “老师,我千盼万盼,您终于回来了。”

    “哈哈,你这丫头就是嘴甜。”田清益摸摸下巴上短短的胡子,话锋一转,“不过呀,我这次回来也待不了多久。”

    宋轻笑收起笑容,正了正色,“怎么了,老师?”

    “哎,我母亲年龄大了,身体不好,我之前不是去国外照顾了一段时间吗?带她看了很多医生,却一直都不见好转。她身边又没个体贴的人,我这次回来就是来办理辞职的,等把这些事处理好了,就常住国外照顾我母亲了。”

    “啊?”宋轻笑失望的张开嘴,这个决定来得太突然了,有些接受不能。

    她上一刻还兴冲冲的想着,以后就可以当面和老师交流了,没想到下一刻打击就来了,老师居然要常住国外了,还要辞职!

    这一连串剧情开展得有些跌宕起伏啊!

    老天果然是见不得她高兴么?

    “老师,你走了,就留徒弟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在这里了。”宋轻笑可怜巴巴的说道,还眨了眨大眼睛。

    “噗嗤。”田清益看着她的样子,莫名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一张脸上皱纹更深了。

    刚才有些沉重的气氛瞬间就被冲淡了,这丫头,果然是上天派来的开心果。

    “笑笑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去了国外也可以视频呀。”田清益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手机,“不用这么……额……孤苦伶仃。”

    这个徒弟的语文造诣实在是一言难尽,不过,作为一个教设计的老师,他也表示爱莫能助。

    “那老师,欧学长知道这件事吗?还有你要离职的事?”宋轻笑扁扁嘴,心情着实有些郁闷。

    她明明是很正经的在说话了好不好,为什么这些人的大脑都这么跳脱呢?

    她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这些人的思维了,果然是离群索居太久了么!

    “我在小越越公司挂职也有这么久了,现在要离职当然要提前给他说了,不然就这样走了,我怕他会拿刀追杀到国外来。”田清益笑呵呵的说道。

    他这个年纪的人,都想得比较开,人生不就是在一路告别吗,死死抓着不放,苦的最终还是自己。

    所以走到哪一步,就放手到哪一步吧,如果真的有缘,有生之年必定还会再见面的。

    突然莫名同情欧宫越是怎么回事?

    宋轻笑在心里默默的为bss划了一个十字。

    “对了,丫头。”田清益突然双眼放光的看着她。

    宋轻笑觉得她这个老师看她的眼神,好像一个小狗看到肉骨头,亮得都发绿了,虽然这样比喻有些对不起老师,但她脑子里就这么诚实的跳出了这个画面。

    “我已经给小越越推荐了你,让你来接替我设计师的位置。”

    “咳咳。”正在喝水的宋轻笑眼睛骤然瞪大,猝不及防的就被这句话呛到了,她放下杯子,捂着嘴咳嗽。

    田清益无奈的看着她,递过去一张纸巾,“哈哈,你这丫头,要不要这么激动、开心。”

    宋轻笑噎下一口老血,哀怨的看了田清益一眼。

    老师,您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激动了、开心了?我这明明就是被吓的好不好!

    下次先提前打个预防针成不?

    “可是,我才入职没多久,怕是不能胜任设计师这个职位。”宋轻笑有些犹豫,职场里讲究一个资历,所以很多时候那些老员工看起来比领导都还牛掰。

    田清益摆摆手,“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一点时间了,你的能力如何,我和小越越心中都有数的,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

    “你一定能胜任这个职位的,相信自己好吗?不要去在乎那些表面上的东西,那些都是虚的,到时候如果有谁不满意,那就实力打脸给他们看,这才是我的好徒弟。”

    他的徒弟能力品行如何,他比谁都清楚,他人虽老,但心还没老,一双眼睛雪亮雪亮的。

    田清益曾经也是在一些质疑声中走过来的,最后不被众人的言论左右,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让那些当初嘲讽他的人闭口不言。

    “老师已经给公司那边说好了,就等着一会过去办理手续了。”田清益好笑的看着这个纠结不已的徒弟。

    别人听到这消息,谁不是欣喜若狂,唯有这个丫头,这纠结的模样,好像畏之如虎。

    宋轻笑既感动又有些忐忑,她知道,老师是真心为自己打算的,看来,这个位置自己是非坐不可了。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她以后总归是要走上这条路的,现在就当提前实习了。

    “谢谢老师为我操心这么多,我会更加努力提升自己,不辜负老师的一片心意的。”宋轻笑眼眶有点湿润,鼻尖酸酸的,以后大家就天各一方了,维系他们感情的,也只能靠心了。

    “说什么谢呢傻丫头,你我师徒一场,老师为你做这些都是应该的,以后老师虽然去国外了,但欢迎你打电话发邮件给老师,有什么需要问的也不要客气。有时间的话,也来国外玩玩,看看我这把老骨头。”田清益说着说着也有些伤感起来,对于这个最小的徒弟,他满意的不得了,现在也不得不让她出去独当一面了,这样的成长才是最快速的。

    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会,才起身去了公司,办完离职手续出来后,师徒俩又去吃了个饭,这才互相告别回家。

    从此以后,宋轻笑就是一名真正的设计师了。

    晚上回到家,傅槿宴见宋轻笑有些走神,不由得关心的问道:“笑笑,回神了。”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轻笑看着他,叹了一口气,“老师今天来了。”

    “那你应该开心才是呀。”傅槿宴有些不解,按照这丫头的性子,她不是应该开心得手舞足蹈的么,怎么这表情这么的难以形容呢?

    “老师来是来了,不过是来办理离职的。他很快就要定居国外,去照顾他母亲了。”宋轻笑皱着小眉头,颇有几分惆怅。